九重文学 > 综合其他 > 明末称雄 > 第179章 丢盔弃甲
    小秦王白贵见张献忠率部追击,沉吟着向罗汝才道,“大哥,我感觉不对劲啊。,”

    整十万黑云祥也是点头,先前初遇官军时他们倒没觉得官军会有问题。可等官兵兵败后又出来千余骑兵,然后再败,白贵和黑云祥却反而都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这纯粹只是多年的作战练的一种感觉。

    曹操罗汝才听后也开始沉吟,“你们觉得官军是诈”

    “原来不觉得,可现在确实有这种感觉。”白贵点头道,当初罗汝才一直是各路民变军中的一路首领,手下多时有十余万兵马,后来在均州受降时,也还有九营兵马。而这小秦王白贵、整十万黑云祥更是与曹操罗汝才最为亲密,甚至官军中有人称这二人为罗汝才的黑白二护法。

    虽然没什么证据,可他们都感觉有种不对劲的感觉。

    “也许贼人在故意诈败诱敌。”

    “贼人的伏兵都已经出来了,又败了,不可能还有第二路伏兵吧”说话的是罗汝才先前九营之一的兴世王王国宁,他之前也是与惠登相等受降于均州的五营之一,曾跟惠登相、王光恩等誓不再反。最后除了花关索王光恩,其余惠登相、王国宁、杨友贤、常德安四人还是反了。

    “正常情况下应当不会再有伏兵了,可兵不厌诈,谁能保证官兵没有伏兵了”同是九营首领之一的一丈青张秀道。

    这时黑云祥道,“我突然想起来,咱们前后派了两路人马攻巫山,可结果都一去不回。”

    曹操罗汝才这时也觉得先前那两路兵马败的实在有些问题,前面回报说扫地王他们第一路兵马败了,混世王他们这第二路兵败被围。如果真是如此,那么官军那万把兵应当在围着混世王他们,怎么现在却又有这么六七千人来到这里拦截

    曹操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小心驶得万年船,咱们得多个心眼。”

    虽然一切还都只是怀疑猜测。但乱世之中有时是靠着这点警觉逃过一劫。不过曹操没去把自己的怀疑告诉张献忠。之前张献忠怀疑有伏兵,他说要趁势追击。然后真的有一支骑兵埋伏,现在张献忠击败骑兵追击,他这时又去说不要追击。这不是前后矛盾

    或许有诈,也许没有,谁也说不准。

    “让黄虎带头打前锋,咱们拉后一点。”曹操马上做出了决定,有些自私。但却深得九营首领们的同意。

    自复反以来,九营也损失不小,先是王光恩背叛了大家,虽然其余四营最后还是回来了,可入川之后,十反王杨友贤先是没了消息,接着补替王光恩的混世王武自强也没了消息。

    再加上跟大家有些离心的过天星惠登相去了大宁,他们九营如今还只剩下了六营。比起谷城复反以来实力迅速扩张的张献忠诸营,曹操他们可有些相差渐大了。

    “若是官兵设有伏兵,那黄虎他们首当其冲。不过我们毕竟兵多势众,到时肯定还是我们得胜。”小秦王白贵的意思很明显,算真有伏兵,那张献忠他们顶多会有点伤亡,但还不至于有大问题。若没有,那自然也无事。

    那边战场上,张献忠和其手下的将领们却已经完全放弃了警惕提防,官军的伏兵都已经出来了,那接下来还怕什么。

    面对他们的猛攻,官兵节节败退。这越发的激起了贼匪们的凶悍之气,追击的更猛了。

    鲁元孙和鲁元让兄弟俩各率着手下亲兵拼命的往东逃窜,眼看贼匪越追越近,鲁元孙开始让身边的旗手举起了一面绿色的旗帜。

    第一面绿旗举起后。败逃的官兵中陆续举起了许多面绿旗。

    一面面绿旗在败逃的官军中举起。

    张献忠部也发现了,不过在他们的疑惑中,官军并没有突然反身杀个回马枪,或者两边又跑出来一支伏兵什么的。

    那些官兵,在绿旗升起后,居然。居然开始丢盔弃甲了。

    铁盔、兵器、旗帜,一样样的被丢弃。

    贼匪们狂吼一声,开始一边继续追,一边捡盔甲武器。官军虽然打仗无用,但盔甲还是相当精良的。

    张献忠看到官兵丢盔弃甲,笑的越发的大声了,“想靠扔铠甲来逃命休想”

