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文学 > 都市言情 > 总有妖精想害我 > 第3章 你家可能真闹鬼了
    “小陈!小陈你怎么啦?”

    “啊?”

    陈得令总算是回过神,发现是和他同一栋楼的租客,老杨。

    老杨本名叫什么,陈得令没有问过。

    只知道他是一个开出租车的,还是夜间出租车。

    “小陈,这是我电话,你留一个吧,马上就要分道扬镳了,以后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见面呢。”

    老杨递给陈得令一张简单的名片,上面写着电话号码以及夜间出租车:杨庆。

    “好的杨哥,以后有需要维修电脑什么的,可以打给我。”

    陈得令点头,当场拿出手机拨打了电话,与杨庆互相交换了号码。

    毕竟大家一起同栋楼里生活了好几年,现在要分开了,留给联系方式,以后也可以互相照顾一下彼此的生意。

    到这时陈得令才看见,老杨一家三口已经大包小包在装车,要离开了。

    “走啦小陈!”

    “再见杨哥。”

    陈得令挥了挥手,目送老杨开着他的那辆出租车离开。

    目光回到面前的三层小楼,此刻其他租客也已经全部搬走了。

    原本热热闹闹的租房,现在变得冷冷清清。

    陈得令轻轻叹了一口气,独自上了楼。

    天快黑的时候,海大富就来了,手上还提着一包卤菜和花生,以及一箱啤酒。

    看着愁眉苦脸,闷闷不乐的海大富,陈得令就知道这小子肯定有心事。

    “怎么啦?什么事让咱们一向活泼开朗的海公公,如此闷闷不乐呀!”

    陈得令开了两瓶啤酒,放在海大富面前,同时调侃道。

    “唉,别提了!”海大富郁闷叹气,拿起酒瓶对着吹了一大口,然后才说道:“我家,可能闹鬼了!”

    “噗!”正喝酒的陈得令,听了这话,直接将口中还没咽下去的啤酒给喷了出来。

    喷了海大富一脸!

    “咳咳……你没跟我开玩笑?今天好像不是愚人节吧?”

    “你看我像是开玩笑吗?”

    海大富满头黑线,白了眼自己的损友。

    其实他也知道,这话搁谁身上,都不会相信。

    但事实就是如此,他家里最近确实不太平。

    见海大富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陈得令也变得严肃起来,仔细询问了一下,到底是什么情况。

    海大富老爸是做古董生意的,家里还算有钱,这些年也是顺风顺水,直到上个月开始,他家里就频频出现怪事。

    “我妈那个人你也是知道的,没有其他爱好,就是喜欢养一些小动物,小猫小狗家里都有。”

    “嗯,我记得上次去你家,还以为你家里开动物园呢。”

    “唉!”海大福叹息一声,又灌了一口酒,这才继续说:“得令,我说了你可不要笑话我。”

    “保证不笑!”陈得令急忙保证。

    “从上个月开始,我每天晚上都会梦到一个长得十分漂亮的女人,她在梦里对我说,让我和我的家人,赶紧搬家。”

    “一个梦而已,会不会是你多想了?”

    陈得令面露古怪,是个人都会做梦,而且梦里稀奇古怪的事都有。

    这……好像也没什么奇怪吧。

    “如果只是我一个人,那我也不会如此心慌了。不止是我,我爸妈,甚至是我家煮饭的阿姨,他们也从上个月开始,做了和我同样的梦。”

    海大福脸色微微有些难看,咕咚咕咚将一瓶啤酒,都给干完了。

    看到他如此模样,以及他说的那些话,陈得令也开始有些将信将疑了。

    “你还是不信?”见陈得令将信将疑,海大福直接抓住了陈得令的手:“走,晚上去我家睡!保证你也能梦到那个女人。”

    “哎……这不好吧。”

    陈得令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海大福拉着出了门,然后他随手叫了一辆车,直奔他自己家中。

    海大福的家,在鲤城一处高档小区,这里房价两万多,一般人还真买不起。

    听海大福的意思,他爸妈这几天去外地了,具体干什么,他也不知道。

    “你小子,莫不是害怕一个人住,才编了这样一个灵异故事,来骗我吧。”

    进入海大福家中,陈得令就半开玩笑说道。

    “我只是想要让你过来,帮我测试一下。”海大福嘿嘿笑了笑,心情明显比刚才好多了,或许是因为有陈得令陪他。

    “好吧好吧,不过你得帮我一件事。”

    陈得令眼珠一转,将大乔让他帮忙写情书的任务,交给了海大福。

    大乔,也就是陈得令那位老顾客,一名拥有着几万粉丝的女主播。

    海大福虽然不是什么大帅哥,但从高中到现在,至少也谈了三个女朋友,情书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信手拈来。

    所以没过多久,他就用电脑打出了一份足足五千字的情书。

    陈得令大略看了眼,只感觉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将文档发给了那位大乔姐姐。

    很快就收到了她转账过来的钱,以及感谢的话。

    “谢谢老弟呀!以后有什么事需要帮忙,随时来找姐!”

    陈得令回了一个好的,就准备收起手机。

    “哎得令,这女人是谁?看头像挺漂亮啊。”

    海大福瞬间抢走手机,将大乔的微信头像放大看了看,甚至还打开朋友圈翻看起来。

    陈得令有些无语,大乔本人的样貌可跟照片上天差地别,直播声音都用了变声器。

    为了捉弄一下海大富,陈得令便嘿嘿笑着一搂他肩膀。

    “你喜欢啊?她是个主播,直播间号码……”

    “嘿嘿,有空去看看,我们先打会儿游戏吧。”

    两个人聊了会天,又一起开黑打了几局游戏,直到晚上十点多,两个人才洗漱睡觉。

    躺在陌生的床上,陈得令有些难以入眠,倒是身边的海大富,很快就传来呼噜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在陈得令迷迷糊糊即将睡着时,他突然感觉肩膀上的锦鲤令印记,又剧烈疼了起来,瞬间让他睡意全无。

    意识清醒,陈得令缓缓睁开了眼睛。

    黑暗中,好像有一团黑影,飘到了床边。

    虽然看不清黑影样子,但可以看得出来,她留着飘逸的长发。

    顷刻间,陈得令浑身汗毛倒竖,但他根本不敢轻举妄动,更加不敢叫喊。

    黑影身形飘浮,没有过多动作,来到床边后,口中便发出空灵且又有些阴森的声音。

    “快点搬走,时间不多了,它们要动手了。”

    “快点搬走,时间不多了,它们要动手了。”

    “……”

    黑影足足讲了三遍,然后一闪身,穿门而出,眨眼间消失不见了。

    到此时,陈得令僵硬的身体,才渐渐恢复过来。

    他大口喘息几下,直接给了还在呼呼大睡的海大福一脚。

    “大富,快醒醒!你家……可能真的闹鬼了!”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