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文学 > 综合其他 > 傲娇皇子寻爱记 > 第二百七十九章:忆旧
    归音酒肆里寂静安然,婉妺望着熟睡的清尘。悄悄起身去了门外,这里的陈设一如旧时。就连屋舍布局也和她第一次见的那般模样。

    从酒肆后门出去,街上零星灯火。已是深夜,婉妺不知该去往何方,她的灵力依旧被束缚。无法动用分毫,自然也无力传信。

    说来许久未见黑岐,从他将自己交给魔尊清尘,就不见了踪迹。上次被黑岐重伤,让他逃脱。也不知是不是修身养性,再无黑岐作乱的消息传来。

    望着长街,人间的那些岁月如在眼前。只是这深夜无一盏灯,为她而明。囚战依旧不见音讯,婉妺的心底越发焦急。

    就在这时,有人翩然而落。婉妺抬头看那男子,略带笑意。他的眉目清朗,如同女子般明艳。让人移不开眼,终生难忘。

    ……

    “是你?花间主人怎么有空,下这凡间。”婉妺仰头,月光滑过她的发梢,洒落一地清晖。

    “自然是来看看,你这小丫头如何逃脱魔尊的禁锢。看来灵力尽失,魔尊还真是宝贝,只可惜是个贪酒的。”花间主人评论道。

    婉妺摸不透他的心思,静静地站在那里,笑道,“花间主人原是来看戏的,是婉妺让您失望了。这戏应该看够了,花间主人可要打道回府?”

    婉妺不冷不热的语气,倒让花间主人眉间多了一丝钦佩之色。面对如此情形面不改色,倒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她成长的,越发快了。

    “我可以救你,不过有条件。”花间主人冷冷道,婉妺看着他,眸子深沉如星海。这个人到底为何要突然出现,倒真的难以捉摸。

    “什么条件?说来听听。”婉妺坦然问道。

    花间主人见她单刀直入,丝毫不诧异。长街上零星灯火,眼前之人一袭白衣依旧惊艳。婉妺看着他,竟然觉得自己都有些逊色。

    这样的美男子,只可惜脾气倒是难以相处。

    “自然是你上次答应我的,陪我留在桃花源,做我的小童。”花间主人云淡风轻的道,他看着婉妺,目光像是在看另一个人。

    婉妺觉得这种眼神很不舒服,她莞尔一笑,道,“花间主人此话从何说起,婉妺从未明确答应过花间主人会陪你留在桃花源。我本来就是这随性之人,向来从心。”

    随性之人,向来从心。倒是她的风格。花间主人淡淡一笑,婉妺不去看他的目光,那副妖孽容颜,很难让人不沦陷。

    这样的人果然还是不出世安全,不然要祸害多少少女芳心。婉妺不由这样想到,像是猜准了她的心思,花间主人开口打破沉寂。

    “那上神是打算继续在魔界做客了?你可知若是回去,只怕你永远都无法返回神界。”

    婉妺的心思不在他的话上,而是在想他为何没有来,莫非他还在生气。还是上次和黑岐争斗同样受了重伤。婉妺不由担心了起来。

    “伐主呢?他在何处。”婉妺忍不住问道。

    “还真是痴情,不如答应我的要求,我便让你看他一眼。”花间主人戏谑道。

    婉妺一如既往地坚持,摇了摇头,不再多言。“我会用我自己的方式逃离魔界,这种交易,我不会做。”

    她说的字字铿锵,花间主人对她又多了几分欣赏。这样的女子,也不知囚战伐主是何处的福气,才能娶回家。

    “罢了罢了,他在养伤,估计还不知道你被囚禁的消息。不然只怕他无法安心养伤。”花间主人无奈答道。

    望着暮色,已经快破晓了。归音酒肆的那位魔尊此刻应该快醒了,花间主人颇为惋惜的一叹。

    “可惜了。”

    便看见他一转身,腾云不见。婉妺望着肩上的桃瓣,微微失神。不愧是桃花源的守护者,只是这样的人,终究不是人间烟火。

    她慢慢踱步回了归音酒肆,带了一身寒气,这才想起心事重重,外面的雪景竟也视若无睹,此刻开窗,凉风袭来,一地的银白。

    不知他的伤势如何了,若黑岐不除。日后必成祸患。婉妺正在思量,身后的人起身。为她披上斗篷。

    “天冷,披上斗篷暖和一些,你的手有些凉了,明日便回去吧。”清尘温柔道。

    “你醒了?可还头痛,”婉妺问道。

    清尘轻轻的一笑,帮她系好斗篷的带子。“习惯了,并未头痛。倒是昨日贪饮了,你,为何?”

