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文学 > 综合其他 > 明末称雄 > 第181章 败了 败了
    刘钧披着铠甲,带着麾下的亲兵骑队,策马在谷中冲杀。◎

    张献忠和其手下的骑兵,比刘钧想象中的还要顽强。哪怕越打越少,却毫无惧意。而谷外的贼人则不断的自两边攀山而来,刘钧不得把越来越多的兵马派上去拦截这些贼匪。

    双方的战斗自早打到午后,杀了近五个时辰,依然还没有结果。两边不停的反复冲杀,制造了一具又一具的尸体,鲜血已经把地上的雨水都给染红。

    大雨没能让刘钧的炮熄火,可最终刘钧两面山坡上的炮声还是停了,携带的炮弹已经不多了,刘钧只能把所剩下不多的炮弹都送去了北谷口,好让北谷口车城能够继续坚持下去。

    仗打到这个时候,就看谁能坚持到最后一刻了。

    此时两军就如同犬牙交错,到处交缠在一起,杀的难解难分。两侧山谷上的火铳手们都已经在鲁密铳口插上了铳剑,跳出战壕,杀向到处涌入的贼军。

    炮手们也丢下了火炮,拔出了腰刀冲杀上前。

    连本来一直在南口的梅之焕和李长庚、袁继咸三人,都带着自己的家丁队过来了。他们三人仅留下极少的伤兵,在看守着俘虏营。

    刘钧知道,眼下的战斗情况对官兵极其不利,而要改变这种局势,目前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尽快的把张献忠所部歼灭,最后是能杀死张献忠。张献忠和他的精锐骑兵一灭,也许贼兵这冲锋的势头就无法继续维持。

    张献忠带着手下骑兵在山谷里拼了五个多时辰,早已经疲惫不堪,可他们没有放弃,也不敢放弃。一旦放弃,他们就会立即被官兵扑上来淹灭。贼匪们不甘心。不甘心就死在这条烂泥沟里。

    不过拼了这么久,虽然他们还在坚持,还硬撑着一口气,但确实已经快支撑不住了。三千余贼匪,到此时还在冲杀的,不到五百贼。

    不管他们怎么冲。都冲不破官军的拦截。

    梅之焕代替了刘钧坐镇指挥战场,他手握着长剑观注着战场,长长的烂泥沟谷到处都是喊杀之声,有的地方官军已经在追杀贼军,而有的地段则是贼军冲击的官兵连连后退。

    这已经不是什么简单的锋线对抗,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但整个战场上还是有两个核心点,一处就是谷内,刘钧正率着骑兵在与仅剩下几百的贼匪对冲。而另一处。则是南谷口,虽然贼匪不断的从两面登山进入谷内的两侧山坡。

    可毕竟山坡不是坦途,谷外贼军众多,但从外面登上进入谷中的贼匪速度有限。更多的贼匪依然被挡在谷外,要不然,那数万的贼匪真有可能早淹没了官军。北口成了最激烈的争夺之地,刘钧已经前后把三个营的兵力投到了此处,炮都打炸了好几门。在车阵前,两军短兵相接战死的尸体。更是堆积如山,血流满地。

    好在地形狭窄,加之官军有车阵有炮火,在弹药用尽之前,贼人还难以突破。

    “擒贼先擒王,把献贼找出来!”刘钧赶上将一个贼匪自马上砍落。冲着周边的骑士们高喊。

    张献忠十分狡诈,他身边并没有帅旗,不似官军一般,各级将领有不同的旗帜,营将有营将旗。千总有千总旗,还各有认将旗等,一目了然。

    “献贼太狡诈,根本找不到。”几名亲兵都喊道。

    刘钧也发现确实很难找到贼匪,想了想,他勒停马,回头把他刚杀死的那名贼匪的首级砍下,然后踩镫上马,从鞍上摘下长枪,把人头捅在上面,高高举起。

    “斩杀献贼了,斩杀献贼了。”

    刘钧身边的亲兵们全都一脸茫然,心想,那个明明一看就不像是献贼的啊,明明是你刚才砍死的一个倒霉鬼。这人身边连个护卫都没有,怎么可能是张献忠?

    “快一起大声喊,说斩杀张献忠了,大声喊。”

    大家虽然都不信那是张献忠,但见刘钧要求,便也跟着放声大喊起来。

    “斩杀献贼了,斩杀献贼了!”

