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文学 > 都市言情 > 两A相逢必有一O > 60、Chapter 60
    简松意连忙松开手,推开了柏淮:“我没有,我这次带了抑制剂的。”

    “抑制剂呢?”

    “书包里。”

    “书包呢?”

    “被我妈带走了......”

    “......”

    “这不怪我,我以前都是月初,这次不是月初,它又没给我打个招呼。”

    居然还委屈起来了。

    柏淮只能好言好语哄着:“你现在刚分化不久,还没稳定,所以却是不怪你。但是既然结合热来了,那我们就先回家,你回头再骂我,行不行?”

    简松意大度,决定先不和柏淮计较。

    柏淮担心他腿软:“我背你下去。”

    “呵。”简松意冷笑一声,直起身子,转身就往外走,“你怕不是忘了爸爸在结合热时期单挑三个alpha的英勇事迹了。”

    走得还挺利落,就是下楼的时候,腿软踉跄了一下。

    柏淮上去扶住,却被他一手拍开:“别碰我。”

    说完自己扶着扶梯,三步并做两步,飞快跑了下去。

    看来还生着气,而且气得不轻。

    柏淮无奈地跟在后面:“你慢点儿,小心摔了。”

    只得到一个简短有力的“呵”。

    下了楼,简松意头也没回地往艺体馆后门走去,从背影看上,健步如飞。

    但只有简松意自己知道,体内热流已经乱蹿,腿软得不行,脸也烫得不行,感觉再慢一步,就想转身把柏淮推倒。

    可他还生着柏淮气,所以不能推倒,于是走得更快了,只想马上回家,打抑制剂,然后继续骂柏淮。

    然而到后门的时候,却愣住了,

    从来不锁的艺体馆后门今天居然锁了?还带着链子锁了?锁得严严实实跟个锁妖塔似的?!

    可去你的吧。

    伸手拽着链子,使劲晃了几下:“有人在吗?”

    没有回应。

    又晃了几下。

    还是没有回应。

    再晃......

    柏淮握住他的手:“这儿肯定没人了,我打个电话给杨岳。”

    拿出手机。

    没信号。

    拿出简松意的手机。

    连电都没了。

    ……

    “我去其他地方看看能不能叫到人,或者有没有信号。”柏淮把大衣铺到地上,试了试,嫌不够软,把自己的大衣也脱下来,又垫了一层。

    抬头看了简松意一眼,“怕黑吗?”

    “呵。”

    “行,不怕就好,在这儿等我,不要动。”

    “我跟你一起去。”

    “你让我缓缓,你信息素一直在我旁边,我怕忍不住。”

    “……”

    简松意心虚地低下头,他还以为自己信息素控制得很好呢。

    “哦,那你去吧。”

    柏淮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

    没了柏淮在旁边,特殊时期那种难受,越来越明显。

    简松意背抵着墙,俯身撑着膝盖,缓缓顺着气,想压下自己体内的感觉,可是一闭上眼,全是柏淮禁欲冷淡的样子。

    越压,越汹涌。

    最后只能顺着墙面,慢慢往下滑去,坐到地上,曲起腿,手臂搭上膝盖,低头,埋进双肘之间,大口大口喘着气。

    结合热往往汹涌强烈又突然,几乎没有omega抵挡得住,所以omega随身携带抑制剂是基本常识。

    上次吃过亏后,他就记得,一直带着。

    但今天因为演出,不得不把抑制剂先放到了书包里,却好巧不巧就赶上了。

    怎么就这么巧。

    老天爷是不是看不惯他,非要玩他?让他变成一个omega不说,还要变成这么狼狈的一个omega?

