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文学 > 都市言情 > 总有妖精想害我 > 第9章 唢呐一出魂断肠
    那人诡异的笑容,让陈得令有一种脊背发凉的感觉。

    不过等他再次看去时,那人已经恢复了正常。

    就好像,刚才那诡异的笑容,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难道是自己看花眼了?”

    陈得令心中暗暗嘀咕了一句,车子越走越远。

    回到村子,爷爷已经出院回家了。

    其实他也没有什么大问题,就是喝酒喝多了,高血压犯了。

    他让陈然给陈得令打电话,估计是想陈得令了。

    只是让陈得令没想到的是,他回村当晚,村子就死人了。

    村里一位长辈,半夜爬起来上吊自杀了。

    刚开始,大家还以为是这人是因为什么事,而想不开自杀了。

    毕竟警察都来调查了,给出的结果也是自杀。

    但第二天,又有人死了。

    这是村里的一个妇人,死在了自家菜园里。

    谁会半夜去菜园?

    只是等警察再次登门调查后,却还是一无所获,最终只能定性为自杀。

    接二连三有人自杀死亡。

    整个村子的人都慌乱了起来,一到晚上都没有人敢出门了。

    而陈得令更是觉得事情有古怪。

    第三天夜里,陈得令等爷爷睡着后,便把海大富给叫醒了。

    “怎么啦得令?大半夜叫我干什么?”

    “你想不想玩个刺激的?”

    陈得令把脸凑到海大富跟前,神秘兮兮问道。

    海大富顿时一个激灵,双手环抱住自己,一脸警惕看着陈得令:“你、你想干嘛?我可是一直把你当兄弟,没想到你却想睡我!”

    “去你的!别扯犊子了!”陈得令直接伸手在海大富脑袋上敲了一下,然后满脸认真道:“跟我去查案,我总觉得村里死人的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查案?”海大富微微皱眉,看了眼漆黑的外面,有些犹豫起来。

    “怕什么,我会保护好你的。”

    陈得令直接把海大富拉了起来,然后两个人小心翼翼出了门。

    此刻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整个村子静悄悄的,只有死人的两户人家此刻还开着灯,估计是在守灵。

    村子里才死过人,半夜出门确实有些瘆得慌。

    不过陈得令自从得到锦鲤令后,胆子也大了不少。

    他带着海大富,小心翼翼在村子里转悠,想要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异常。

    “咦?得令,你听见什么声音没有?”

    突然,海大富停下脚步,竖起耳朵仿佛在听着什么。

    陈得令也停下脚步,听了一下。

    隐隐约约间可以听见,好像有人在吹唢呐。

    刚开始,陈得令还以为是死者家里在做超度什么的。

    但仔细一听,唢呐声好像从村口传来的。

    “走,去看看。”

    陈得令抬脚就朝着唢呐声音传来地方走去。

    海大富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跟了上去。

    到了村口。

    陈得令远远就看见树下坐着一个人,正在悠闲的吹着唢呐。

    透过微弱的月光,还是能分辨出来。

    这人正是之前走在陈得令他们车前的那个家伙。

    “大半夜在村口吹唢呐?这人莫不是有毛病吧。”

    海大富说着,就准备上前质问那人,却被陈得令一把拉住了。

    “别急,你看那边。”

    顺着陈得令手指方向看去,只见另外一条路上,晃晃悠悠走来两道黑影。

    虽然看不清脸,但还是能大概分辨出,那是一男一女。

    只是他们走路姿势有些别捏,僵硬中又带着几分飘飘然,就好像他们下一刻就会摔倒,或者被风吹跑。

    很显然,这一男一女,也是被唢呐声吸引过来的。

    “得令,你让我看什么?”

    让陈得令奇怪的是,海大富好像并没有看到那两道身影。

    “那两个人,一男一女,你没看到吗?已经到树下了。”

    “没有啊!树下就吹唢呐的一个人啊!”

    海大富接下来的话,让陈得令心中咯噔了一下。

    “你真看不见他们?”陈得令急忙问道。

    “哪个他们呀?树下就吹唢呐的一个人,大半夜的,你可别吓我啊!”

    海大富脸色大变,身体都在微微颤抖,下意识躲到了陈得令身后。

    这下,陈得令是真的有些脊背发凉了。

    他也来不及去思考,为什么海大富看不见那两个人。

    因为这时候,那两个人已经到了吹唢呐的人跟前,并且身形好像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不对劲儿、不对劲儿啊!”

