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文学 > 综合其他 > 小阁老 > 第二百一十五章 赵公子复国公司开业啦
    塞巴斯蒂安自然也在赵昊这次阅兵的贵宾之列。
    去年平托跟他信誓旦旦的说,赵公子很快就会接见他了。然而塞巴斯蒂安左等右等,等过了西方的新年,也等过了东方的新年,却只等到赵昊已经回大陆的消息。
    小赛当时就变成了小方,暴怒的问平托,你不是说公子赵会很快见我吗?怎么人家都远走高飞了?
    平托也是一脑门子汗,他哪知道赵昊去干吗了?别看他在陛下面前自吹自擂,好像自己很接近赵昊似的。但其实他不过只是吕宋海警学院的一名外籍教授,跟位于集团顶点的赵公子,还差了十万八千里好吗?
    为了维系在陛下心中的地位,平教授只好信口胡咧咧,说赵公子这招是高级的东方智慧,叫三十六妓之‘欲擒故纵’,为了让陛下心浮气躁,失去耐性,好答应他的狮子大开口。
    小赛将信将疑,可他不信又有什么用呢?只能望眼欲穿的等,天天站在海边看着永夏湾,都快变成望夫石了。
    结果等啊等,没等来赵昊,却等来了一个接一个的坏消息。
    先是万历八年六月,在开罗坐台的刘正齐传回情报说,接掌他王位的叔祖恩里克,与去年腊月,也就是西元1580年1月,在一场宴会后忽然半夜发病,第二天就去世了。
    塞巴斯蒂安一下就崩溃了,之前他之所以能耐下性子留在吕宋,甚至有些自我逃避的想法。主要就是因为这位摄政多年的叔祖,接任了葡萄牙国王。
    马哈赞河的惨败让塞巴斯蒂安意识到自己的不称职,他十分乐意看到由叔祖来掌管国家,这让他肩上的压力轻了很多。甚至生出一丝难以启齿的念头——就这样在吕宋待一辈子也不错。
    然而叔父才接位一年多,就这样离奇的死了,让塞巴斯蒂安彻底失去了依靠,他只能靠自己来面对这一切了。
    在短暂的悲伤之后,他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打探欧洲和殖民地的消息。
    伊比利亚半岛上的消息,源源不断的传到摩洛哥,然后横穿北非传到开罗,然后再辗转传到吕宋,全程需要四个月时间,但这已经是最快速度了。
    要是指望葡萄牙人自己的海上运输线,需要七八个月才能传到吕宋。
    于是在过去几个月里,各种远涉重洋的消息陆续传到了塞巴斯蒂安的耳中……
    先是恩里克一世的遗嘱中,并未提及谁来继承王位,他只是任命了一个由五人组成的联合执政团,在新国王产生之前暂代国王的职责。
    在恩里克之后,与王室血缘最近者有三人,一个是小赛的堂姑布拉冈萨公爵夫人卡塔丽娜;一个是恩里克二哥的私生子,克拉托修道院长安东尼奥;还有一个自然就是腓力二世了。
    不过公爵夫人名声狼藉、不得人心,而且是腓力二世的热切支持者,所以主动退出了这场王位竞争。
    于是对葡萄牙王位继承权的争夺,就在安东尼奥和腓力二世间展开了。
    其实安东尼奥只是长期被边缘化的私生子,如何配得上跟世界之王竞争王位?
    然而葡萄牙内部却产生了巨大的分歧,贵族阶层和社会名流都倾向于腓力二世,认为与西班牙合并将提高葡萄牙贵族阶层的地位,有助于让他们从边缘位置迈入欧洲主流。
    而下层民众则坚决主张维护国家的完全独立,所以他们拥戴私生子安东尼奥为王,只因为他是一个地道的葡萄牙人。
    然而腓力二世早已未卜先知的,在两国边境囤积了重兵,等恩里克一咽气,他便立即派阿尔瓦公爵率领西班牙军队攻入了葡萄牙。
    根据最新传来的消息,因为葡萄牙贵族军官普遍支持腓力二世接掌王位,所以历代先王耗费巨资兴建的各处要塞城堡,均先后不战而降,通往里斯本的道路已经打通。西班牙大军长驱直入,直奔里斯本。
    此外,为配合陆军的行动,一支强大的西班牙舰队也于7月初,从加的斯港出发,沿海岸北上,也没有费什么力气就占领拉古什和塞图巴尔等沿岸城市。
    与此同时,安东尼奥在国民的拥护下,在圣塔伦宣布自己就任葡萄牙国王,随后里斯本、圣塔伦、塞图巴尔等地表示拥戴。
    一场葡萄牙王位继承战争,在所难免了。
    事实上,现在收到的都是四个月前的消息,所以眼下这场发生在葡萄牙境内的战争,恐怕打得血流成河、尸横遍野了吧。
    见国王急得没法,平教授特意请海警学校参谋学院的老师们,帮自己做了兵棋推演。结果显示就算那位私生子不乏支持者和资源,但由于时间过于紧迫,根本来不及采取有效措施救亡图存。
    其实不用推演,对上兵力占优、无敌欧洲的西班牙大方阵,葡萄牙人就是团结一致也难逃败北的厄运,何况边境守将不战而降,将所有要塞和海防拱手让给西班牙呢?
