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文学 > 综合其他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九章 永远的信念 (4800,第一更)
    “……对于我来说,一切都是几年前的事情。”

    在周不易收回手后,苏昼抬起头,上下端详了片刻对方,随后才缓缓道:“那一天,在凋零落叶的神木之前,三圣和诸位百家宗师于南京天关上立誓,绝不使用它的力量,要用人的力量再开一个真正的太平盛世。而我记得,你也在其中。”

    “的确。”周不易缓缓点头,目露怀念之色:“那时所有人都还活着……而现在,我也没有改变想法。”

    他伸出手,一道无形的内气扫过四周,伴随着接连不断的‘咔嚓’声,环绕办公室的一面面窗户和墙壁随着机关翻转,露出在其背面的镜子,很快,一阵阵灵光波动闪过,镜子中开始倒映出世界各地的图像虚影。

    那是一座座巨大的城市,巍峨的建筑。能从中看见,位于东北地区的巨大工业城市,位于南海,顺着灵脉游动的海上浮游都市,苏昼一眼扫过,能看见巨大的空中堡垒和飞行要塞正在新大陆的沿岸建设。

    而昔日的神木所在之地,如今也成为了巨大的都市圈,第三新南天京是天正联盟东部区域的经济和政治中心,高耸的摩天大楼固然比不上神木,但却已经足够巍峨。

    “我全都办到了。”男人如此说道,他骄傲地向苏昼展示自己的成果:“我统合因为老一辈领导人死亡,濒临分裂的百家联盟;我修生养息,开启了联盟第一波婴儿潮;我带领新一代人打下了天正联盟的基础,我将天正的疆域扩大到了昔日安朝的五倍——那些昔日即将崩溃的安朝遗民,在我们的努力下,变成了这个世界最强大国家,最强大文明的个体。”

    “这是所有人,哪怕是最初的三圣都从未想过的伟业,我一步一步,带领他们走到了现在,直至如今。我无愧所有人。”

    此时,一旁的邵启明注视着眼前虽然气势对峙,但仍然正常对话的两人。

    他隐约从周不易的身上,看见了和苏昼之前相似的神采。

    如果说,之前的苏昼,是想要向他这个朋友,炫耀自己这个曾相助过的世界,已经变得如此太平的话。

    那么,现在的周不易,便是想要向苏昼这个曾经的战友,炫耀他已经将他们共同奋斗过的世界,建设成了如此繁荣的模样。

    悠悠百年,所有熟悉的人都已经离去,哪怕是建立了无上的功绩也无处诉说,好不容易等来了一位旧友,那么,哪怕自己修行了不应该染指的力量,也知道对方嫉恶如仇,很可能会因此翻脸的性格,可还是忍不住用最快的速度将其接来……

    “两个长不大的,喜欢炫耀的家伙……”

    在心中嘀咕了一句,邵启明颇为苦恼的思考到:“等会肯定会打起来,我是不是现在就该出去躲远一点?但统领阶的战斗录像又那么珍贵,而周不易恰好也是修木系的……”

    “这的确很厉害。”

    看完所有镜中图像,苏昼认真的鼓掌赞叹道:“换我肯定办不到,比如说百家联盟假如要分裂,以我的思维模式,肯定是杀过去,杀到所有人不敢分裂为止……但其实我又没有那么狠心去杀无辜的人,恐怕杀了一阵后就会放任不管事。”

    “……别太自谦,你如果想,肯定可以,只是,倘若你不想,就不会去这么做。”

    周不易垂下眼帘,他语气恢复平静:“而我不会。我就算不想,可倘若有必要的话,我就会去做。”

    “所以,神木之力,是有必要的?”

    虽然如此质问,但苏昼自己其实很清楚,神木之力,并不是什么邪恶的力量,相反,那是正道,还是正的不能更正的滋润天地,创生万物的天道。

    魔帝那种,是以众生养一人,是只有独夫才能想得出的思路,根本不能算是神木之力正常的运用方法。

    力量只要善于利用,就绝不至于是坏事,苏昼也从未打算指责过周不易修行神木之力。

    但是,在一个已经出现过用神木之力吃人,且差点造成过接近灭世之灾的地方,一位灾劫的亲历者,又再度启用神木之力……这个意义,和没有这种经历的人修行神木之力,代表的意义是不一样的。

    尤其是刚才,苏昼使用罪业之火尝试引动周不易身上恶业的时候,他感应到了,对方身上,的确有着相当的罪业。

    善恶不能相消,罪业之火可不会因为对方曾经为善,就不燃烧。

    但同理,愿力也不会因为对方为恶,就不保护对方。

    所以苏昼直接点出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周不易,这个世界除了你之外,还有谁是‘天罡武神’之境?”