    陈得令口中喃喃自语,心中一动,锦鲤令便出现在手中。

    “鉴定!”

    “嘀嘀,鉴定完毕!”

    别人是看不见锦鲤令的,之前陈得令找海大富测试了好几次,不仅是海大富,连路人都看不见锦鲤令。

    锦鲤令屏幕上,很快就出现了一些资料。

    【天河水牢九等罪民:天唢】

    “天河水牢的罪民?”

    陈得令有些傻眼,万万没想到鉴定出来的结果是这样。

    之前他一直在猜想,能被关进天河水牢,肯定是那种气焰滔天,煞气四溢的大魔头。

    但他怎么都没想到,第一次见到天河罪民,会是在这种情况下。

    而且那个吹唢呐的人,看起来好像跟普通人差不多,也没什么可怕的手段啊。

    对啦,他好像叫天唢,是个九等罪民。

    不过很快,陈得令就知道,能被关押在天河水牢中的家伙都不简单。

    只见那两道黑影极速消散,最后化为两道黑气,进入到了天唢手中的唢呐之中。

    做完这些,天唢脸上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身上突然升腾起一股黑气。

    紧接着,他直接纵身跳到了树梢之上。

    十几米的高度,他就那样直接跳上去了。

    这一幕,让海大富惊得下巴都快掉地上,口中忍不住喃喃道:“丫的,我这是在做梦吧,这家伙脚上按弹簧了?”

    而旁边陈得令,更是脸色大变。

    到此时他才明白了天唢的手段是什么。

    他利用唢呐声,让村民自杀,然后在吞噬对方的灵魂。

    不过他知道的好像已经有些晚了。

    因为吞噬两个村民灵魂之后,天唢的实力好像暴增了。

    只见他再次开始吹起唢呐来,这次唢呐声直接传遍了整个村子。

    悲伤哀鸣的唢呐声,瞬间触动人的心神。

    唢呐一出魂断肠!

    唢呐似哭似悲的身影,直击人的灵魂,让人产生了万念俱灰,只想用死亡来了结自己的负面情绪。

    “呜呜,活着好没意思啊!干脆死了算了。”

    旁边海大富此刻满脸死灰,很是直接的躺在地上。

    “卧槽!大富,你干什么?”

    陈得令倒是没什么影响,虽然心中有些悲凉,但不至于不想活了。

    海大富眼泪汪汪看了眼陈得令,缓缓伸出手:“得令,人间不值得啊,我们一起走吧,大不了我吃亏点,下辈子投胎做个女人,给你当媳妇儿。”

    陈得令满头黑线,心中忍不住吐槽:“就你这样子,还想当我媳妇儿?”

    “呜呜……”

    就在他准备去拉海大富时,村口开始陆陆续续出现哭声。

    那是村民的哭声,他们跟海大富一样,一个个满脸死灰,就好像对人生充满了绝望。

    他们到了村口树下后,就宛如躺尸一般,开始横七竖八的躺下。

    看到这种情况,陈得令脑海中突然想到一个段子。

    代入感太强,唢呐一响,我就知道自己该躺下了。

    不过眼前也不是想段子的时候,看着越来越多的村民被唢呐声影响了。

    陈得令便知道:尼玛,事情大条了!

热门新书推荐

  1. [武侠修真]叶小白
  2. [历史军事]邪帝缠宠:神医九小姐
  3. [综合其他]这个世界过于危险
  4. [都市言情]国啤(秦东)
  5. [综合其他]东晋北府一丘八
  6. [武侠修真]超脑太监
  7. [都市言情]无限电影系统
  8. [科幻灵异]驱魔人的自我修养
  9. [综合其他]圣主的世界之旅
  10. [都市言情]农女医妃富甲天下
  11. [综合其他]红楼春
  12. [玄幻魔法]万古第一神
  13. [综合其他]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
  14. [都市言情]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15. [玄幻魔法]凌天神尊
  16. [综合其他]日月永在
  17. [都市言情]全职艺术家
  18. [都市言情]重回我的二零零八
  19. [网游竞技]我真的在打篮球
  20. [综合其他]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
  21. [综合其他]乱世栋梁
  22. [武侠修真]诡秘之上
  23. [玄幻魔法]轮回大劫
  24. [玄幻魔法]从怪书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