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文学 > 综合其他 > 天降萌宝:这个妈咪我要了 > 第1600章 太过无力
    自从苏雪鸢认识郑夺阳,除了白青秋去世的那一次,她再也没有看过对方哭。

    在她的心里,郑夺阳是无所不能的,好像一个根本不会哭也不可能会哭的人。因为他总是那么的强大,可以解决一切的事情。

    就像是当初被郑怀阳污蔑导致自己丢了在郑氏的一切,又或者是最近再次的被赶出郑家甚至还被郑伟谭那么的侮辱,郑夺阳的表现其实一直是淡淡的。

    因为他是个内敛的人,是个会把所有情绪都处理掉的人。

    但是现在,郑夺阳竟然在哭。

    他的双手颤抖,双眼猩红,眼角全部都是泪水。

    苏雪鸢的心狠狠一颤,她想上前抱住郑夺阳,但又觉得这样子太过无力。

    “不要哭,夺阳,你母亲是心甘情愿为了你做出的这一切选择,她知道恨是什么滋味,太痛了,太累了。她和郑伟谭之间虽然是悲剧,但是你,你是她怀揣着爱意而降生的。”

    赵管家匆忙的站了起来,出言安慰着。

    现在说什么话都是没有用的,但是他们又不得不说来安慰。

    “我之所以瞒着,是因为小姐临走之前所说的那些话,你不要觉得是自己的错,因为小姐跟我说过,她的一生在遇到郑伟谭之后便陷入了绝境中,但是你的出生,对她来说是一道光,让她的人生重新的再次的燃起了希望。她在老爷去世之后还能活着,都是为了你。”

    赵管家再次的开了口,他还记得白青秋在他面前说着这番话时候的模样,是那么的坚强,和少女时期的她完全不同,那神情,那每一个表情,都是一个母亲的模样,。

    郑夺阳捂住了脸,将自己的眼泪全部的遮挡住,他还是不习惯,在人前展露自己的脆弱。

    在来之前,他已经铺垫过很多次的心理建设,他想过白家的破产和突如其来的打击是因为郑伟谭,但是他没有想过,原来自己母亲活在那么痛的折磨中。

    被人殴打,被人拍照,被设计毁了家,面对这样子的的打击,白青秋从来没有在他的面前有过任何的标线。

    郑夺阳记忆中的母亲,虽然身体不好,但是始终带着温柔的笑容。

    她会提前准备好他喜欢吃的饭菜,在客厅里等待着他。

    她从来不会太过关注他的学习,只会让他分享在学校里面的趣事,她尽自己的努力,给了他一个堪称美好的童年,以至于白青秋去世了这么多年之间,他想到对方的时候,永远是那张温暖的笑脸。

    可是现实呢?

    他这个儿子到现在才知道,原来白青秋的每一次笑容背后都是呕吐出来的鲜血,她把那些仇恨全部藏在心间,不肯暴露在他的面前,只为了让他平安无事的长大。

    郑夺阳直到这个时候才知道,为什么白青秋临走之前会让他一定要管好郑氏,因为那不仅仅是郑氏,那还是白家,是他外公的心血,是他为了报仇所必须要夺过来的!

    这些强烈的恨意狠狠地占据在了他的心间,郑夺阳的身体开始颤抖着,眼前一阵黑、

    就在此时,他的手上突然多了一阵温柔的触感,郑夺阳这才从仇恨中醒过来,看到了同样满脸都是泪水的苏雪鸢,对方的哭是那么的无助,担忧的看着他。

    郑夺阳深吸了一口气,紧紧地抱住了苏雪鸢。

    迟到的真相所给他的不仅仅是仇恨,还有打击,他觉得自己之前对郑伟谭的容忍都变成了可笑的笑话,变成了对外公的愧疚。

    而做出这一切的,如同恶魔一般的人,竟然还是他的父亲。

    还有,郑伟谭在策划着针对白家的时候,其实已经在外面和刘素文在了一起。一边殴打着他的母亲,一边算计着他外公的资产,还要在外面样着小三,生养着孩子。

    郑伟谭怎么可以那么的恶心?

    这一刻,郑夺阳的心中迅速地升起一阵杀意,他不想计划,不想算计,他只想要了郑伟谭的命!

    苏雪鸢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在看到双眼猩红充满杀意的郑夺阳之后,她马上深吸了一口气,声音颤抖的安抚:“你先冷静下来,就算是杀了郑伟谭有什么用?夺阳,你相信我,我比你更想杀了那个畜生,但是结果呢?我们用命换命,真相又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被揭露?”

    郑夺阳看着她,忽然体会到了这么多年来,苏雪鸢是怎么度过的。

    原来一个人怀揣着如此强烈的恨意,却要拼命地用理智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是这么的痛,是这么的无助,是这么的绝望。

    郑夺阳狠狠地掐着自己的手,几乎要掐出鲜血来、

    他的脑海中不断的浮现出自己母亲的身影,那温柔的笑被鲜血所替代,他看到的母亲不再是单纯的柔弱的,而是流着鲜血痛哭流涕的,把仇恨背在身上却要在他面前展露笑容的。

    他再也无法忍受了。

    郑夺阳跪在了地上,整个身子突然坍塌,胃部抽搐的疼痛,喉咙涌出的恶心感,都让他像个疯子一样咆哮着,双拳狠狠地捶打着地上。

    他只能这样发泄自己的怨气,却要在这之中告诉自己,要冷静。

    太痛了。

    太累了。

    苏雪鸢看着这幅样子的郑夺阳,心里仿佛在滴血,她弯着腰,用自己瘦弱的身体抱紧了郑夺阳,双臂用力的抱着他。

    她能做的不多,只想用这样子的动作告诉对方,她会一直都在。

    耳边是压抑的哭泣声,苏雪鸢却选择了紧紧地抱住郑夺阳,很久之后,在她的双臂几乎快要麻痹的时候,郑夺阳终于抬起了双臂,反抱住了他。

    哪怕只是这么一个回抱的动作,苏雪鸢也能明显的感觉到郑夺阳的求救,她更加用力的抱住。

    是妹妹也好。

    是什么样子的存在都可以。

    只要能安慰到郑夺阳,只要能陪在他的身边,她不介意对方只把她当成一个妹妹。

    苏雪鸢的双臂越来越用力,让郑夺阳感受到了属于她的力量。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