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文学 > 科幻灵异 > 死刑犯的生存游戏 > Chapter 7 溟河·镜面连结6
    【法官】微微往前倾斜了身子,敲了一下桌子:“继续。”
    “凶手一定带走了死者不肯交付的东西,那双一个你们也在寻找的东西。你们为什么要寻找?一定是因为这种东西如果曝光,肯定会掀起轩然大波,会打破你们精心设计的谎言,让外界看到你们丑陋的真面目——看似创造了一个人性化的犯罪惩戒系统,却以此为有钱人提供消遣娱乐的场所,他们在现实世界里是良好市民,不敢犯法,但在这个世界里可不一样,他们,可就是【猎人】了,对我们这些玩家或是其他npc、不明生物想杀尽杀,而且我们不能有任何反抗。”伊卡洛斯微微一笑,“我说的,应该没错吧。你们想找的,就是某种能够让他们进入游戏的工具。”
    “……”
    【法官】缄口不言。
    伊卡洛斯瞥了一眼死者,继续说了下去:“你们可能已经派人去搜了一下,但是却没找到死者藏起来的东西,这件事情你们也不能泄露,否则组织里其他人会质疑你们的能力,这时候,你就想到不如把92号房子设定为最初的游戏场所,让我们这些国际上排名数一数二的罪犯,替你找东西。”
    【法官】一声冷哼:“你是在抬高自己吗。”
    伊卡洛斯一耸肩,表示自己并不在乎这些。
    “你们可要小心了,这东西一天没找回来,你们也就多了一分危险。万一哪天某个报社知道了这件事情,曝光了,你们【科尔公司】可就别想继续下去了。”
    伊卡洛斯故意提及【科尔公司】几个字,果不其然,【法官】脸颊肌肉微动,咬紧了牙根。
    “……上场游戏公爵的遭遇,让你猜到了【猎人】 的身份?”
    “你们还以为能瞒得了多久?你们真的以为【猎人】在这个世界绝对安全吗?恺撒大帝攻击值爆表,如果【猎人】们把她逼入绝境,她随时可能破坏游戏规则。还有独眼,那个疯狂的瞎子,可不是按套路出牌的人。一旦他们发现事情的真相,并取得幸存者资格离开了这里,对外揭穿你们的谎言,那时候……”
    “他们不会的。”【法官】冷冷地打断伊卡洛斯的话。
    不会?
    不会什么?
    是不会说出去?还是不会离开游戏?
    伊卡洛斯沉默着,隐隐有不想的预感,他想要追问,但也知道【法官】不可能再跟他透露什么,一番思忖后,他索性也沉默了。
    【法官】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理了理外套的下摆:“不愧是伊卡洛斯,注意到了我们之前忽略的细节,我要感谢你愿意帮忙,你才是这个游戏最大的bug。”
    伊卡洛斯一声冷笑:“【细节是魔鬼。】【一个优秀的捕猎者,总是能够在细节上倾注更多的注意力。】【只有完美主义者,才能获胜。】”
    这句话,让【法官】动作一顿。
    伊卡洛斯见状,嘴角嘲讽的弧度更多了几分。
    【法官】压下了帽檐,似乎不满伊卡洛斯的说辞,但却又无法反驳,他侧身绕过办公桌,就要离开。
    “等等。”
    在【法官】走过伊卡洛斯身边时,被伊卡洛斯唤住了脚步。
    “我有个问题……”伊卡洛斯看着几步之外的【法官】,“为什么奥佳尔会在这里?”
    【法官】的帽檐一直遮到了他左侧脸颊,他开口回到道:“因为她把自己的钥匙送给了别人,系统认为她应该胜出,所以给了她游戏资格。”
    他重复着之前解释过的话。
    但很明显,这个解释不能让伊卡洛斯满意。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我是问,这个小女孩为什么会被送到【溟河系统】?”伊卡洛斯疑惑地眯起眼睛。
    【法官】微微侧过脸,似是看向他,但帽檐却遮住了【法官】的眼睛,让伊卡洛斯看不清他的面容。
    “怎么,你也开始学会同情别人了?”
