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文学 > 都市言情 > 狂野十八少年时 > 第二百八十章 都知道了?
    何庆光这货肚子里还是有些东西的,不知是被饥荒逼的,还是本身闲不住。

    吃完了午饭,这货就在小店买来了红纸和笔墨,自己写了十几幅广告。

    广告的内容无非就是有一个新的游戏厅,在青山镇诞生了,它将为青山镇人民带来,欢乐欢迎广大朋友前来惠顾。

    然后自己骑着自行车在青山镇的大街小巷四处张贴,和那些什么祖传秘方老军医什么的贴在了一起。

    广告贴完他跑到一个美术社做了一个帆布牌匾。

    牌匾很小,2米长1米宽。

    上书五个字:庆光游戏厅。

    牌匾需要两天时间能做出来,美术社的人让他回家等着。

    等何庆光回到家里后,意外的发现他家西屋竟然聚集了一大帮小孩,正围着的游戏机乌拉乱叫。

    他很不明白这些小孩是怎么知道他家有游戏机的,从游戏机安装上到他买纸写广告出去张贴,然后订牌匾,前后也就两个多小时的时间,这里竟然就来了他家的第一批顾客。

    这些小孩儿会闻味?

    “卖了几块钱?”何庆光悄悄问他媳妇。

    “卖了十块钱!”他媳妇一脸笑容,笑着像得道成仙的狐狸。

    何庆光有些呆滞,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就卖了十块钱?这钱来的是不是太容易了点?

    按照这个速度这一天卖一百二百块钱,真不是问题。

    …

    自从万家院子里有了五个住宿的漂亮姑娘,万家院子就开始热闹,连带着下面的小店都跟着热闹不少。

    外村的小伙们像追逐花朵的蜜蜂一样嗡嗡嗡嗡来了。

    而且还是成群结队的。

    若不是万家院子有闲人免进的牌子,这里就可以开集市了。

    肥水不落外人田,万帆觉得有必要给厂子里的光棍们来个提醒,打个预防针。

    “看到没有,当前的形势是非常严峻滴!你们的竞争对手也就是情敌们组队来了,如果你们还耳后不知天鼓响,自己不争气不抓紧,鲜花就被人家采走了。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临池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这个时候不瞪起眼睛,将来就有你们后悔的那一天,你们听明白了没有?还有明天是正月十五,全厂放假一天。”

    一听放假一天,这些禽兽们欢欣鼓舞。

    这些二百五,对媳妇不上心,对放假上心,怎么轻重都不分了。

    问你们现在岁数小,先占个坑总可以吧?。

    虽然说占着茅坑不拉屎是不道德的。

    正月十五狐仙洞前是非常热闹的,一点不次于庙会。

    万帆虽然不是唯心论者但也不是纯粹的唯物论者,就当两合水吧!

    扭秧歌,踩高跷,放鞭炮自不必说,这天狐仙洞前还有摆摊卖货的。

    当然主要是卖香和纸为主,不过也有卖水果的。

    万帆只知道狐仙爱吃鸡,也不清楚狐仙吃不吃水果,但还是有人买来水果供奉狐仙。

    这看着貌似有点无厘头。

    往常年正月十五这天他到狐仙洞来,纯属就是看热闹。

    但是今年不同了,怎么说他也是一个小企业家了?到胡仙洞前放点鞭炮许个愿,祈求一下狐仙保平安总可以吧?

    他觉得这不算迷信,只能说是一种心理安慰。

    自从她和谢美玲的事被谢美玲的母亲审问囚犯一般的审问出来后,万帆没有再去过谢美玲家。

    对他那个未来的丈母娘,他也有点儿心突突突的。

    他和未来丈人谢国民倒是没什么区别,还是和以前一样,该说说该笑笑,没有一点隔亥。

    正月十四晚上吃完晚饭,万帆本来准备在家里躺一会儿,但是一摸兜发现烟没了就到小店去买烟。

    此时小店里没有别人,就林志久两口子在。

    郭乐凤给万方拿完烟后,贱兮兮的看着万凡:“小样!露兜了不是。”

    “啥露兜了?”

    “还装糊涂,玲她妈都来问过我了。”

    “啊!有这事儿?你不会胡说八道了吧?”

    “我胡说八道啥了,我实事求是说的。”

    “你都咋说的?”

    “我就说从去年九月份的时候,你们两个好像就有关系,我就看出你们眉来眼去的。”

    万方这个心累,你少说一句会死呀!

    “九哥!你这老婆不能要了,要不就该揍了,你得揍呀!这么口无遮拦的将来会吃亏的,现在揍一顿,说不定她能记住。”

    林志久光哈哈笑也不说话。

    “你以后得管我们叫小舅和小舅们,你这话太少教了。”

    “这不可能,起码三年以内你们是别指望我改口。”

    “我问你个问题,你对我们家玲到底是出于玩玩的想法还是出于真心?”

    “你看我说你该揍呢,你非得证明你自己就是该揍,咱们这都是前后邻居,我好意思抱着玩玩的态度嘛当然就是真心的呗,我要是玩玩将来不要她了,那么我在小圩屯,我还能呆下去吗?”

    “话说的倒是挺好听的,谁知道呢?男人通常都是靠不住的。”

    “九哥,听见没有?男人都是靠不住的,你也是靠不住的,你不揍我她,你这手是真懒。”

    这个时候谢美玲小脸红扑扑的跑进来了,正好听到万帆的话尾巴。

    “你们说啥呢?揍谁呀。”

    “你小舅们欠揍了,我就在这旮瘩鼓捣你小舅揍她,你小舅他就不动手。”

    谢美玲伸手啪的一下在万帆身上拍了一下:“有你这样鼓捣人家两口子打仗的吗?”

    “那是你不知道怎么回事,你要知道怎么回事也会鼓捣你小舅揍她的。”

    郭乐凤眼泪都笑出来了。

    谢美玲问明了事情后果然也伸手拍郭乐凤:“你就不会说不知道。”

    “我从不讲谎话。”郭乐凤宝相庄严、大言不惭。

    这本身就是一句谎话。

    做买卖的不讲谎话,谁信呢?

    “你们现在都知道了呀?”谢美铃有点难为情地问。

    “我和你小舅,你妈和你爸知道别的人都不知道,包括你哥都不知道,当然他自己能不能猜出来?我们不清楚。”

    闻听就这么几个人知道,谢美玲松了一口气。

    后果还不算太糟。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