    “……只有我。”

    男人微微皱眉,然后实话实说:“除了我,他们都没有发现天地元气变幻的真相。他们现在还以为天地元气复苏的不够多,而我是特例……但实际上,天地元气早就足够让人修行至天罡之境,但是由于神木之力已经浸透世界,整个星球都已经被潜移默化地转换为从属于神木的生态……只有木属和其衍生可以。”

    “木可化雷,可化风,可衍阳炁,只有这些道路可以顺利进阶先天,而想要进阶天罡武神,要不和我一样,寻求神木之力,转换体质,要不就是尝试倒推出一种完全纯木的功法,而我正在做。”

    “当然,在此之前,世间只有你一位天罡境——而你掌握有神木之力,所以此世几乎所有先天武圣,亦或是不死教团的成员,在你面前,都是土鸡瓦狗吧。”

    苏昼微微点头,而周不易默认:“权力这东西,哪怕我想让,也让不出去,倘若我实力不能威压所有人,那么只要我退下联盟主席的位置,就会引起争端……不是所有人都想当主席的,有的是人想要当皇帝,亦或是裂土封王。”

    天正联盟看似歌舞升平,但实际上,在这个有着超凡力量的世界,这样平等的世界,普通人对武者,对先天武圣都不卑不亢的世界,对于那些持有力量的武者来说,根本一点也不‘痛快’。

    很容易理解,倘若不是周不易一直都在镇压,这样的秩序,哪怕只是一部分武者不满,那也可以说是岌岌可危。

    “只有站在高位,低头才有意义。只有我持有凌驾所有人的实力,并且主动退下主席之位时,才能以身作则,维护这种体系,令其成为秩序——而我也可以继续作为降魔局的局长,镇压这世界的一切动乱,令世间无有不服,永恒太平。”

    这就是他的想法,这么一百多年来,他也是如此做的。

    周不易并没有将自己的发现广而告之,而是在进阶天罡境后封锁,甚至是歪曲了相关范围的研究方向——苏昼理解这样的做法,毕竟倘若这个世界多出复数天罡境的话,以天罡境,也就是统领阶恐怖的实力,独立出去成为独立王国,自己当皇帝,那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哪怕是周不易作为最强的武者,也不可能在维护秩序的同时,镇压其他天罡境。

    他必须延缓这个世界个人武力增长速度,这样才能稳固秩序,而且,为了避免日后还是有天才可以进阶天罡,并且另起二心,周不易更是率先修行神木之力,保证自己对这个世界所有的武者都有绝对的压制力。

    ——这又有什么不对?追求不死不是错,为了世间太平修行神木之力也不是错。哪怕是独裁当皇帝,这都不应该是罪业才对。

    但是苏昼却很清楚,在他已经成为了蟠榕不死树的神木之王,要求对方不再分出力量后,还想要得到神木之力,需要怎样的代价。

    而之前,周不易拒绝苏昼让他帮助铲除‘不死教团’这一点,也侧面证明了苏昼的猜想。

    “你是从不死教团那些魔朝余孽身上,提炼出的神木之力。”

    苏昼直截了当:“有魔朝余孽和分裂分子存在,天正就有敌人,不至于开始将心思全部放在内部斗争上,而你时不时的打击双方,从中收割力量和威望,辅助自己修行……这其实就是养寇自重,这样的放任,其实和为恶一般无二,那些因为不死教团而死的人,其实也相当于死于你手。”

    “可以这么说。”

    周不易痛快地承认:“我纵容它们在偏远地区,打击当地不服管教的地方政府力量,等到差不多的时候,就派遣官方部队入驻,这样既可以收割力量,也可以收复那些人心不齐的地区。至于分裂分子,他们就是一个旗帜,有了他们存在,天正内部的反抗力量都会朝着它们靠拢,是不是打击一下,能有效降低正常地区的犯罪率,降低不稳定因素。”

    “当然,一个国家,总是能找出比彻底消灭这两个组织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也不是刻意放纵,只是总是做出了其他的选择。”

    “不死教团其实同理,有神木的传说,就总是有人会追求不死,历史就在这里,这是无法禁绝的事情……而我持有神木之力,他们无论怎么探索这条道路,最后只会自己送到我手中……哪怕是日后,那些怪物成长到了降魔局都没办法镇压的地步,但只要我出手,就能将它们全灭。”

    苏昼认真的观察者眼前侃侃而谈的男人,他目光如炬,可以清楚地看出对方的哪一句话是真心,哪一句话是伪装,有所隐瞒。

    然后,他便叹了口气。

    “周不易,你简直就像是要把世界和文明,握在掌心里呵护,你不相信任何人,将所有压力都让自己一个人来扛……一个人为整个文明擦屁股,整理烂摊子,难道不会累吗?”