    喊声响起,然后越来越多的人跟着喊叫,许多人真的是以为刘钧杀了张献忠,兴奋的跟着大喊。

    喊声一阵高似一阵,本来已经有些精疲力竭的湖广将士们听到这喊声,也无不振奋起来,跟着大声高喊,甚至瞬间勇猛许多。

    一名贼匪被砍倒在地,临死之前,他捂着腹部伤口流出来的肠子一边往里塞,一边绝望的喊道,“败了,败了!”

    旁边的几个贼匪也被官军突然的振奋打的转身而逃,他们一边逃,也一边大喊着,“败了,败了!”

    “八大王被杀了!”

    “八大王死了。”

    “败了,败了。”

    许多贼匪终于崩溃了,他们一直撑着的那口气一下子衰竭,绝望的声嘶力竭的大喊,“快逃啊,跑啊!”

    “参将大人斩杀献贼了,万胜!”

    “献贼被参将大人斩杀了!”

    “参将大人威武!”

    许多贼匪听到那喊声,然后看到刘钧披着铠甲,骑在马上,枪挑着一颗披头散发的人头,周边尽是兴奋雀跃的官兵,也不由的信了。

    许多贼匪开始往后败退,从两边山上又跑下山去,一边跑,一边还不停的传散着张献忠已经被斩杀的消息。

    兵败如山倒。

    贼匪的士气也终于崩溃,张献忠被斩杀的消息在贼军中四处蔓延传播,如风一般的迅速。听到这消息,原本还在冲锋的贼匪,纷纷犹豫起来,他们的攻势也跟着停顿了下。

    曹操罗汝才在山下看到许多攻上山的义军纷纷败撤下来,同时大喊着八大王已经被杀的消息时,长叹了一声。

    “黄虎真的就这么没了?”

    小秦王等诸营首领都有些难以置信,可又觉得张献忠被困谷中大半天时间,被官军斩杀也极有可能。

    “士气溃了!”

    整十万黑云祥望着那越来越多从山上逃下来的人道。

    “黄虎既然已经没了,那咱们再打下去也没必要了。撤吧。”小秦王白贵道。

    “这支官军他娘的真能打。”曹操罗汝才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整整打了五个时辰,他们连道谷口车阵都没攻下来,整整五个时辰,黄虎张献忠被斩杀谷中,也属正常了。

    “要不再打一会。这支官军估计也要靖疲力尽了。”整十万黑云详道,“若能灭了这支官军,既给黄虎报了仇,也还能夺得他们的那些火器。”

    这一战中,给他们印象最深的就是官军的火器了。太凶猛了,北谷口的车阵上,那炮火到现在就没有停过,整整半天时间,炮火不断。连绵不绝。要不是这些炮火,他们早就攻下谷口了。他们平常也不是没见过火器,可却没见过这么猛的火器。

    若是能得到这些火器,那绝对是如虎添翼。

    曹操罗汝才有些心动,这次入川,真的是阴沟里翻了船,前后搭进去好几营人马,连黄虎都给没了。

    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再坚持一会的时候。一名哨马冒雨飞奔而来。

    “报,陕西副将贺人龙、李国奇率六千陕兵已经到了大昌城。”

    “贺疯子来了?这么快?”曹操吸了一口冷气。贺人龙也是跟义军们交手了无数次的老对手了,这个贺人龙一打起仗来就不要命跟疯子一样,因此有个外号贺疯子。一提起他,义军无不有些头疼。

    “是啊,这贺疯子之前不是还在汉中吗?”

