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文学 > 网游竞技 > 魔兽之黑石龙主 > 008 隐没黑暗
    再睁眼时,王东发现自己被挂在洞壁上,结结实实地被蛛网缠绕起来,而在周围,还有像他一样的被蛛网缠绕起来的不明生物十数个,粘连在洞壁的岩石和蛛网上面。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身上的之前鳞片被扯下的撕裂痛已经变成了隐约的瘙痒,身体大概已经在恢复了。

    这里是哪?

    他来回扫视,雏龙的夜视能力比大部分生物更强,此地也看不太远。不知道哪里透进来的火光时隐时现,才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

    这里大概还是在黑石山之下,因为气温很高。

    滚烫的岩石造成周围的空气极不稳定,看什么都像是隔了一层流质。

    洞穴很深,但并不宽敞,左右大概十几码不到二十码的宽度,两边的洞壁直上直下,洞底在湿气的笼罩之下一片混沌。

    王东试着撕咬了一会儿捆绑在身上得蛛丝,却发现其无比坚韧,撕咬了半天也只咬开了几根,要把整片缠绕自己的茧体扯开,根本就是不可能。

    这时,就在他的旁边,一个被蛛网裹住的家伙好像感觉到旁边的动静似的发出呜呜的声音作为回应,一边来回摇晃着虫蛹一般的身体。

    “你是谁?”王东问道。

    对方的声音根本无法分辨出是什么语言,或者什么生物。

    王东努力从胃中挤出最后几滴酸液,喷吐到四五码距离外的蛛网包裹物体之上,随着呲呲啦啦的酸蚀声和冒出来的白气,一只类人生物的黑色胳膊从中挣脱钻了出来。

    那个黑铁矮人?

    “安克鲁?”

    雏龙发出的矮人姓名蹩脚又难听,就像是连续吐出口水。他扯着嗓子喊了几声,对方好像也明白了什么。

    “呜呜呜呜呜!”

    黑色胳膊先是在空中来回摆了摆,然后在蛹状蜘蛛茧的最低端来回抓挠,终于拨开了盖在头顶上的蛛丝,一个黑色的脸从口子中挤出一点。

    现在他看起来好像个倒悬的不倒翁似的,只是赤红色的双瞳在这漆黑的洞室里显得甚是吓人,没有那么好笑。

    “你竟然还活着,恶龙。”安克鲁低声说着。

    “我也很惊讶你还活着,你之前不是要用手雷把自己炸死吗?”

    王东在被蛛网捆住的最后一刻听到了安克鲁的吼叫,他本来以为这个矮人已经与那一大群小蜘蛛同归于尽了。

    “那颗手雷有质量问题,小家伙。”安克鲁咕哝着说:“我只不过把它在裤子里藏了两个月而已,它就受潮不能用了。”

    “暗炉城制造这样机关器械的技术比不上侏儒和地精,真是可惜,我们的工匠们很伟大,但也不是万能的。”

    雏龙听到这个黑铁矮人裤裆里藏了两个月的雷顿时反胃的不行,干呕的几声却引得安克鲁发声大笑。

    “呕吐者名副其实。”他笑到发颤:“将来你的名声肯定能响遍整个黑石山!”

    “如果我们出去了,你裤裆里藏雷的事也会跟着出名的……毕竟能让一头龙恶心到吐,你也是邋遢到了传奇水准。”

    听到这句话,矮人的笑容冷却下来,叹了口气道:“不可能了,我们出不去的,我们两个的英雄事迹走不出这个洞穴。”

    “看到那些蜘蛛网做成的茧了吗?”他抬起手指向旁边挂着的白色茧说:“这里面有兽人,有矮人,也有雏龙和穴居人,他们不比我们弱。”

    “但这些家伙跟我们一样,很快就要变成蛛母的食物,在暗炉城我从来没听说过被蜘蛛抓走还能活着回来的矮人。”

    “那你听说过跟龙并肩作战的矮人?”雏龙问道。

    “这倒是也没有。”

    安克鲁沉默了一会儿,说:“快,再吐几口你那肚子里的酸水到我身上,说不定能慢慢把这些蛛网给烧干净。”

    “没了。”雏龙试着再次干呕了几下,无奈地说:“一滴都没有了。”

    不一会儿,洞穴下面传来一阵窸窣,王东只觉得一股浓郁的臭气自洞底涌出,他往洞底看去,却什么都瞧不见。

    安克鲁察觉到雏龙的异样,问:“你感觉到了什么?”

