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文学 > 综合其他 > 大府小事 > 第二十九章,杨家
    曾宝莲和白芍、小莺在说话。

    白芍道:“姑娘,咱们晚上也赶路,委屈您在车里歇息。”

    曾宝莲问过白芍的身世,她是谢家的家生子儿,白爹在外面采买,白家的管着二门里的差使,从来不敢不小心。

    闻言,陪笑道:“多谢姐姐告诉我,在车里睡不委屈,咱们做伴谈谈说说的一夜也就过去,只是.....”

    在这里犹豫,她在车里睡不是一天两天,睡得着也睡得安,世子呢,难道他要赶一夜的路?

    想到这里,赶车小子回话:“世子见姑娘说话。”

    小莺往后面坐,白芍却不慌不忙的,摸黑给曾宝莲扯平衣裳。黑漆马车里全凭手当家,白芍能做的不多,又取一个汤婆子塞到曾宝莲脚边,曾宝莲手里抱着本有一个手炉,这才拉起车帘,向外面垂首:“世子来了。”

    漆黑当中,曾宝莲的眼眸宝石般放光,仿佛聚焦无数星辰,俨然北风吹不乱,星光入眸中。

    谢运见过她三回。

    第一回,他挨打,顾不上瞧她生得何方天仙还是无盐。

    第二回,她探望,一脑袋带人撞到怀里,谢运正和姨太太表妹生气,顾不得瞧她,只记得跑得活似兔子。

    第三回,今早和她同出房门,谢运看她衣裳是不是合适,仅此而已。

    这是第四回,眉眼全隐在黑暗里,谢运却有些明了,母亲为什么会答应亲事,且无芥蒂。,不仅仅是父亲严令。

    他慌乱的不敢直视,把来意表明:“父母亲命我早到京里,路上你要吃苦了。”

    说完,点点头,放下车帘他走了。

    曾宝莲没有想到他会说这句,本想着这里世子最大,世子前来指责也好,刁难也好,她为着父母没有不听的道理,只怕还要同他赔不是。

    眼前一黑,车帘垂落,微薄的夜光消失不见,眼泪滚滚滑下曾宝莲的面颊。

    她应该说大伯父精明呢,还是聪明呢?

    都不是。

    大伯父曾学书只是本分的做事,有来有回,这是必然的道理。

    她来了,见到的世子和大伯父说的世子是两个人。

    如果不是曾宝莲相信大伯父曾学书,她见到礼貌周全的谢运,只怕认为曾学书说了假话。

    又或者曾学书拜见世子时说错话,惹得世子不辞而别。

    这个人变得快,前后竟然是两个人。

    谢运没功夫想自己变得快,他一门心思的早出西疆,做起事情来就方便的多。

    西疆是谢家的地盘,杨家却是这里的最高文官,谢运进京想不让杨家困住容易,想不让杨家知道却难。

    他布衣简从,在他自己看来简从,只为比杨家的人马快,比杨家的人早到京里。

    算计不成谢家,刚升任的亲家曾家就是一盘好菜,谢家是这样推测的,不管杨家有没有参与,都不再给杨家任何机会。

    这一夜北风紧,冬天随时会到来,风助马势更是一夜不停。

    .....

    在西疆首府的所有宅院里,公认谢家占地景致第一,隔开两道街,从京里出来的文官杨家,相比之下宅院窄小,还不到谢家的十分之一。

    小。

    有小的好处。

    够住就行。

    也方便护院。

    “砰!”

    内宅里这一声的茶碗碎,也很容易的就震满庭院,杨家上下就都知道杨大人生气,阖府鸦雀无声。

    杨大人年富力强,四十岁上下的模样,生得倜傥风流,从相貌上看一表人才。

    听到动静出来的杨夫人,也生得袅娜轻盈,也是一把子的好颜色。

    “老爷,您找人要紧,生气可不是要紧的。”杨夫人对丫头使使眼色,看着她们把茶碗扫出去,再带上房门。

    杨大人坐回去,低垂眉眼有几分颓然,沉声愤然:“夫人,谢家实在不识抬举。”

    门外有人叫门:“是父亲回来了吗?”