    简松意气得笑了一下。

    他的意志力在omega中算最为顶尖的了,能勉强能压住本能,不至于失态。

    可也仅此而已。

    千万年来人类进化出的体质,写进基因里的东西,强大顽固到可怕。

    欲念从土壤里滋生,玫瑰野蛮生长,诱.人的信息素肆意蔓延,在黑夜里无止无尽地涌动。

    无力地垂下手,手指触碰到冰凉的地板,后脑勺抵着墙,仰起,脖颈线条拉长,喉结因为呼吸沉重,不住上下滚动,月光落下,照出额上颈间涔涔的汗珠。

    每一分每一秒,都极为难捱。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听见脚步声。

    偏过头,眼神已然潋滟着水光,眼角泛着红意,缓缓启唇:“柏淮。”

    少年干净清澈的声线,带着南方软语的那点儿子缱绻。

    柏淮心重重地跳了一下,走过去,蹲下,抱住他:“我在。”

    “怎么样了。”

    “没人。应该是周末没人值班。也没信号。”

    简松意无奈地笑了一声:“真不是我故意的,是老天爷在玩我。”

    柏淮理了理他浸着汗的额发:“我们大概只能在这儿过一夜了。”

    “怪我,连累了你。”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本来就是我连累了你,非要来捡这破石头,不然你早就回家舒舒服服睡觉了,结果还因为我这么个不相干的人......草,柏淮你干嘛?”

    简松意说着赌气欠揍的垃圾话,扶着墙想站起来,却突然重心一失。

    柏淮直接打横把他抱了起来:“你说谁是不相干的人。”

    简松意抿着唇。

    “如果生气,可以骂我,但不准乱说话。”

    “......你放我下来。”

    “那你现在这样,自己能上四楼?”

    “?”

    “你结合热到了。”

    “......”

    “只有琴房没监控。”

    “哦。等等......”简松意反应过来,突然睁大眼睛,“没监控你是想干嘛?!”

    像猝不及防被捉住尾巴惊恐又慌乱的小猫,让人忍不住想逗逗。

    柏淮轻笑:“一个成年alpha,和一个发.情期的omega,你说我想干嘛?”

    简松意挣扎起来:“柏淮,你不是人。”

    本来很凶的语气,因为没力气,听上去倒有些像撒娇。

    “畜生。”

    “垃圾。”

    “王八蛋。”

    “放开我。”

    “我跟你没完。”

    ......

    柏淮听了一路撒娇,也不说话。

    等到了琴房,才放下简松意,不等他抬腿踹人,就直接放到钢琴上,微眯着眼睛,打量着这只不知好歹的小猫。

    “简松意,我记得我说过,事不过三。”

    语气有些危险。

    “......”

    “你趁着结合热,往我跟前送,大摇大摆了三次了。”

    柏淮此时此刻,还是演出时候的那副打扮,窗外的月光清清冷冷地落下来,勾得他特别像一个撕去了白日伪装彻底沦为斯文败类的吸血鬼公爵。

    金丝眼镜下那双狭长的眼睛,能勾了人的魂儿。

    而自己则像不知道那儿冒出来的傻白甜,明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可是还是忍不住被他蛊惑。

    简松意感受到自己内心疯狂想要他的念头,有些慌乱地避开视线:“你,你要干嘛。”

    “临时标记。”

    “不可能。”

    简松意想也没想。

    柏淮耐心解释道:“你没有抑制剂,不接受临时标记,不可能撑到明天早上。”

    “我可以。”

    “就算压下去,也会很伤身体。”

    “不关你的事。我,简松意,就算今天晚上死在这儿,也绝对不会要你标记我。”

    简松意语气十分倔强,偏过头,也不看他,放在腿侧的双手,指尖狠狠掐入掌心。

    “反正我再也不会和你好了。”

    眼角有点水汽。

    结合热时期的omega,总是比较敏感脆弱。

    柏淮心软了,指尖抹过他的眼尾:“但我想和你好。”

    “屁,你才不想和我好。你如果想和我好,你为什么要和柏寒做那种约定。”

    “只要我每次都考满分,不就行了吗?”