    但很快,他也闻到了那股臭味,只得用自己唯一能活动的手扣在口鼻上。

    就在两个家伙快要被越来越浓的味道熏的翻了白眼时,洞壁开始出现有规律的震颤,什么东西正在接近……

    “妈呀!”

    安克鲁大吼了一声,身子开始像受惊的蛆虫一般扭动,在不清不楚的岩壁之下,一只比他整个人还要粗的虫肢伸了上来。

    王东也被吓得不轻,他试着撑起肉翼想要用蛮力挣开蜘蛛茧,但来回挣扎了几个动作也只是白费力气。

    蓝色的虫肢深深扣进洞壁上的蛛网,抓牢后用力一撑,又是两个虫肢伸到了高处更接近蜘蛛茧的地方,这回暗藏洞底的巨怪才显露出来。

    其黑色宝石般的眼睛像是装在一颗颗巨大蓝色钻石上的点缀,浑身上下无比光滑,只有头顶水晶刺一般的螯肢在四处探扫,剩下的身体结构就像石雕一般稳稳地停留在原处,再也没有多余的动作,而它的后半身仍然埋在阴影中。

    一只无比庞大的蜘蛛!

    “啊……该死的。”安克鲁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我从小到大就一直做这样的噩梦,某天外出时被烟网蜘蛛抓到,然后在这样的情况下与鬼故事中才会出现的蜘蛛老母对视。”

    “我不是怕死,我只是无法想象自己变成晚餐!”

    “我也想不到,先闭上嘴!”

    矮人的大吼大叫让王东完全无法思考,但此时他也慌到了极点……

    ——未经触碰的灵魂?

    陌生的声音从心底深处传来,像是一记锤击一般遏制了王东慌张的挣扎。

    王东悄悄动了动眼睛,想要寻找声音的来源,却一无所获。

    旁边的黑铁矮人已经彻底放下了自己勇猛斗士的人设大哭了起来,他马上就要死了,如果到死时还要压抑,那么人生便失去了最后的痛快。

    很明显,那一句奇怪又沉稳的话不可能是矮人说出来的。

    王东往洞底看去,那个蜘蛛之母停下了所有的动作,连螯肢都不再颤动。

    ——愿意活下来玛?

    听到这句话,王东确定了这并非是自己大脑在绝境下所出现的妄想,这确实是现实世界所存在的声音。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系统?

    王东皱了皱眉,他不是没看过网络小说,系统这种东西太常见了,既然穿越都发生了,那来个系统开个挂什么的也不是什么过分的事吧……

    “我……我愿意。”

    他顺着刚才的问题回答下来,想要看看这到底是什么。

    更不用说自己很可能就要成为盘中餐,抱紧这可能的救命稻草也没有什么错可言,毕竟另一边就是彻底的死亡。

    ——好。

    雏龙说不清他听到的是一种什么语言,比起语言,这更像是一种密码。

    而在那个未知的存在与自己交流时,则是塞给了自己某种解码手册一般的东西,要理解那些话,仿佛需要在脑内转十几个圈,不停的输入和输出,解码和读码,最终才能变成自己能够明白的内容。

    而他说出去的龙语,却能被轻易的理解,对方是一种远超过自己所知的存在。

    “你是谁?”

    问题出来后,先是一阵冗长的沉默,好像时间凝固了似的。

    此时,矮人也注意到了雏龙的异状,停下了哭泣。

    ——可怜人。

    对方才回答道。

    随着承载这句话的声音慢慢消散,蛛母巨大的身躯向后撤去,慢慢消失在蒸腾的水汽中。

    安克鲁已经看傻了眼,他呆滞了半晌,然后问:“怎么回事?你刚才在说什么?”

    王东明白了矮人根本没有听到任何对方所说的语言,那些话是只说给自己听的。

    不一会儿,密密麻麻的小蜘蛛顺着洞壁从上攀下,在矮人的尖叫和挣扎中用口中分泌的粘液融化了网茧,两个人在失去了吊着它们的丝线的支撑后掉入深坑。

    这个井洞并非完全垂直,两个家伙没多久便摔在一边的洞壁上,从自由落体变成了混乱的翻滚。王东努力扇动肉翼返回到空中,一边用后爪捞起矮人,这才免于在粗糙的洞壁摩擦滚动下双双被搓成肉团。

    安克鲁看着无底的深渊满头大汗,抬起头来瞧着雏龙咽了口唾沫说:“我不知道你刚才嘟囔的什么,但我确信你一定是跟恶魔做了交易,小鬼。”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