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文学 > 历史军事 > 锦衣卫创始人 > 第九十四章 奸细(2)
    王小十加着万分小心。此时的情形,甚至比他当初在滁州时还要令他紧张。好歹在滁州的时候,他身边跟着花云。那个愣头小子虽然莽撞,可身手却没得说。有他在身边,自己也不算孤掌难鸣。

    倒是纪纲那里。自己的消息传过去这么些日子,可湖州这边还不见自己人来,令王小十一度陷入孤立之中。

    想起烦心事,一时间令王小十心乱如麻。

    可王小十不知,此时心乱如麻的还不止他一个。同样有这么一群人,抱着他们这一行的目的,留宿在归安中,打算数日后前往隆平府。怎奈祸从天降。他们错就错在不该住在柳条巷中!

    “混蛋,是谁走漏了风声!”这是一个男子,看面貌在三十岁出头,正是一个男人最好的年华。可眼下这人看起来性情有些暴躁,气的眉毛倒竖。

    另一人道:“将军,咱们的兄弟都在。您吩咐过,不准我们出去生事。”

    “也许,是哪路的小贼被捉,屈打成招之后胡乱的攀咬。”别说,这人分析的竟也八九不离十。

    “将军。眼下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搜剿的官兵马上就要过来,我们还是快些想办法应付才是。”

    他们这一行人身份不明,又是近日才到归安城来,若是被人查到,难免不会出乱子。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这一行人都带着兵刃。

    眼下风声日紧,各地战乱不断,普通商贾出门也多带着仆人,携着利器防身。可最主要的是,他们这一行人带的不是普通短刀,都是军中的制式佩刀,一露面就会被人怀疑上。

    “事到如今,赶快想个退路吧。街面上兄弟们正在把守,一时半刻的功夫可就顶不住了!”

    领头的那将军道:“他娘的晦气。要是让老子知道是谁惹来的麻烦,非劈了他不可。没办法了,冲出去。”

    “冲出去?官兵众多,我们这几十人怎么冲出去?”

    那将军道:“常州战事吃紧,军队都调派了出去,归安不过都是些地方军,一群土鸡瓦狗而已,还能挡得住我们!”将军一伸手,自有人递过一柄厚背砍刀。这柄刀比军中的制式长刀还要重一倍,是他拿手的兵刃。最奇特的是,刀柄后有一道丝扣,可是接上长杆,当做马上长刀使用。

    古人的智慧远超出后人的想象。早在汉末,器物上就出现了丝扣器械。

    这名将军一人在前,手提着大刀倒也有几分威风凛凛之势。这时候,街向上把守的兄弟们已经和官军冲突了起来。

    “杀!”这一下子可算是热闹了。

    “将军,真杀呀?”

    将军道:“当然。本将军当初跟随着徐寿辉将军征战天下的时候,湖州也是咱的地盘。虽然此时势不如人,可咱也要让张士诚的人瞧瞧,谁才是大爷!”

    “弟兄们,冲出归安!”

    人群中,三两个人背对着背,一面冲杀一面闲谈。“早听说赵普胜将军英雄了得,今日才算是得以见到。”

    这名将军正是赵普胜,在徐寿辉手下任职,被徐寿辉依为臂膀。他这一次下湖州,便是奉了徐寿辉的命令,在暗中行事,却不想因为方孝孺的关系,而暴露了他们。

    杀将起来,这一行人就如同红了眼一般,寻常的兵丁哪里会是对手。尽管付出数条命的代价,也不见得能伤了这些亡命之徒一刀。

    不过赵普胜虽勇,却也不是盲目斗狠之人。他心头比谁都清楚,他们一行人一但被拖住,若是城中再有官兵赶到,只怕也是疲于应付。

    “弟兄们,冲出归安城!”一声号令,同行人等调转身形,顺着街巷冲杀出去。

    却说在大街上,王小十正探头探脑的从暗巷中出来。耳边就听喊杀声由远及近,火把更是将面前燃得如同白昼,便知道城里发生了大事。

    他王小十也不是神仙,没有预测一切的本事。他并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人,却本能的觉得是方孝孺出了事。人总是这样,遇事最先往坏处去想。

    “抓捕方孝孺会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该不会是纪纲的人到了吧!”忙中便容易出错。王小十也不细细考虑,纪纲纵然有心,又如何会稀里糊涂的找到归安来?

    听闻喊杀声更近,王小十的性子耐不住了。眼瞧着“自己人”被追杀,他怎么能忍得住?

    可惜,他这次身边没有花云那个高手,甚至连方孝孺这个“低手”都不见了,只好自己出手。

    慌忙中,王小十顺着街巷两侧的墙头翻了上去,顺势又窜到街边店铺的房顶上,埋伏在那里。

    当先的十几人奔驰而过,再然后就是手持的火把的官兵,两拨人可谓是泾渭分明。这时候,王小十在房顶上站起了身,手掌揭下房瓦,一股脑的往人群里扔了过去。

    房瓦砸在人的身上,房瓦被砸的粉碎,人也免不了头破血流。可尽管如此,一个人能力必然有限。两拨房瓦掷出后,虽暂缓了官兵的脚步,可也让王小十暴露在众人面前。

    随后就见,官兵中分出一队人来找王小十的晦气。王小十无奈,只得纵身跃入店房后院之中。

    今夜街上人声嘈杂,两相街道旁的店铺中只怕无人能够成眠。王小十双脚乍一触地,身子也跟着栽倒在院中,发出“咚”的声响。

    王小十虽然跟着常遇春学了好一阵的功夫,可贸然从房顶上跳下来,却也觉得脚跟生疼。

    轻垫着脚,连蹦带跳的往后门摸索过去。却发现后门处上了锁,门边还锁着一条大黄狗,已经“汪汪”的叫嚷起来。一时间,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王小十竟要被困死在了院中。