    “哼,当然不是因为她是个只有七岁的小女孩。”伊卡洛斯压低了声线,“而是因为……她是教皇的继承者。”
    “……”
    伊卡洛斯追问:“你我都知道,她是组织未来的接班人,为什么把她送到这个鬼地方?你比谁都清楚,她不可能活着离开。”
    “……伊卡洛斯,有些事情,还是不要追问的好,不是所有问题,都有答案。”
    【法官】冷冷地回答。
    “如果奥佳尔出事,教皇不会放过你们。”伊卡洛斯回敬。
    “你别用教皇压我。”【法官】丝毫没有害怕或犹豫,“而且,这句话从你嘴里说出,尤其没有威慑力。”
    【法官】说着,抬腿朝走廊走去。
    伊卡洛斯气恼地握紧拳头,咬着牙正想说些什么,但当他转过身,却没有看到【法官】的身影了。
    他凭空消失了,就像他之前凭空出现一样。
    =========================镜面分界线===================================
    镜面连结·镜子正面·中央公园
    正当镜子反面的伊卡洛斯发现了新的秘密时,镜子正面追捕凶犯的节奏似乎更紧凑一点。
    “不许动,警察。”
    玛尔斯略显暗哑的声线从身后传来,公爵动作一顿。
    她遇到了一个难缠的对手。
    “放下枪。”
    公爵有些犹豫,毕竟那是她唯一的防身武器了。
    但身后那人却不会给她更多商量的余地。
    玛尔斯走到公爵身后半米的距离,停下了脚步,他身上的淡淡烟草味道蔓延到了公爵身上。
    “……你不会真的以为我是个警察吧。”玛尔斯的话,带着极大的威胁感。
    他的意思很明显,他们说白了都是罪犯,可不是会心慈手软、执行法纪的警察。
    如果她不配合,他可不敢保证会不会用一些强制手段让她拖妥协。
    “……”
    脑海中浮现出玛尔斯那个被伤疤毁容的凶狠的脸,公爵咬紧下唇,只能选择配合。
    她缓缓蹲下身,将手枪放在了脚边。
    她放弃了唯一的武器,这也让她失去了几分安全感。
    “把枪踢到湖里。”玛尔斯继续命令。
    “呵,你做事倒是挺绝。”公爵喃喃着,将枪踢到了木栈道边的湖泊。
    玛尔斯说着,更往前走了一步,将枪口顶在了公爵的后脑,他从后脑拿出一串手铐,伸到公爵手边:“带上手铐,跟我回去。”
    他做事一向干脆利落。
    人狠话不多。
    不喜欢多家废话可能引发的变故。
    公爵瞥了一眼玛尔斯从身后递来的手铐,却没有急着接过去:“不如卖个人情给我,玛尔斯,下次我们敌对的话,我可以放你一马。”
    这时,身后的玛尔斯却一声冷哼,狭长的眼眸里满是不屑:“你还是考虑考虑下次怎么求饶才能让我动摇。”
    看来这个人,软硬不吃啊。
    公爵阴沉着脸色,接过了玛尔斯递来的手铐。
    但接着,她一挑眉,想到了一个脱身的办法。
    “玛尔斯,你带过手铐吗?”
    “……带过。”
    在【上位圈击杀战】中,系统设定他的身份就是一名被带到警署问话的罪犯。
    “你知道囚犯的手铐,自己是无法戴上的吗?”
    “……”
    公爵将手铐戴在了自己左手的手腕上,侧过身,略显无奈地看着玛尔斯:“你看,手铐没那么长,一个人根本带不了。”
    “……你想耍什么花样?”玛尔斯眯起眼睛,怀疑的目光在公爵脸上扫了几遍。
    “我能有什么花样?”公爵别开了眼,“被你用枪指着脑袋,一只手还戴着手铐,就是插翅也难逃。”
    玛尔斯沉默了一分钟后,又认认真真看了看她手腕上的手铐,确定公爵所言非虚,手铐的确需要帮忙才能戴上。
    “你别耍花样。”他又强调了一遍,“把手抬起来。”
    公爵依言,将两只手都抬了起来。
    玛尔斯走到她面前,另一只手伸向手铐垂着的另一端。
    正在这时,公爵看到了机会!她伸出两只手指直接插向玛尔斯的眼睛,玛尔斯吃痛地喊了一声,本能地闭上了眼睛,正在玛尔斯的视觉被剥夺的这几秒,公爵双手握住了玛尔斯持枪的右手,玛尔斯想挥开公爵的手,却没能挣脱她,反而扣下了扳机,一声枪响在中央公园响起。那发子弹打偏了,打中了一旁的树木,公爵双手握住玛尔斯的右手,一抬腿踢在了玛尔斯的腹部,接着用右腿勾住他的脖子,左腿凌空夹住了他的脖颈,身体因惯性转了一个弧度,玛尔斯被她瞬间夺枪、撂倒在地。
    玛尔斯正想从地上爬起来,公爵先他一步蹲在地上扣下了扳机!
    一枪射中了他的左腿!