    他想问她为何不离开,他醒来看见身边空无一人,心前所未有的慌乱。她还是走了,不愿意留在自己身边。

    胡思乱想了许久,直到听见她细碎的踏雪声,慌乱的心定了下来。她还是在乎自己的,否则不会留下。

    闭上眼睛,继续装睡。见她开了窗,穿的又单薄。怕冻坏了她,这才起身为她披上斗篷。满是怜惜与心疼。

    婉妺想着,这样温柔的男子,若是有个情投意合两心相许的人,必能携手一世。她这样想着,便这样说出了口。

    空气瞬间凝滞,清尘沉默了许久。淡淡道,“这里是不是厌了,我带你去绯苑看看。便回魔界去,你的身子不能在外面呆太久。”

    婉妺应了,跟着他上了马车。清尘坐在她的对面,看着她微微出神。他的眸子很冷,又有些忧伤。

    婉妺下意识的闭上双眼,总要说清楚,可似乎清尘永远都是那样固执。

    “清尘,我们。”她的话未说完就被打断,婉妺只好选择闭口不言。一路走的十分平稳,婉妺不觉竟睡着了。

    清尘低眸看着她的样子,睡着了的她很安静,没有那么多锋利的抗拒。

    “妺儿,我会对你好。只要你留在魔界,我便给你生生世世的幸福。”清尘低声,少女的眉头动了一下,便不再有动静。

    清尘一直等待下了车,才叫醒了婉妺,为她亲自安排了所有的一切,包括舒适的寝房,还有安静的环境。

    “清尘,这里我比你熟悉。”婉妺笑道。

    “你如今没有灵力,伤又刚好,照顾你是应该的。”清尘莞尔一笑,退了出去,他不知如何才能打动她的心。

    他们之间,有了太多隔阂。婉妺想劝,又不知从何劝起。还是要先让魔尊放松警惕,才能徐徐图之。

    “好,”婉妺答了一个字,她有些累了,枕着梦睡着了,梦境极为混乱,但她记得,她爱的人是囚战,爱他生生世世。

    门外的清尘寻了隔壁的房间,进去饮了几杯酒,才睡着,何时开始的无酒不欢,大约是她离开的那些岁月。才发觉酒能忘忧。

    婉妺醒来觉得极累,清尘推开了她的房门,淡淡的酒香萦绕,便知他昨夜又饮了酒。

    “妺儿,我们该走了。”

    “你不带我飞回魔界吗?这样坐马车,要多久才能到。”婉妺疑惑问道。

    马车中放了软垫,清尘慵懒的靠在马车上。

    “不急,可以看看沿途的风景。待过些时日你身体好些了,我再带你飞回魔界。”清尘笑着,他微微挥动手臂,只见一道光束飞出。

    那马儿像是听到了指令,有条不紊的前行,却看不到驾车之人。

    “你这样,就不怕吓到路人?”婉妺无语道。

    “世间之事无奇不有,况且我们走山间,看不到多少路人,你不是最爱山水,那便让你好好看看这红尘山水。”

    清尘不在意的道,他会注意婉妺的身体。若她不舒服了便停下来休息。婉妺有些无奈,倒是盼着身体早些好。

    却无奈受了寒,身子倒是越发弱了。

    “妺儿,我回头让巫医再给你看看。”清尘担忧道。

    “嗯,我们回魔界吧。”婉妺这些时日恍惚,倒是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魔界后山生长着一种植物,紫色花茎,七彩果实。名唤云霓,食之可以恢复灵力滋养身体。

    清尘不疑有它,便带着婉妺回了魔界,寻了巫医来看,亲自守在婉妺身边,魔界的人来求见,也都被拒之门外。

    魔界之人怨声载道,都说魔尊带回来的女子是妖孽,会乱了魔界的气数。魔尊清尘听闻大怒,下令将造谣者处以极刑。

    从那以后,谣言暂息。魔界的人只敢私下议论,对婉妺也毕恭毕敬。清尘更是亲自煎药试药,断了那些魔族人下毒的念头。

    魔界惶惶不安,魔尊多日不理政事。

    魔界两大护法齐聚,左护法和右护法相视无奈。

    “你说魔尊那么心狠手辣的一个人,看着洒脱不羁,心思最是深沉。怎么偏偏对一个女子念念不忘,甚至快毁了魔界的基业。”月白色衣服的人道。

    “情之一字最为难过,看来魔尊也无法摆脱啊,”紫衣的人笑道。

    “你就别在这里说风凉话了,还是想想魔尊这里如何交代。那女子若好了,还是劝魔尊早些送走。”月白色衣服的人道。

    紫色衣服的人接话,“魔尊是不可能送走的,那女子可是魔尊的心头肉。与其如此,不如想想如何让那女子嫁给魔尊。”

    “嫁给魔尊,倒是个好办法。”月白色衣服的人神秘一笑,转身离开。紫衣人无奈笑了笑,哪里就那么简单。分明是魔尊大人一厢情愿。

热门新书推荐

  1. [玄幻魔法]龙象霸体诀萧无忌凌青璇
  2. [玄幻魔法]我有一座移动岛
  3. [都市言情]心语言灵咨询室
  4. [网游竞技]篮球是信仰
  5. [都市言情]女总裁的无敌狂婿
  6. [科幻灵异]我真的不想谈恋爱
  7. [都市言情]透视小包工头
  8. [网游竞技]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9. [都市言情]皇后是门技术活
  10. [都市言情]古代美食评论家
  11. [都市言情]天才双宝:傲娇前妻抱回家(叶唯陆霆琛)
  12. [都市言情]伏龙
  13. [武侠修真]仙魔同修
  14. [玄幻魔法]我和二哈共系统
  15. [武侠修真]玉宸金章
  16. [武侠修真]冰雪令
  17. [都市言情]我的女团爆红了
  18. [玄幻魔法]我在异界发布任务
  19. [玄幻魔法]异界小卖铺
  20. [历史军事]山村小医农
  21. [综合其他]我成了龙妈
  22. [都市言情]姑娘她戏多嘴甜
  23. [综合其他]大唐如意郎
  24. [都市言情]重回二零零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