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文学 > 历史军事 > 权色声香 > 第937章 回家
    寂寥的夜色下,途径的些许行人会停下脚看看身边,都很好奇这么夜里一个姑娘家为何会一步步往荒田里去。

    夏商在这众多目光中也是唯一一个能体会和理解其中紧张的人。遥

    望远方,如果不仔细看,根本不会注意到那边还有个单调的人影。而

    这个人能在这么远的地方默默地盯着自己也一定不是个泛泛角色。夏

    商不愿意再多出事端,如果春娇在这里跟对方打起来,后果是什么很难猜测。也

    许,那边那个人也是宗师……经

    历了这么多事情,见识的高手越来越多,夏商逐渐明白,这个时代的宗师并非如传言中那么稀少。

    相反,随着夏商逐渐接近权利争斗的中心,越来越感觉到宗师高手并非那么稀缺,成为宗师并不是无敌。宗

    师之间一样存在着强弱和高下,宗师心中也有无法企及的高度。

    一间一点点过去,春娇的脚步不快,一点点朝着那个方向接近。

    很显然,春娇也不想在这里与人交手,这种做法只是表明一种态度,正在给远方的那个人施压。远

    方的黑影没有动静,就像是一块石头,夏商甚至都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其实那边根本没有人。随

    着春娇的接近,夏商是越发紧张,看样子似乎无法阻止这次交手的发生。“

    张奎,或许你也要出手的。”为求保险,夏商提醒了张奎一句。张

    奎低沉地回答:“大人放心,春首座的实力不容小觑,属下对她极有信心。”这

    话不知是要出手还是不出手,夏商听了微微皱眉。但

    就在这短暂的对话之间,之前走出去的春娇忽然调转了方向,朝着自己慢悠悠地走了回来。

    夏商一愣,随即看向远方那个人影的所在。那

    个影子却不知在什么时候消失了。

    这不过瞬息之间,夏商看了觉得一阵恍惚,感觉自己真的是看走了眼,刚才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过了一会儿,春娇返回,夏商急忙问道:“什么情况?”

    “看来对方还算识时务,明白知难而退的道理。”“

    走了?”“

    走了。”

    “那你觉得对方会是什么人?”

    “谁知道呢?”春娇淡淡一说。

    张奎却在此时冷笑:“身份不可确定,但从先前消失的速度来看,对方似乎并没有示弱,反而像是在告诉我们一个讯息,他也是宗师。这么看来,那个人似乎在提醒春首座不要如此冲动。”春

    娇眉头一挑,有些不甘,轻轻啐了一口,回头看着那个影子的方向。

    这之后,在没有什么变故,一行人在天明之前到了一家驿馆,租借了几匹快马,又用了半天时间回到了京城,进京又改乘马车,一路顺风顺水。

    回到京城当天正好是大年三十。一

    入京城便能看到家家户户张灯结彩迎接新一年的到来。

    古代的春节有着夏商从未感受过的年味儿,尽管夏商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三年有余,但这却是他真正安心下来去感受古代的节气。会

    想一下,夏商自己都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对先前两年的春节毫无印象?甚至都不记得当时的春节自己在做什么。看

    着京城街上家家户户门口的灯笼,处处可见的春联,还有满街乱跑的孩子,夏商的心情也很快放松下来。仿

    佛京城内外就是两个世界,一面是危机四伏的江湖,一面是朴素单纯的生活。

    对夏商而言,面对这些孩子的嬉笑打闹倒是更真实一些,仿佛看到了自己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只需要泡妞赚钱的单纯日子。

    很可惜,这样的生活是回不去了,如果可以选择,夏商绝不会再让自己置身于权利的漩涡之中。

    前方一户人家门口,像是外出的丈夫赶在年前归来,一屋子的家人欢天喜地出来迎接,稚嫩的孩童还有些生涩的喊着“爹爹”,所有人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这

    一幕让夏商略有感触,这倒是像极了自己,不知道等会儿到了家门前回是怎样的景象。不

    过如此简单的一幕却成了夏商此时心中最好的画面。“

    不知何时我才能有如此简单的生活。”

    夏商忍不住低声感叹了一句。和

    夏商共乘的春娇好奇地看了夏商一眼,不知他何来的感叹。

    “夫人在两天前抵达京城,早已经期盼着大人回家了,大人又何须羡慕这寻常人家,届时夫人少不了要纠缠着大人以述相思。”也

    是,想着怀柔熟悉的面孔,夏商的心也暖了几分。

    “春节是个好日子啊,若非春节,不知几时才能团聚。”…

    …

    半个时辰后,夏商的马车到了自家京城暂居宅院的后巷。薛

    冷香和月凌波先后下来,张奎跟夏商通报一声便离开了,由春娇带着几人从后园进屋。想

    象中的热情迎接没有,甚至都没人知道夏商会回来。

    因为夏商被抓的消息是没有通知夏商家人的,更没有人知道夏商的经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一

    进后院,院内大灶已经开火了,大蒸笼组组四层,老远都能闻到蒸笼里面透着的羊肉香味儿。几

    个人砍柴烧火,几个切菜洗菜,一两个盯着灶上的大锅。

    厨房被搬到了院子里,搭上了棚子,院子内的小厨房倒是空着的。“

    你们是谁!”

    一个面生的丫头带着一脸的黑灰走到夏商几人面前,插着小蛮腰气势汹汹。“

    你又是谁?我怎没见过你。”夏商反问。“

    这可是夏府,别走错了门,待会儿可要惹得一声骚!”“

    你这小丫头可知道我是谁不?”“

    我管你是谁?赶紧出去,否则我可就叫人来了!”

    另一边,一个穿着青花棉衣,着装朴素却梳着妇人发髻的年轻姑娘走了过来,带着一脸香汗,皱着秀眉:“小芹,你在嚷嚷什么。”

    “少夫人,他们闯了进来。”这

    位被称作少夫人的年轻姑娘顺着小丫头的方向投来目光,正与夏商四目相对,便是这一眼就叫那姑娘湿了眼眶。

    “相公……”

    “如烟。”夏商淡笑,藏起了心中激动。

    简单称呼后,柳如烟丢了手中的菜篮子,踩着小碎步很急切却很矜持地走了过来,似是想要扑个满怀,但还是忍住了,只是用最甜美的笑容在夏商面前施以妾礼,回头对小丫头急道:“快去通知大家,老爷回来了。”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