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文学 > 综合其他 > 孤岛谍战 > 第四十二章 实践
    张挥派史进松跟踪胡孝民,除了想知道胡孝民自由活动时,会干些什么事外,也想考验他是否有反跟踪的意识和能力。

    胡孝民的反应,令他有些失望。不管天赋多好的人,也需要经受专门训练。一个人的思维再慎密,也只会关注自己的事情。

    史进松随口说道:“估计是陈明楚还想打顾慧英的主意。”

    张挥冷笑道:“胡孝民与顾慧英都结婚了,他还打什么主意?陈明楚再敢搞小动作,就给点颜色看看。”

    他吃了胡孝民好几顿饭了,自然把胡孝民当成一科的人。他可以跟踪和考验胡孝民,但陈明楚不行!

    说完,他朝着美味家菜馆走去。史进松一见,连忙也跟在后面。

    张挥原本准备带一科的其他人参加行动,既然胡孝民要求参加,也就没另带人手。当然,他只把胡孝民算半个人,今晚的行动,有他和史进松绰绰有余,毕竟史进松办事还算稳妥。

    “科长。”

    胡孝民看到张挥进来,马上站了起来。

    张挥问史进松:“吃了没有?”

    胡孝民原本吃了点东西,看到胡孝民点了菜,突然间食指大动。

    史进松举着剩下的一个烧饼说:“吃一半了。”

    张挥大喇喇坐下,笑着说:“胡孝民今天赚了钱,咱们吃大户。”

    胡孝民佯装不知:“这位是……?”

    张挥说:“这是史进松,一科的兄弟。”

    胡孝民笑着拱着手说:“史大哥,小弟胡孝民,以后还请多多关照。烧饼就别吃了,伙计,加菜!”

    胡孝民又加了个菜芯狮子头、炸虾球和奶汤鲫鱼,还要再点,被张挥制止了。

    张挥摆了摆手:“够了够了,等会还要干事呢。”

    胡孝民低声问:“科长,晚上什么行动?”

    张挥问:“别说晚上的行动,我问你,下午你有没有发现什么情况?”

    胡孝民一脸疑惑地说:“下午?没有啊,一切正常,货物交接了,我的佣金也拿到了。”

    张挥骂道:“以后你可得时刻记住,自己是情报处的,你是特务。遇事多长个心眼,脑后多长双眼睛!”

    史进松见胡孝民求助似的望向自己,解释道:“下午一处的人在跟踪你。”

    胡孝民“怒”道:“一处跟踪我干什么?难道他们想抢我的生意?”

    张挥在胡孝民头上敲了个爆栗子:“你长点心吧,一处的处长是陈明楚,他跟踪你还能是什么?”

    胡孝民终于“醒悟”,怒道:“他要公报私仇?”

    张挥说道:“以后出门小心点,作为一名特务,盯梢与反跟踪都是必备技能。一处跟踪你也不无需担心,下次再碰到,打回去就是。但如果被其他人盯上,就得小心了。”

    他没说起派史进松跟踪胡孝民,他希望有朝一日胡孝民能主动发现。

    胡孝民郑重其事地说:“我回去一定仔细研读那本《特务工作之理论与实际》。”

    张挥问:“会开枪吗?”

    胡孝民摇了摇头:“还没摸过。”

    张挥说:“找个机会让你练练。”

    胡孝民挥舞着拳头,不以为然地说:“没事,我练过,对付二三个人不成问题。”

    张挥冷哼道:“拳头有枪快?”

    史进松突然问:“科长,晚上是不是还有行动?”

    跟踪胡孝民是自己的任务,张挥突然出现,肯定不是为了吃顿饭这么简单。

    张挥看了看四周,没发现可疑人员后,悄声说:“根据可靠情报,同福里12号住着军统的人。我们的任务是监视,二十四小时监视。”

    这个任务说轻松也轻松,但要说艰巨也是很艰巨的。二十四小时监视,意味着必须派人守在同福里。目标外出,也得外出,目标回来,就是死死盯着。最重要的是,还不能被对方发现。

    胡孝民一听,虽然心里很急,但依然平静地给张挥倒着酒。又拿出烟,给张挥和史进松各敬了一支。他们刚拿到烟,胡孝民的火柴就划燃了。

    张挥点燃烟后,对史进松说:“看到没有?以后机灵点。”

    吃过饭后,张挥带着胡孝民,在同福里走了一圈。张挥特别叮嘱,到12号附近不能东张西望。

    走出来后,张挥问:“刚才你都看些什么?”

    胡孝民诧异地说:“12号的门关着,什么也没看到啊。”

    张挥说:“我是说,你在同福里看到了什么?”

    谁也不能透视,怎么能知道12号里面有什么呢。

    胡孝民回想了一下,说:“有几个人走动,还有一个卖葱油饼的摊子。”

    张挥又问:“有多少人是面朝我们?有多少是我们同向?”

    胡孝民想了一下,说:“三个走过来,两个走过去吧。”

    张挥又问:“摊子上有几个人?他们分别点了些什么?”

    胡孝民仔细回忆了一下,苦着脸说:“科长,你这不是为难人么?好像是三个,都在吃葱油饼啊。”

    张挥说:“不对,有两个人点了豆浆。”

    胡孝民一脸敬佩地说:“科长,你也太神了吧?我都没注意到。”

    张挥微微一笑:“这只是基本功。你能记住这么多,已经很不错了。”

    胡孝民问:“科长,咱们要怎么监视?”

    张挥问:“首先得找一个合适的监视点,最好在对面,如果能看到12号就更好了。刚才过来,你觉得哪几个地方合适?”

    胡孝民一脸“惭愧”地说:“这个真没注意。”

    这个时候可不能表现,他的言行必须与现在的身份相符。

    张挥没有在意,转而问:“史进松,你说。”

    史进松说:“对面15号和17号位置都很好。另外,口子那里有家小旅馆,二楼临街的房间也勉强合适。”

    张挥不置可否,转而问:“胡孝民,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选?”

    胡孝民想了想说:“先去15号和17号看看,如果能租间临街的房子最好,不行的话,再去旅馆定房间。”

    张挥说:“先去旅馆定二楼临街房间,明天再来这里问。大晚上的,容易引起别人怀疑。”

    胡孝民恭维道:“科长英明。”

    张挥对他真是不错,上午教理论,晚上教实践。虽然对自己还有点不放心,但多给点好处,还是能成为一条线上的。

    ps:还要坚持几天才能出门,加油!投票!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