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文学 > 都市言情 > 总有妖精想害我 > 第4章 妈呀,有妖怪
    原本还迷迷糊糊的海大富。

    一听这话,顿时宛如被踩了尾巴的猫,嗷的一声从床上跳了起来。

    “你也梦到了那个女人?”

    海大富既兴奋又惶恐的看着陈得令。

    “你刚才梦见了?她说什么呢?”

    陈得令并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

    “嗯嗯,梦到了!她还说什么时间不多了。”

    海大富连连点头,又问了一遍刚才的问题:“你也梦见她了?”

    其实这会儿,陈得令也分不清刚才究竟是梦还是现实。

    说是梦吧,他刚才又看的真真切切。

    说是现实吧,刚才女人可是直接穿门而出的,一看就不是正常人。

    或者说……她根本就不是人。

    “我也不知道刚才是不是在做梦,但我看到了一个黑影女人,飘到了床边,说了三遍你梦里听到的话。”

    陈得令有些犹豫的说完,便随手打开灯,然后开始穿衣服。

    “哎,你去哪?”海大富赶紧问道。

    “上厕所,你要去不?”

    “不了,你自己去吧。”

    海大富可能是害怕了,便摆了摆手,然后又缩到了床上。

    陈得令耸耸肩,只能一个人去上厕所。

    去厕所的时候没什么异常。

    但回房间的的时候,陈得令总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不!不是一双眼睛,而是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而且手臂上锦鲤令印记,也在隐隐发烫。

    “握草!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自己现在变得神神道道了!”

    陈得令暗骂自己疑神疑鬼,然后挺直腰杆,大步回到了房间。

    门一打开,陈得令就察觉不对劲了。

    这屋子里,并没有床,只有一张书桌和椅子,以及桌子后几台摆放着物品的柜子,墙壁上还挂着不少字画。

    原来是陈得令走错房间了,来到了海大富他老子的书房。

    陈得令知道,这房间里的东西都不值钱。

    因为之前海大富跟他说过,这书房里的东西都是赝品,是他老子弄来摆着好看的。

    反正现在睡意全无,陈得令便干脆走进房间,开始打量起屋子里的东西。

    这间屋子的灯光很昏暗,或许是海大富他老子故意为之,为了营造出神秘的气氛。

    柜子上的东西,看起来都挺有年代感,特别是墙上几副字画。

    如果不是海大富说过,这屋子里东西都是假的,陈得令还真以为这些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呢。

    “咦?”突然,陈得令停下脚步,目光好奇地盯着墙壁挂着的一副画像。

    画像里是一个女人的背影图,长发披肩,身穿一身黑色连衣裙。

    很明显,这是一副现代画。

    在满是古董色彩的房间里,突兀出现这样一副现代画,看起来有些不搭。

    虽然看不到画像里女人的脸,但陈得令莫名有种直觉,她,肯定很漂亮。

    “难道,这是海大富他老子的初恋情人?”

    陈得令心中忍不住猜测起来,还下意识伸出手,摸了一下画像。

    不摸不要紧,这一模之下,陈得令手臂上的印记,瞬间传来火烧一般的感觉。

    不仅如此,面前的画像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了。

    准确来说,是画像里的女人身上衣服变了!

    画像里的女人,依旧只能看到背影。

    但她身上衣服,已经从连衣裙,变成了民国时期的旗袍。

    唯独颜色,依旧还是黑色的。

    “我去,还带变装的?”

    这会,陈得令出奇的没有害怕,反而是玩心大起,顾不上手臂上传来的疼痛,再次伸出手触摸了一下画像。

    果然,画像里女人的衣服又变了,从旗袍变成了古代服装。

    “哈哈,有意思啊!”

    这下,陈得令是彻底玩上瘾了,不停触摸画像,他想要看看,这女人到底有多少衣服可以换。

    大约七八次过后,画像里的女人,就没有了动静,衣服也保持在古代时期一套黑色纱裙。

    “这就没了?衣服也太少了吧。”

    陈得令没心没肺的嘲笑起来,完全没有注意到,画像里女人微微颤抖了一下身体。

    “再试试。”陈得令说着,便准备再次伸出手。

    但就在这时候,一道空灵且阴森森的声音,传入他耳中。

    “你,玩够了没?”