    如此整齐划一的望风而降,说葡萄牙贵族没有被腓力二世提前收买,鬼都不信。
    由此得到一个很简单的推论——开战后还会有贵族和部队源源不断向西班牙人投降。而且局势越糟糕,投降的人就越多。
    投降的人越多,局势就越糟糕,在这种恶性循环下,葡萄牙根本毫无胜算。
    最后参谋学院的老师们给出的结论是,与其指望那位私生子救亡图存,还不如盼着法国、英国以及尼德兰扯西班牙后腿呢。
    换言之,没有奇迹出现的话,葡萄牙亡国不可避免了……
    塞巴斯蒂安虽然嘴硬,一直说朕的葡萄牙一定不会有事,心里却已经信了这个结论。
    他再也绷不住了,万分焦急的求见赵昊,甚至以绝食来威胁金科,尽快安排自己和公子赵见面。
    别说,还真是心诚则灵。十月初,金科将邀请他出席胜利阅兵的烫金请柬,亲自送到了小赛住的别墅中。
    看到请柬上‘为庆祝彻底消灭西班牙侵略者,特举行此次阅兵’的滋养,塞巴斯蒂安恍若隔世。
    之前还是葡萄牙和西班牙瓜分全球,双方背道而行,到处侵略,直到在东南亚碰头,还曾密谋一起进攻明国。
    谁知转眼间,葡萄牙也被西班牙侵略,吓得他天天晚上做噩梦。然而就是这个不可一世的西班牙帝国,却在远东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惨败。赔进去整支无敌舰队,三四万大军,以及整个菲律宾……
    虽然不至于让家大业大的西班牙伤筋动骨,但这么大损失也足以叫腓力二世整宿整宿睡不着觉了。
    这就更坚定了塞巴斯蒂安向赵昊求援的决心。他已经觉悟了,现在全世界,只有公子赵能帮自己拯救葡萄牙!
    于是阅兵一结束,他就迫不及待求见赵昊,然而公子赵的秘书告诉他,想拜见公子的人太多了,得提前一个月预约,才有可能得到他一点宝贵的时间。
    公子本月的日程已经满满当当,哪有空当给他插?
    小赛急眼了,我都要跳海求见了,还要我怎么样?结果秘书处的接待员告诉他,跳海并不能增加求见的成功率,尽早的提出申请才是。
    还是平托好说歹说,秘书处才勉强同意帮着进去请示一下……
    ~~
    彼时,赵昊正在金碧辉煌的渤泥王宫,哦现在改叫渤泥总督府了,接客……哦不,会客呢。
    高挑妩媚的绿女王,穿着很清凉的紧身无袖、圆领亮片的石榴色‘都石衣’,下身穿一条华丽五彩缎的筒裙,把身材裹扎的像个熟透的桃子一般,让人垂涎三尺。
    不过赵昊要见的不是她,而是她带来的另一个人——暹罗的‘黑王子’帕那莱。一个皮肤黝黑,身材矮小,但说神完气足、剑眉星目的年轻人。
    赵昊知道这小子可了不得,那是泰国历史上最杰出的三国王中排第二的明君,当然那是日后的事儿了。
    帕那莱是缅人扶植的傀儡暹罗国王摩诃罗阇之长子。他幼年时,缅甸莽应龙征服暹罗,他被作为人质送往东吁。
    因为他的妹妹被送给了莽应龙为妾,所以他得以放归,立为储君。屈辱的经历让他极端反缅,暹罗国内越演越烈的反抗缅甸统治的暴动,就是他在暗中支持的。
    然而想要击败强大的东吁王朝,恢复暹罗独立,却还是力有未逮,因为缅人出了个不世雄主莽应龙。
    此人勇猛善战又足智多谋,仅用四年时间便以一个土邦之主,统一了陷入分裂的缅甸,建立了东吁王朝。
    之后更是接连用兵,逼迫又两征暹罗,降其为附属国。还攻陷万象,威逼老挝臣服,将大明云南布政使司的三宣六慰吃掉了一半,堪称中南半岛的一时之霸了!
    面对这样如日中天的对手,年轻的黑王子也难免踯躅,为了在起事前争取到更大的胜算,他也动了向天朝求援的心思。
    不管怎么说,包括缅甸在内的三宣六慰皆奉天朝正朔,是大明的领土,所以莽应龙是大明叛臣是不会有差的。
    大明的叛臣侵略暹罗,将其从大明的属国降为缅甸的属国,天朝没道理不管吧?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