    说到这里,苏昼也忍不住自嘲的笑了笑:“但可笑的是,我居然很理解你——因为倘若换做我,我肯定也会想去做一样的事情,我甚至没办法像你一样做的完美……说我幼稚也罢,我果然还是没办法像你一样,会养着不死教团和分裂分子作为恶的聚集地,肯定会第一时间杀光他们。”

    “这不是幼稚,只是你不喜欢妥协。”

    周不易低声道:“你这是这样的人,你的确就是这样的人。所以当初,我们都很向往你。”

    “但是上面那些,都不是你真正的理由。”

    可是此时,苏昼话锋一转,已经用出无想之心的他,可以倾听周不易的心声。那些理由,足以说服任何人,但是却无法说服他:“相比起那些合情又合理的话,你最开始的那句‘我想要不死’,反而更加具有说服力。”

    ——啊,要开打了吗。听到这里,已经取出防冲击胶囊,准备随时躲高强度防冲击气囊中的邵启明心中突然一紧,他能感应到,原本还算是平静的两人之间,突然灵气波动波涛汹涌了起来。

    但很快,这一阵波澜又平静了下去,周不易微微皱眉,对峙到现在,他还没有试探出苏昼的实力深浅,对方虽然看上去和自己一样都只是天罡境,可却和昔日一样深不可测。

    不过,这很正常……那可是苏昼啊,昔日以后天巅峰之境,连斩国师魔帝之人,自己哪怕是修行神木之力,也未必能胜过对方。

    “理由本来就不止一个,这个世界的太平的确需要我去维持,我不去取得神木之力,也总有人会去修行,有秩序,就自然有反抗秩序的人,我设立一个靶子,让他们自己汇聚在一齐方便围剿,这都是有必要的事情。”

    并非是自辨,周不易简单的阐述事实,话毕,他低头沉默了一会,然后才缓缓抬头道:“当然,的确如你所说,我最本质的理由,仍然是想要不死。因为想要不死,所以才会做后续的那些事情。”

    “为什么?”

    苏昼简略的问道:“你不贪恋权势,也不像是为了长生什么都能做的那类人,天罡武神的自然寿命起码活个几百上千年没什么问题,想要不死,你有的是时间寻找更好的办法。换句话说,起码五百年内,我不觉得你有什么非要追求不死的理由。”

    周不易却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这个问题,他只是先反问了一句:“苏昼,你还记得,死去的同伴,在离开之前,说过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吗?”

    苏昼微微一愣,他本想直接回话自己的同伴都没有死,但是这种话本质是错的,神木世界的朋友,他们死去的时候,苏昼并不在场。

    所以他缄默,而周不易笑了笑,他的表情坦然:“很多人都会忘记,战场上就是如此。”

    “但是我的记得。其他所有人临终最后的话,我都记得——无论是师傅,战友,朋友,妻子,还是我的长子,长女,次女……他们每个人死去时,对我说的留言,我都记得。”

    “现在这个世界,也只有我记得了——无论是当初百家为何而战,为何要重开太平,为何要与魔朝抗争,那苦难的历史,黑暗中的呐喊和战斗,那个时代遗留的人,只有我了。”

    “如果只有我,只是我一个人,那死又算什么,无非是和他们团聚罢了。但我不能只为了自己而活。必须要有一个人记住那些话,记住那些信念……后来人会忘记,信念会被消磨,会被改写,会被修正,正如同你一开始和我说的那个典故,是,屠龙者会成为龙,信念是会变质的,但事实就是,倘若我放手一切,这世间仍然会重复‘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历史规律——信念变质的速度,会比我变质的速度快上十倍。”

    第一个人对第二个人传话,话语的意思可能不会有所改变,但是倘若到了第十个人,第一百个人,那就未必了。甚至,话语的本质,都可能被完全改写成和最初完全不一样的模样。

    男人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第一个人无法容忍付出了他身边一切人生命得到的胜利果实,就这样被愈发不珍惜的后来者篡改,所以他宁肯不将这话语传递下去,而是自己一个人坚守在原地。

    如此说道,周不易的语气,一声重过一声:“我决不能容许,我们付出了几乎所有人生命才创造的太平,在区区几百年的时光冲刷下,就变质,就分裂,就这样分崩离析!”

    “它必须存在下去,而我会守护它——守护到永远!”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