    当然,他也可以如来时那般,翻院墙出去。可此时他脚掌仍旧疼痛,像骨折一般的疼痛。再加上院墙外隐隐的火光,足可以说明官差已经围住了这里,纵然翻过院墙,却也无法逃脱。

    一时间,王小十脑中一片空白。

    却在这个时候,院子外面,四下里火势更大,惊呼声更甚。吞吐的火舌似有拔高之势,简直可以说是火光冲天。

    王小十还没搞清楚,就见一人从店铺外的街道上撞了进来。这人身材高大,一头撞破了门板、撞破了院墙,冲入到王小十身边。

    王小十一瞧,自己并不认得这人,更不知他是敌是友。

    来人道:“这位朋友快跟我走。我们把整条街都点了!”

    这人和赵普胜是一路的。他们冲过街巷时,见有一人在房上扔下房瓦助他们脱困。虽然效果微乎其微,却终究算是帮了他们的忙。而随后,眼见得王小十成了“瓮中之鳖”,赵普胜却是不忘点滴之恩,带人来救。

    他们这一行人本就不多,却不敢贸然回头冲击官兵。一瞬间,赵普胜计上心来,吩咐人将沿街的店铺都点了。店铺中要是有人阻拦,索性就连人都砍了。既然要闹一场,索性就闹的更大一些!

    此事若是换了朱元璋的人,只怕不会这么做。朱元璋改集庆为应天府后,心底便生出了争霸天下的心思。因此,对于手下的将领、军士要求甚严。欺凌百姓都要重处,就更不要说是公然烧毁民房,杀害百姓了。

    可在徐寿辉手下却是不然。他虽也名为起义军,可实则手下都是一群亡命之徒。并且徐寿辉这人驭下不严,就难保这些将军们胆子越来越大。如此,才有了眼下这一幕。

    别说,将周围的民房、商铺都点了,一时间官兵们慌了手脚。他们是兵,守土有责。若是眼见得民房尽数被毁,他们一个个也都吃不了兜着走。于是,当官的连忙组织人救火,倒是少有去理会赵普胜等人。

    王小十绝处逢生,熊熊的烈火也不能让他心中升起丝毫的暖意,倒是后背忍不住的发寒,身上直打寒噤。

    他这是在后怕。人若不致于险地,就永远也不会知道生命的可贵。

    眼瞧着,一行人就要到了城门口。凭赵普胜手下剩余的的弟兄,冲出城门没有任何问题。

    “痛快呀、痛快!”赵普胜大笑道:“兄弟,跟着俺走吧。凭你的胆识,将来能成大事!”赵普胜曾学过相人之术,虽不精通,却也略知一二。而王小十的面貌,却让他观之不透。

    非但是他,王小十的面貌,就连刘伯温也是观之不透。

    见赵普胜一行不是“自己人”,王小十就知道自己算是白忙活了。不过既然人家救了自己,却也不好冷面相对。“算了吧。今天的事情也算是萍水相逢的缘分,我还有事,就不和几位同路了。”

    对面几个人面露凶恶之态,却碍于赵普胜在这,而没敢造次。

    “兄弟要走?莫非是瞧不起我们?”

    王小十连忙道:“不是。只不过,我还有一个兄弟在归安下落不明,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事。要是找不到他,我是不会走的。”

    “这么回事啊!”赵普胜大笑。“是个讲义气的,我没有看错你。既然是你的兄弟,也自然是我们的兄弟,我帮你一起找!”赵普胜这人,江湖草莽出身,一举手、一投足,身上的匪气十足,唯有一点,这人很讲义气,也敬重同样讲义气的人。王小十很和他的胃口。

热门新书推荐

  1. [科幻灵异]凰归之神医魔后
  2. [科幻灵异]此生不负你情深华笙
  3. [都市言情]云倾云千柔
  4. [网游竞技]不一样的日本战国
  5. [都市言情]无尽暖柔情
  6. [综合其他]傲娇总裁求转正
  7. [网游竞技]从笑傲开始的诸天万界
  8. [都市言情]不想跟大佬谈恋爱
  9. [玄幻魔法]创神坛
  10. [科幻灵异]独步成仙
  11. [综合其他]1625冰封帝国
  12. [都市言情]我在德云当网红
  13. [网游竞技]九儿的芦笙
  14. [玄幻魔法]怪异拼图
  15. [科幻灵异]云端之上
  16. [都市言情]从港综位面开始
  17. [都市言情]纹龙快婿
  18. [科幻灵异]荣耀战神
  19. [科幻灵异]国公嫡女太难娶
  20. [都市言情]云帝重归凡界
  21. [网游竞技]禁区之狐
  22. [网游竞技]终极教父系统
  23. [科幻灵异]天穹龙婿
  24. [科幻灵异]我在位面捡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