    他带着骑兵丝毫不停,越过那些停下来争抢铠甲的部下,继续追击。

    眼看着又要追上了,官军中又开始扔东西了。

    这一回,扔的不是铠甲,他们已经没铠甲可扔了,他们开始扔身上的东西。碎银子、铜钱,甚至有些人直接把靴子也扔了,似乎嫌靴子在泥泞的路上影响逃命。

    白花花的银子、金澄澄的铜钱,撒在那泥污的路上,实在耀眼。

    虽然张献忠带着精锐的骑兵依然没有丝毫停顿的在追击,可后面跟随追击的步卒们却受不了这诱惑,开始停下来捡钱。甚至许多人还开始相互争夺,斗殴起来。

    骑兵和后面的步兵开始脱节。

    远处故意落下许多距离的曹操举着千里镜看到这里,心头剧震,嘴里直吸冷气,他已经有种极不好的感觉在心头升起。

    “先扔铠甲,再扔兵器,然后又扔银子铜钱”

    “这这动作好整齐,好似故意扔的,有意扔的,不好,这肯定是诈,停止前进。”罗汝才大喊。

    “大哥,前面是一座山谷,黄虎带着人追进去了”小秦王白贵大叫。

    曹操等人这时才发现,他们一路上追着追着,已经越过了之前那片空旷的地区,已经进入了一片山区,而现在,张献忠他们已经追着官军一路冲进了山谷之中。

    最要命的是,张献忠身边只带着三千余塘骑,后面的大队步兵却还在泥地里寻找着金银,早已经跟前面骑兵脱节分开了。

    看到那条谷沟,稍有些战斗经验的人都会马上想到两个字,伏兵。

    两山夹一沟,狭长的沟谷,实在是埋伏的理想之地。

    果不其然。张献忠的骑兵一冲入谷中,后面的步队还没跟上,这时突然从两侧的林中冲出了一支车营。他们迅速的出现,然后不等后面步卒赶上。已经迅速的在谷口合围,建立了一个车阵。

    “草,真有伏兵。”

    罗汝才几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想到预料居然成了事实。

    “黄虎中埋伏了,被围了”整十万黑云祥震惊的道。

    烂泥沟。山坡上,刘钧看着数千贼骑跟着冲入了沟谷,不由的兴奋的高喊,“贼骑上钩了”

    虽然只围住了几千骑兵,可刘钧等人却都兴奋不已。骑兵是贼匪中精锐战兵的标志,也是各支贼匪的骨干根基。虽然只围住了这几千骑,但几万贼匪,精锐的骑兵也几千骑。若能歼灭这支骑兵,那贼匪真是伤筋动骨了。

    “张献忠,张献忠张献忠跟进来了”鲁元孙一身湿透。纵马一直奔到刘钧他们指挥部所在的坡上,亢奋的高声喊道。“张献忠在谷中”

    刘钧心中大震,张献忠给诱进来了

    他网到了一条大鱼,一条大鲨鱼。激动之余,刘钧也知道这下赚了。不过张献忠被网进来了,可外面还有几万人,那些贼匪只怕要发狂了。

    刘钧迅速做出最新部署,发布命令。

    “大小鲁将军率你们的兵马一直往前,到后面却重新集结。”

    “胡将军率你的人马立即前往北谷口增援辎重营左部防御,一定要堵住谷口。不让贼匪突破。”

    “战兵营,教导营,用最快的时间歼灭进谷的贼匪。一旦发现张献忠,第一时间拿下。如果不能生擒,直接击杀,直接击杀,绝不能让献贼逃脱。”

    刘钧特别强调了对张献忠的处置,在眼下,虽然流匪总共有三大股。回左五营、曹操九营、张献忠八营,三大股贼军中当以在崇祯十年十一年的大剿匪中免受打击的回左五营实力最强。而那次的大剿匪,本来实力极强大的李自成一股各营人马,却被击溃歼灭。

    不过,当今皇帝最恨的贼匪却是张献忠,一来张献忠在贼匪中资格很老,不论是在早年王自用还是后来高迎详等贼匪联盟时代,张献忠都属于主要贼首,而且张献忠后来还攻入凤阳,挖了皇帝的祖陵。

    且本来去年中原各种贼匪或灭或降,中原匪情已经大好。可偏偏张献忠降而复反,又把许多已经降了的贼匪给闹起来了,皇帝早有圣旨严令,其它各贼或许可以接受投降,给予招抚,但唯有张献忠,绝不接受其投降,必须生擒或者阵斩,非死不可。

    刘钧先前斩杀了四个反王,可加起来都不如一个张献忠。

    擒杀张献忠,必将是首功一件。

    不过刘钧不在意张献忠是死是活,只要能杀掉行,可不会为了一个生擒,而畏手畏脚。

    “开炮,给我狠狠的打”