    众人心里都有个想法,贺疯子来了。估计杨嗣昌也就在这不远了,甚至左爷爷左良玉也肯定到了。

    若说这次烂泥沟之战,使得义军们对于湖广兵产生了敬畏的话,那他们对于左良玉和贺人龙这些将领,心里更是早有阴影了。

    几个人面面相觑。再没人提继续进攻山谷打败湖广兵的事了。

    “贺疯子来了,左良玉也肯定就在附近,杨嗣昌也不会远,不能继续在这耗着了,得立即离开。”

    “对,晚上就要被包饺子了。”

    “撤!”曹操罗汝才毫不犹豫的道,“派人去通知一下白虎宗霍和邓天王张守安等黄虎那边诸营将领,告诉他们杨嗣昌已经到了。”

    贺疯子和左爷爷已经到了的消息迅速的传了开来,张献忠那股的各营将领也都立即动摇了。

    潘独鳌和张可望等请求罗汝才继续进攻。

    “八大王肯定还活着,那只是狗官兵的诡计诈称。再攻一下,官军就要撑不住了。”潘独鳌道。

    “好多弟兄都看到了官军举着黄虎兄弟的人头,况且,杨嗣昌已经到了,贺疯子就在大昌城,离我们不过几十里路,快马半天就能到。咱们继续在这里耗下去,到时想逃都没地方逃了。”

    曹操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们很愤怒,可人死不能复生,黄虎兄弟已经去了,咱们得为剩下的这些兄弟们考虑。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咱们保全下来,将来自然有机会为黄虎兄弟报仇。马上拢一下,撤吧。”

    张可望和张定国义兄弟几个还不肯撤,潘独鳌这时反过来劝说他们,“护着夫人和少主离开,今日之仇暂且先记下,我们来日再报!”

    说撤就撤,流匪们的速度很快,鸣金声响起,一路路贼匪各自撤兵归营,然后缓缓向后撤退。

    他们没有往大昌撤,而是转而向西南方向行进,打算往奉节、万县、重庆那一带进军。

    贼匪撤了,刘钧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有点难以置信,但结果确实如此,那些登上山的贼匪转身而逃。外面响起一阵阵的鸣金之声,喊杀声也渐渐减弱。

    刘钧看了看自己长枪上的那个人头,微微笑了笑,计谋居然成功了。

    “穷寇勿追!”刘钧下令不许追击,只要紧守住谷口就行。真正的张献忠也许死在乱军之中,也许还活着呢。

    现在当务之急,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张献忠还没有死,他还带着二百余骑在拼命,可突然之间,四处都是官兵在喊已斩杀献贼,然后是义军在喊败了败了,再接着响起了鸣金之声,然后是那些进攻喊声杀停止了。

    四面的官军开始向他围拢。

    张献忠终于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义军以为他死了,已经抛弃了他。

    他目光在剩下的兄弟们身上扫了一遍,血染战袍,伤痕累累,早已经精疲力尽,人困马乏了。

    “愿降!”张献忠丢下了手中的武器。

    他身后的二百余骑,也都抛下了手中的刀枪。

    “愿降!”

    最后几百顽抗的贼匪弃械投降,战斗结束。

    刘钧策马来到那二百余骑面前,扫视了一遍众人,然后策马来到张献忠面前。

    “张献忠,久闻大名,今日终于得见,幸会。”

    “我不是八大王。”

    “你不用抵赖的,朝廷早就将你的画像画处张贴通辑了。我还没有加入军伍之时,就见过你的通辑画像,你骗不了我。”刘钧哈哈一阵大笑,“来人,将与我献贼拿下。”

    张献忠挣扎了几下,最后放弃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热门新书推荐

  1. [都市言情]九阴大帝
  2. [玄幻魔法]江夜周若云
  3. [科幻灵异]此生不负你情深华笙
  4. [都市言情]天师归来
  5. [都市言情]极品豪婿
  6. [玄幻魔法]天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
  7. [都市言情]最强小村民赵子龙沈欣然
  8. [科幻灵异]大师请闭嘴
  9. [都市言情]锦衣玉令
  10. [玄幻魔法]异界最强神棍
  11. [玄幻魔法]重生无尽世界
  12. [都市言情]我在美国修个仙
  13. [武侠修真]一万年新手保护期
  14. [玄幻魔法]诛天剑殇
  15. [科幻灵异]恶毒女配只想当咸鱼
  16. [玄幻魔法]我真不是大魔王
  17. [科幻灵异]从龙珠开始抽奖
  18. [都市言情]我老婆是传奇天后
  19. [都市言情]女总裁的上门女婿(王婿叶凡)
  20. [玄幻魔法]孙猴子是我师弟
  21. [综合其他]我在影视剧里抗敌爆装
  22. [都市言情]云倾云千柔
  23. [科幻灵异]凰归之神医魔后
  24. [网游竞技]不一样的日本战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