    “还没呢,这可比换装游戏好玩多……了。”

    陈得令下意识回答了一句,然后猛然间察觉不对劲儿。

    刚才那声音,跟之前床边的黑影说话声音是一模一样!

    心中瞬间咯噔了一下,陈得令缓缓抬起头,看向画像。

    这次,画像里的女人不再是背影,而是已经转过脸来。

    精致的五官略有些苍白,一双眼睛宛如夜空星辰,朦胧且神秘,高挺鼻梁此刻微微皱起,隐约间有些耐烦的样子。

    四目相对,陈得令还没反应过来呢,画像里的女人便再次开口了。

    “玩够了,就赶紧给我滚蛋!”

    “妈……妈呀!画像……活了!”

    反应过来后,陈得令头皮一麻,发出惊恐的惨叫声,直接掉头就往外跑。

    “砰!”

    刚到门口,大门自动关闭,屋子里的灯光也开始闪烁不停。

    同时一股寒意,在屋子里渐渐蔓延开来。

    此刻陈得令想死的心都有了。

    什么东西不好玩,偏偏要去玩那副画像,这才好了,惹怒了对方。

    “咚咚咚!大富,救命啊!”

    陈得令拼命敲门,喊着海大富的名字。

    但外面毫无动静,根本没有人搭理他。

    “别白费力气了,他听不见你的声音。”

    女人空灵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这次,带上了些许怒意。

    她还在为刚才陈得令逗弄她而生气。

    陈得令一回头,就眼睁睁看见画像里的女人,从墙壁画像里走了出来,瞬间就到了他跟前。

    “鬼……鬼,鬼啊!”

    陈得令再次发出凄惨的叫声,声音之大,陈得令都怀疑自己此刻如果飙高音,肯定能飙上去。

    “我可不是鬼。”

    女人撇了撇嘴,并没有继续靠近陈得令,而是在他五米外停了下来。

    “不是鬼?那你是什么?”

    陈得令背靠着门,一脸怀疑的打量女人。

    “我叫阿殇,乃是古画之灵。”

    “古画之灵?什么东东?”

    “这些你不用知道,既然你可以看见我,那就帮我做一件事吧。”

    “什么事?”

    陈得令赶忙问道,同时手藏在背后,开始尝试扭动门把手。

    “帮我告诉海大富,让他们赶紧搬家,要不然定有杀身之祸。”

    “什么?杀身之祸?”

    陈得令正扭动门把手的动作,瞬间停顿,目光诧异看向阿殇。

    她刚才说什么?

    海大富家里有杀身之祸?

    “到底怎么回事?”

    这会儿,陈得令壮胆了一些,没那么害怕阿殇了。

    海大富是他唯一的朋友,现在他家里可能要出事了,他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这事一两句也说不清楚,总是就是海大富父亲之前带回来某样东西引起的,那东西里有两只邪祟,不出三天它们就要……”

    影女阿殇的话还没说完,身影就突然消失,回到了画像之中。

    而与此同时。

    陈得令突然听见了外面,传来海大富不似人声的凄厉尖叫声。

    “妈呀!有妖怪啊!”

热门新书推荐

  1. [武侠修真]叶小白
  2. [综合其他]红楼春
  3. [玄幻魔法]万古第一神
  4. [综合其他]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
  5. [综合其他]东晋北府一丘八
  6. [都市言情]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7. [玄幻魔法]凌天神尊
  8. [综合其他]日月永在
  9. [都市言情]全职艺术家
  10. [都市言情]重回我的二零零八
  11. [网游竞技]我真的在打篮球
  12. [综合其他]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
  13. [综合其他]乱世栋梁
  14. [武侠修真]诡秘之上
  15. [玄幻魔法]轮回大劫
  16. [玄幻魔法]从怪书开始
  17. [都市言情]青春流火
  18. [武侠修真]玉宸金章
  19. [都市言情]我只是一个支教老师
  20. [科幻灵异]驱魔人的自我修养
  21. [科幻灵异]棺山太保
  22. [都市言情]从当爷爷开始
  23. [科幻灵异]我的探墓人生
  24. [网游竞技]围棋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