    山坡上的壕沟前,梅清一身雨披,站在虎蹲炮前,正指挥着三个火兵在装填弹药。

    她抬了抬头,天上下着大雨,不过九头鸟在壕沟上临时搭了一个顶蓬,用树木和茅草树叶等搭成,虽然还有些漏雨,可却已经能摭挡不少风雨。

    起码,炮还能打,火铳也还能发射。

    火兵将外面包裹着防雨布的炮弹箱打开,从里面取出一包火药塞进炮管,然后又装入二百枚小铅子,再塞进去一枚大铅子压紧。

    “报告,装填完毕”

    梅清刚才一直观察着装填的每个步骤,知道装填没有错误,点了点头,然后看了一眼坡下,冲入谷中的贼军骑兵这个时候也知道中了埋伏,正混乱之中。有的在继续向前冲,有的想往后撤,还有的想往两边山坡上冲。

    在梅清他们这段壕沟这段的坡下,正有一大团贼骑聚在一起。梅清冷笑了一声,将手中火把造近引火绳。

    虽然天空飘着雨,可这简易的蓬子下,火炮并未受到多少影响。

    梅清在心里称赞了一句刘钧,居然能想到这样的办法来。先前在山坡上挖壕沟,现在又在壕沟上架蓬顶,真是个人才。

    “砰”

    几乎是同时,两坡的战壕前,一门门的大小火炮齐齐鸣响,无数炮弹猛的夹击谷中的骑兵。

    火炮发射的同时,壕中的火铳手们也瞄准目标发射。

    虽然脚下壕沟里满是雨水泥泞,让人难受的很,可头上有蓬顶,身上还有雨披,火铳手们手腕上缠着的火绳也都正常的燃烧着。装在牛皮弹包里的宝纸子弹也没有受潮打湿,取出一枚纸弹,熟练的咬开一角,先往火药池里倒上一点,然后关上火门盖,再往铳管里倒入火药,接着把铅弹连纸壳一起塞进铳管,拿起通条捅实。

    打了二百发实弹以上的铳手,在捅实的时候仅仅几下,已经把纸弹捅到刚刚好,不紧也不松,这种松紧度完全是靠着那几百发的实弹练出来的,若没有足够的实弹经验,是很把握到这种感觉的。而稍紧或稍松,都会对射击的子弹精度有很大的影响。

    炮声不绝,枪声连绵。

    追入谷中的贼骑几乎被打懵了。

    许多贼兵忍不住抬头去看天,大颗的雨点落下,打在脸上,很凉很凉。

    天在下雨,很大的雨。

    “为什么官军的火器还能用”

    连绵不绝的铅弹铁砂倾泄下来,骑在马上的贼骑,哪怕再凶悍,可这时对于那密集的铅子,也无法闪避逃脱。

    马贼们接二连三的被击落,不时有战马嘶鸣着中弹倒地。

    张献忠也被打懵了,为什么官军的火器能在雨天发射

    然后他终于看到了,山坡上有许多棚子,官军在那棚子下放铳开炮。

    “贼你娘”

    张献忠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狗官军,怎么如此狡诈,居然给火炮火铳搭了雨棚。

    “撤,撤出去”张献忠只看了一眼,知道直接冲击官军炮阵的做法行不通,虽然炮阵离的近,可前面却有许多拒马,还有胸墙,急切间根本攻不下来。

    听到这个命令后,贼骑开始叫喊着调头往回冲,想要自来时的路上冲出去。

    贼人的喊叫并不影响到两侧山坡上的九头鸟战士们,他们只不停的射击射击再射击,一轮两轮三轮四轮五轮未完待续。~搜搜篮色,即可全文阅读后面章节

    ...

热门新书推荐

  1. [都市言情]女总裁的上门女婿(王婿叶凡)
  2. [科幻灵异]此生不负你情深华笙
  3. [玄幻魔法]江夜周若云
  4. [玄幻魔法]孙猴子是我师弟
  5. [综合其他]我在影视剧里抗敌爆装
  6. [都市言情]云倾云千柔
  7. [科幻灵异]凰归之神医魔后
  8. [网游竞技]不一样的日本战国
  9. [都市言情]无尽暖柔情
  10. [综合其他]傲娇总裁求转正
  11. [网游竞技]从笑傲开始的诸天万界
  12. [都市言情]不想跟大佬谈恋爱
  13. [玄幻魔法]创神坛
  14. [科幻灵异]独步成仙
  15. [综合其他]1625冰封帝国
  16. [都市言情]我在德云当网红
  17. [网游竞技]九儿的芦笙
  18. [玄幻魔法]怪异拼图
  19. [科幻灵异]云端之上
  20. [都市言情]从港综位面开始
  21. [都市言情]纹龙快婿
  22. [科幻灵异]荣耀战神
  23. [科幻灵异]国公嫡女太难娶
  24. [都市言情]云帝重归凡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