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文学 > 综合其他 > 孤岛谍战 > 第五十八章 还治其人之身
    胡孝民与史进松守在同福里12号,一直等到晚上六点,也没有人来,两人才从后门悄然离开。

    到巷子口,胡孝民给史进松买了一份生煎肉包。胡孝民与情报一科的人在一起,总是扮演一个不占便宜愿意吃亏的角色。

    其实任何一个特工,想搞好情报工作,就得长歌善舞,八面玲珑。世上喜欢占小便宜的居多,不想占别人便宜,又愿意吃亏,别人才喜欢跟你交往。

    胡孝民是掐着时间回来的,快到愚园路433弄5号时,正好六点半。胡孝民提前下了车,特意走到街对面,还不时看着手表。他今天与钱鹤庭约好,六点半新二组准时行动。

    此时天色渐暗,街上的行人只能隐约看到脸庞。胡孝民希望,纪天仇能守时。

    快走到顾家时,更是警惕。他相信,此时周围的某个角落,正埋伏着新二组的行动人员。

    正当胡孝民准备过马路时,蓦然,看到有辆人力车停在愚园路433弄5号,一个男子从车上下来,朝着433弄5号走去。从走路的姿态和身形判断,正是纪天仇。

    纪天仇与胡孝民身高、体型相似,只是他的脸型较尖,在这样的环境中,不熟悉的人很难区分。如果只看背影,就算是白天,也很分辨。

    对面正是纪天仇,他是来赴约的。看清门牌号后,纪天仇准备按门铃。当他的手刚放到门铃上,枪声就响了。

    “砰砰!”

    两颗子弹,全部击中纪天仇的后背,他靠在门柱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慢慢滑倒在了地上。

    枪手见纪天仇倒地,转身就跑进了黑暗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胡孝民在新二组的人走后,才“迅速”跑了过去。看到倒在血泊中的纪天仇,胡孝民赶紧扶起他。

    “纪组长!”胡孝民虽然酝酿了许久,但语气中的悲伤,似乎还是很弱。

    “胡孝民……赶快送我去医院,一定要救我。”纪天仇费力地睁开眼睛,拉着胡孝民的衣袖,哀求道。

    他知道自己的伤很重,如果得不到及时救治,很快就会死。不管如何,现在的胡孝民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

    “纪组长放心,我一定会救你!”胡孝民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捂着纪天仇的口鼻。

    纪天仇本来就出气多进气少,再被胡孝民这么一捂,顿时手脚乱窜,挣扎了几下就没有了气息。

    “纪组长,你怎么啦?纪组长!”胡孝民一边大喊,一边用手感应着他脖子上的静脉,发现确实没脉搏后,这才慢慢松开左手。同时,架起纪天仇,准备扶他起来。

    幸好纪天仇已经断了气,否则就算没死,也要被他气死。

    “姑爷!”刘阿福听到胡孝民的声音后,跑过来开了门,看到地上躺着个人,战战兢兢地喊了一句。

    “赶紧叫车,送医院!”胡孝民“吼叫”道。

    “这是谁?”顾慧英的声音从刘有初身后传来,她听到外面的枪声后,也走了出来。

    枪声和鞭炮声,她能分辨出来。她几乎第一时间就冲到了客厅,与刘妈交换了眼色后,才急忙出来。两人都很吃惊,枪声出现在门外,是不是奔着她们来的?

    “纪天仇。”胡孝民背着纪天仇,就要往同仁医院方向跑。

    “他已经死了!”顾慧英平静地说。

    纪天仇手臂下垂,身上的血不停流着,怎么可能活嘛。再说了,76号的汉奸,死也就死了,不管是什么人干的,都能震慑其他汉奸。

    此时的顾慧英很是疑惑,纪天仇与自己没什么关系,为何会死在自己家门口?

    “顾小姐,出什么事了?”

    胡孝民正要说话,陈明楚“突然”从远处走来,人还没到,声音就到了。

    他一直躲在附近的巷子里,想第一时间看到胡孝民的死状。听到枪声后,再也忍不住。

    顾慧英诧异地问:“你怎么在这?”

    看到陈明楚,她更是意外。不该出现的人都出现了,不该死的人也死了,事情太奇怪。

    陈明楚尴尬地笑了笑:“正好在附近,听到枪声就过来看看,谁死了……你!”

    陈明楚看清是胡孝民背着纪天仇后,他突然像木头一般地站在那里不动,楞着两只眼睛发痴地看着胡孝民,惊讶得说不出一个字来。

    胡孝民似乎并没发现陈明楚的惊诧,连忙说道:“陈处长,赶紧拦辆车,纪组长中枪了。”

    在听到陈明楚的声音后,他已经调整好自己的心情。此时的胡孝民,毫无破绽。

    陈明楚机械地应道:“好。”

    旁边的顾慧英,却注意到了陈明楚的反常。陈明楚可是原军统助理书计,又是一处处长,遇事处变不惊,碰到这种事,怎么会惊慌失措呢?

    顾慧英提醒道:“纪天仇应该死了。”

    “我看看。”陈明楚被顾慧英一提醒,马上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自己原本想除掉胡孝民,怎么死的却是纪天仇?但现在,已经没有时间考虑这个问题了。

    “放下吧,他已经死了。”陈明楚重重地叹了口气,巨大的失落,让他的心好像被拴了块石头似地直沉下去。

    纪天仇死在这里,别人可能不会怀疑,但一定瞒不过黄也文!纪天仇可是黄也文的亲信,自己害死了他的手下,他能善罢甘休?

    胡孝民轻轻放下纪天仇,“失声痛哭”:“纪组长,是我害了你啊。”

    顾慧英疑惑地问:“孝民,纪天仇怎么会来我家?”

    纪天仇死在自家门口,必须要给特工总部一个交待。她平素与纪天仇也没什么来往,纪天仇来干什么?杀纪天仇的,又是什么人?

    胡孝民解释道:“我与纪组长约好,晚上一起吃饭,让他过来一起在这里坐汽车去大三元。哪想到,他却被人袭击。”

    陈明楚突然问:“你为什么没出事?”

    胡孝民一脸不解:“我为什么要出事?”

    陈明楚连忙掩饰着说:“你为何没跟纪天仇一起?”

    胡孝民一脸沮丧地说:“我今天在同福里执行任务,张科长吩咐,必须六点才能走。我紧赶慢赶,可刚到家,就看到纪组长被人开了两枪。等我跑过来,凶手已经跑了。”

    顾慧英问:“这个凶手,是要杀你,还是杀纪天仇?”

    这个问题很重要,如果是杀纪天仇,那还好说。但如果杀胡孝民,也没法解释啊。胡孝民才加入76号几天?既没抓过抗日分子,更没杀过抗日分子,于情于理,都不应该被暗杀才对。

    “我不知道。”胡孝民摇了摇头。

    陈明楚突然说道:“估计是尾随纪天仇而来。”

    不管内心如何失落,此时都只能坚持这个说法。顾慧英的话也提醒了他,军统没理由杀胡孝民。如果要杀,也得是杀纪天仇。

    此时的陈明楚,突然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可他现在是哑巴吃黄莲,有苦也说不出。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