    杨大人夫妻换上笑容:“是啊,乐姗,你还没有睡呢。”

    房门推开进来一地的月光,北风之下月光淡如薄银,给门外的这位披上一层轻纱,让她嫣红的嘴唇娇艳,乌黑的眸光更朦胧。

    西疆府公认的大美人杨乐姗,带着她的天香国色,带着她眉宇间的轻愁,一团月光般来到房中。

    杨大人夫妻格外的满意,夫妻都是好皮相,生出女儿来一个聪明一个绝美,还有一个儿子在读书,就儿女上说,杨家没有遗憾。

    如果谢家也能识些抬举,杨家从眼前从长远就都没有遗憾了。

    杨大人在心里骂着镇西侯府,面上却对着长女堆笑:“乐姗,天冷夜深,你不应该出来。”

    “父亲母亲,是真的吧?街上都在说,而你们还瞒着我。”杨乐姗泫然欲泣。

    见瞒不住,杨夫人白眼丈夫,杨大人露出气愤:“纵然是真的又能怎么样,乐姗,你妹妹在京里收拾了曾家,父亲正想法子把曾家的姑娘撵走,你放心,谢世子只能是咱们家的上门女婿。”

    “可,侯爷亲自接回京,她.....怎么可能让父亲算计。”杨乐姗轻泣。

    杨大人满肚子的火气不方便对长女说,阴沉着脸,示意妻子哄劝。

    杨夫人送长女回房,杨大人板着脸出二门,在他小小的书房里坐下。

    他实在不悦。

    自从谢家接回一位姑娘,还声明是少夫人,虽然谢家没有声张,甚至女眷们几番请求,谢家也没有公然宴客,好让谢少夫人拜邻居,但镇西侯亲自迎接,在西疆府已不是新闻。

    杨大人取出次女杨欢姗的书信,看到她微有得意的口吻讲述曾家次女不敢出门,杨大人无奈:“唉,欢姗也有失手的时候。”

    不想曾家如此狡猾,留在京里的姑娘是个幌子,曾三姑娘不声不响的已到西疆。

    算起来,这姑娘带着一个老头子和一个丫头,竟然是日夜兼程的赶路。

    遇到运粮队,难道不是早就算好。

    杨大人不能不生疑心,曾家难道看出来什么,这才悄然投奔谢家,谢世子谢运两天里不知去向,据杨大人知道的,他已不在家中养伤,他们去了哪里!

    坏大事者都不能留。

    “来人,往京里的方向查看,世子谢运可曾上路!”

热门新书推荐

  1. [武侠修真]孤影惊鸿
  2. [科幻灵异]我的未婚妻是主播
  3. [都市言情]总有妖精想害我
  4. [玄幻魔法]我在斗罗的签到生活
  5. [玄幻魔法]藏拙
  6. [都市言情]从商二十年
  7. [都市言情]别说我是富二代(我真不喜欢高调)
  8. [历史军事]北颂
  9. [科幻灵异]至尊盛宠:神妃狠低调
  10. [综合其他]大道匠心
  11. [玄幻魔法]穿越异界兽世小福女
  12. [玄幻魔法]杀手就该全撑肉
  13. [玄幻魔法]我真的是反派啊
  14. [都市言情]黄金农场
  15. [科幻灵异]他俩天仙配,妖怪你是谁
  16. [都市言情]带着神格重生
  17. [综合其他]大明好伴读
  18. [科幻灵异]未来之萌妻等等我
  19. [玄幻魔法]吾家上仙是只鸟
  20. [综合其他]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21. [都市言情]我只是有本山海经
  22. [玄幻魔法]史上最强炼气期
  23. [玄幻魔法]此道非仙亦非魔
  24. [综合其他]大唐第一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