    玛尔斯身形一晃,但却没有因此而倒下,反而握着拳头咬牙扑了上来!公爵吃了一惊,没想到还有完全不在意自身伤势而能够搏击的人,她因此迟滞了两秒,玛尔斯已经扑了上来,她握住她的手腕砸在地上,手枪因此甩了出去,两人扭打在地上。
    玛尔斯抬手打在公爵的脸颊,打断了她的鼻梁骨,血顺着她的脸颊划过,公爵咬牙用手肘格挡在胸前,挡住了玛尔斯落下的第二圈,但公爵屈肘顶开了玛尔斯,两人上下互换,公爵坐在玛尔斯精壮的上身,握拳左右两勾拳打在玛尔斯的脸颊上,玛尔斯瞬间挂彩。但第三拳被玛尔斯闪了过去,男人的力气终究是大过女人,他扣住她的肩膀,翻身将她按在地上,双手掐上了她的脖子,并加重了力度。
    瞬间缺氧,窒息的感觉一下子细卷了全身。
    公爵睁大了眼睛看着玛尔斯,双手抓着他掐着自己脖子的手,挣扎着,指甲划破了玛尔斯的手背。
    “你……第二声警报响起之前,你不能击杀玩家……”公爵艰难地吐出几个字。
    “哼,我不会杀了你,但窒息,能够让你昏迷一段时间,对你我都有好处。”这么说着,玛尔斯加重了手上的力度。
    他像个熟练的杀手,搏斗中的每一个细节都被他牢牢把控住,要用多少力度才能让对手痛苦而又不致死,他心里有数。
    公爵抓着玛尔斯的手臂,感觉体内的空气一点点耗尽。
    她真的如玛尔斯所说的,意识有点涣散,大脑缺氧了,运转的速度也下降了。
    但就在这时,她眼角余光看到了掉落在一边的手枪。
    (拿枪!)
    这是她唯一的机会!
    她死死盯着玛尔斯,手,却一点点扣过地面,朝着手枪抓去。
    玛尔斯加重了力度,他看着公爵涨的通红的脸,知道她就快昏迷了。
    但这时,公爵却抓住了枪!
    她颤抖了一下手,握住了枪,抬手对着玛尔斯的腹部就是一枪!
    巨大的疼痛感由枪击处扩散,玛尔斯松开了手,右手本能地护住了腹部。
    感觉到脖子上的力度没了,公爵咳嗽了几声忙翻身躲闪到一边,接着举起手枪,对着玛尔斯的另一条腿开了一枪。
    玛尔斯身形一晃,趴在地上。
    他伤势不轻,温热的血顺着他的弹孔流出,染红了他的警服,他趴在地上,愤恨地看着公爵。
    “咳咳……玛尔斯……你知道一个人的血,流干需要多长的时间吗?”公爵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摇晃着身子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玛尔斯,“虽然我不知道,但就你目前的伤势而言,应该可以活到第二声警报响起,那样,我就不算杀死玩家了。”
    公爵说着,转身往木栈道的另一侧而去。
    玛尔斯看着她的背景,指甲扣入了地面的泥土。
    他坐在地上,忙着撕下衣服的布料,将伤口包扎住,以免失血过多。
    但更令他感到疑惑的是,公爵说出的那句话,他似乎在哪里听过——
    【你知道一个人的血,流干需要多长时间吗?】
    这句话在哪里听过呢?
    听谁说过呢?
    他不记得了。
    一些回忆的残影在脑海中闪过,但他却抓不住它们,看不清它们……
    “哒哒哒……”
    另一边,公爵沿着木栈道,往前走着,她快步走了许久,才停了下来,扶着木栈道的扶手穿着气。
    “咳咳……”
    刚刚差点被玛尔斯掐晕,又快步走了一段,让她有些缺氧,脑袋还昏昏沉沉的,她抬手擦去脸颊的血迹,但就在这时,她看见木栈道旁的白色长椅上,正坐着一个人。
    那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她将褐色的头发拢在脑后,用红色的发带绑着低马尾,她带着宽大的警察帽子,穿着警服,坐在树木的阴影下,手里抱着一个山羊娃娃,正眺望着湖面与城市远处的高塔,听到她的脚步声,她微微侧过头看着她。
    那双暗红色的眼眸,让公爵心下一凉。
    她曾经也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十分狼狈地逃离了危险之地,却正好迎面碰上了她。
    没错,就是在【上位圈追杀战】中。
    “嗒。”
    恺撒淡然地将一副手铐扔在了公爵脚边,启唇轻声说道——
    “是自己动手,还是我来?”

热门新书推荐

  1. [都市言情]虎婿杨潇全文txt下载
  2. [玄幻魔法]杨潇唐沐雪.
  3. [玄幻魔法]孙猴子是我师弟
  4. [玄幻魔法]唐沐雪杨潇小说
  5. [都市言情]全球刷怪
  6. [都市言情]从拍情景喜剧开始
  7. [综合其他]寒门祸害
  8. [综合其他]司礼监
  9. [都市言情]美食从和面开始
  10. [网游竞技]我有一座末日城
  11. [武侠修真]开局就杀皇帝
  12. [历史军事]大唐新豪门
  13. [玄幻魔法]唐沐雪杨潇龙门之主
  14. [综合其他]这个世界过于危险
  15. [都市言情]天降我才必有用
  16. [科幻灵异]颤栗高空
  17. [综合其他]回到明朝做昏君
  18. [玄幻魔法]我真不是嫌疑人
  19. [综合其他]我要做驸马
  20. [综合其他]大宋安乐侯
  21. [玄幻魔法]我在心间种神树
  22. [都市言情]深海直播间
  23. [科幻灵异]漫威的赛亚人
  24. [武侠修真]许仙的幸福小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