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书行道:“就聊天嘛,随便聊聊,我就是有点好奇。”

    “没定。”盛瑶说:“等定了我会告诉你,你不用这么着急。”

    盛书行说:“姐之前是因为跟沈总闹了矛盾,才要跟高声结婚的吧?”

    盛瑶听到他这么拆自己的台,有些不高兴了,“盛书行!”

    她咬牙切齿地叫出盛书行的名字,盛书行淡定地应了一声,对着盛瑶道:“都是自己人,有什么好生气的!姐不是一直把沈总当弟弟吗?小路跟沈总又是一家人,大家还能说你什么不成?”

    “一家人,我可不敢当。”盛瑶听到这里,看了一眼沈长河。

    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痛死了!

    当时做出跟高声结婚的决定,是一时冲动。

    可,婚约是她自己定的,她现在又不想取消婚礼,把自己弄得像个笑话。

    只是……

    她跟高声确实没什么感情。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本来是为了赌气,但现在……弄得自己骑虎难下,感觉自己的一辈子,都快要搭进去了。

    盛书行说:“我今天叫你过来,就是想让你跟沈总,把误会解释清楚。”

    盛瑶听着,觉得有点好笑了,“我们没什么误会。”

    “姐。”盛书行说:“你不是小孩子了,应该知道,赌气这种事情,对自己没什么好处。冲动是魔鬼,一时的冲动,难道一定要让自己后悔一辈子不成?”

    “……”盛瑶没出声,只是静静地喝着自己的水。

    心里觉得很憋屈,很难过,想说什么,又开不了口。

    盛书行看了一眼沈长河,伸出手,踢了踢他。

    沈长河抬起头来,看到盛书行求助的神情。

    沈长河:“……”

    他看得出来,盛书行这是让他说点什么。

    只是……

    他说什么?

    盛书行拿起手机,发了个消息,很快,沈长河就收到消息了。

    他看到消息,顿了顿,盛瑶已经站了起来,“我去下洗手间。”

    想起最近这些糟心的事情,她的心情确实不太好。

    盛书行看了一眼她的背影,又回过头,对着沈长河道:“沈总,你知道我姐一向很在意你的话,你就劝劝她。”

    “劝她什么?”沈长河问道。

    盛书行说:“让她不要结婚,给她一个台阶。她一向要强,既然赌气了,就一定会赌到底。我一向不喜欢高声那个人,自然不喜欢她真的为了跟你赌气,把自己一辈子的幸福都搭了进去。所以,帮帮忙。”

    沈长河道:“这是你们自己家的事情,我不想插手,而且,我也没有立场。”

    “怎么就没有立场?”盛书行说,“她是我姐,跟你姐不是一样吗?我姐一直拿你当弟弟,你真以为她对你有什么想法啊?她真没有!她就是把你当弟弟一样关心,怕你在小路这里受了委屈。等下你劝劝她,剩下的交给我来,好吗?”

    沈长河不出声。

    盛书行说:“小路,劝劝你老公。”

    路骄阳:“……”

    她看着盛书行的模样,本来想拒绝,可t神的眼神,让她实在拒绝不了。

    她看向沈长河,道:“老公,要不……你就劝一劝?”

    今天t神和她都不在这里,盛瑶应该不至于自作多情吧!

    沈长河看着她,又看了一眼盛书行。

    盛书行道:“别忘了,你之前让我关照小路的时候,我可从来没有含糊过。”

    沈长河还欠着他的人情呢!

    沈长河听完,没有办法,只好点点头。

    谁让眼前这个男人,是他老婆的偶像。

    而且,连路骄阳也站在盛书行那一边。

    他这是给路骄阳面子。

    ……

    盛瑶站在洗手间里,洗了个手,镜子里,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想起最近的事情,就是觉得难受。

    她在洗手间里补完了妆,才走了出来。

    回去的时候,看到那三个人还坐在那里,她默默地坐了下来,看不出来任何难过的样子。

    吃了一会儿,沈长河看着她,道:“如果不想嫁给高声,就不要勉强自己。没有必要为了跟我赌气,嫁一个自己根本不喜欢的人。”

    “……”盛瑶听完沈长河的话,愣了一下,她抬起头,看着他,大概没想到沈长河会跟她说这些。

    沈长河说:“只要你不针对小路,我从来没想过要与你为敌。”

    毕竟他们,还是一起合作了很久的。

    就算看在合作伙伴的份上,他也不怎么想看到她做出这样不理智的事情。

    盛瑶听着沈长河的话,又看向盛书行。

    盛书行说:“姐,你看……沈总都这么说了,你没必要再钻牛角尖了是不是!而且,你这样,小路要是不知道,还真以为,你对沈总有想法,你说,你有吗?”

    “我当然没有!”盛瑶生气地道。

    她说:“我对他有什么想法?嫁给他?我有这么嫁不出去吗?认识这几年我什么时候打过他的主意?我刚认识他的时候,就知道他有太太,他们感情很好。不是我想针对谁……我只是见不得他明明被辜负了,还宠着这个女人。”

    说到这里,她看了一眼路骄阳,眼神很是嫌弃。

    她就是生气,没办法容忍这些。

    毕竟在她眼里,她是真的把沈长河当朋友,当弟弟一样的。

    沈长河听着盛瑶的话,道:“她没有对不起我,对不起她的人是我!”

    “是吗?”盛瑶说:“这件事情说一百遍,也是她的错。你忘了,我忘不了!你住院的时候,她有来看过你吗?”

    路骄阳听着盛瑶的话,偷偷地看了一眼沈长河。

    盛瑶这么生气,她大概能够想象得到,沈长河那时候的处境有多难。

    此刻,他看起来却格外的淡定。

    好像他之前经历的那些,什么都不算。

    沈长河伸手,握住了路骄阳的手,对着盛瑶道:“那时候她生病了,她有抑郁症。我作为她的先生,却一点都没有关心到她。如果她没有生病,她绝对不会这样对我!所以,那些事情,跟她没有关系。我现在很庆幸,她能够在我身边!所以现在,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她。”

    (晚安!)

热门新书推荐

  1. [玄幻魔法]龙象霸体诀萧无忌凌青璇
  2. [玄幻魔法]我有一座移动岛
  3. [都市言情]心语言灵咨询室
  4. [网游竞技]篮球是信仰
  5. [都市言情]女总裁的无敌狂婿
  6. [科幻灵异]我真的不想谈恋爱
  7. [都市言情]透视小包工头
  8. [网游竞技]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9. [都市言情]皇后是门技术活
  10. [都市言情]古代美食评论家
  11. [都市言情]天才双宝:傲娇前妻抱回家(叶唯陆霆琛)
  12. [都市言情]伏龙
  13. [武侠修真]仙魔同修
  14. [玄幻魔法]我和二哈共系统
  15. [武侠修真]玉宸金章
  16. [武侠修真]冰雪令
  17. [都市言情]我的女团爆红了
  18. [玄幻魔法]我在异界发布任务
  19. [玄幻魔法]异界小卖铺
  20. [历史军事]山村小医农
  21. [综合其他]我成了龙妈
  22. [都市言情]姑娘她戏多嘴甜
  23. [综合其他]大唐如意郎
  24. [都市言情]重回二零零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