    “万一考不到呢。”

    “我肯定能考到的。”

    “我才不相信你,骗子。”

    简松意闭上眼,心口不住起伏,呼吸急促。

    其实他现在无比渴望柏淮,想要他的拥抱,想要他的安抚,想要他的标记,想要和他彼此占有。

    可是他是真的犯了倔。

    柏淮的那三年,起码他知道发生了什么,喜欢和不喜欢,相见和别离,都在他一念之间。

    可是简松意的那三年,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明白,懵懵懂懂,迷茫不安,甚至连个盼头都没有,根本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

    所以他比柏淮更害怕分别。

    所以他会在意为什么柏淮没有再主动开口做他男朋友。

    所以他会因为想到柏淮有可能又会走而格外生气和不安。

    并不是习惯了被爱的人就一定轻松,没有学会主动的人,反而更没有安全感,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努力争取到自己的爱人。

    越想越难过,实在气不过,又恶狠狠骂了一句:“骗子,你根本不喜欢我,我讨厌你。”

    本来凶巴巴的一句话,却无意识流露出委屈。

    柏淮叹了口气,把他抱进怀里:“别讨厌我。”

    信息素一点一点温柔地释放,包裹住简松意,似乎是试图让他沉溺其中。

    简松意体内的渴望在alpha信息素的影响下,开始汹涌流动,就快抵抗不住,嘴上却兀自撑着:“你不准抱我!”

    然而柏淮一点没松手。

    简松意一边想推开柏淮,一边又想把他再抱紧一点,他闻着属于他喜欢的alpha的信息素的味道,感觉到理智在一点一点流失。

    柏淮本来只是想安抚他,然而因为极高的契合度,简松意的信息素不知不觉间已经勾得他动了情,于是他的信息素也在不经意之间,变成了引导。

    让简松意越来越难以克制。

    他却毫不自知,只是低声道:“简松意,我不是骗子,我说了不会一句话不说就走,就是不会。我和柏寒之间的事,是我和他之间的事,但无论怎样,我都不会走。”

    简松意咬着牙,低下头,不回应。

    柏淮挑起他的下巴,让他看着自己:“简松意,我喜欢你,喜欢到了什么都能做到的地步,所以你觉得我可能会失误,但我知道我不会,所以我肯定不会走,你不能生我的气。”

    清冷的声音,平静的语气,却温柔到不可思议,简松意本来还剩三分理智,直接去了两分。

    柏淮却又犹不自知,一字一句,温柔而深情:“简松意,你什么都可以说,但是你不能说我们是不相干的人,你也不能说我不喜欢你。从我有记忆起,我所有的人生都与你有关,我不仅喜欢你,我还爱你。你这样说,我也会难过。”

    他顿了顿:“所以你明不明白,我爱你,即使你不爱我,我也爱你。”

    我爱你,我他妈爱你,我不爱你才不会生你的气,才不会管你走不走,我三番五次暗示你,你居然还说老子不爱你。

    简松意本来就被结合热折磨得难受,被柏淮的信息素扰得乱了心神,听着他在自己耳边的低低呢喃,又生气又难过。

    直接抬头,对着那不说人话的喉咙就咬了上去。

    比上次来得用力,猝不及防的一下,让柏淮忍不住溢出低低的一声,带着极压抑克制的性.感。

    “简松意,你咬了我三次了,总该让我咬一次回来。”

    那声音正好落在简松意耳畔,于是他脑海里的那根绷着的那根理智的弦彻底断了。

    他想也不想,直接把柏淮推坐在他身后的琴凳上,红着眼角:“不行,只能我咬你,因为是你招惹我的。”

    一手捏住他的下巴,一手兜着他的后脑勺,狠狠咬了下去,霸道又不讲理,青涩又笨拙。

    柏淮不敢用一点力,怕伤到他,却又无法克制自己对他的喜欢,于是只能温柔地纵容着,回应着,引导着。

    玫瑰花肆意疯长,大雪迷乱。

    直到柏淮感觉到有不对劲的时候,才猛然回过神来,摁住了他的手,别过头,嗓音喑哑:“够了

    简松意想让他把脑袋转回来,柏淮却用力扣住他的腕骨。

    简松意急了:“不够!”

    “乖,听话。”柏淮伸手兜住他的后脑勺,抵在自己肩上,“这是在学校,你又不禁闹。”

    听到学校两个字,简松意才骤然清醒了些,身子顿了顿,然后耳朵根烧了起来,没敢再闹,却因为难受,不自觉地了动两下。

    柏淮哑着嗓子:“宝贝儿,求你了,别动了。”

    简松意委屈地发脾气:“我难受!”

    “我知道你难受,所以先让我标记你,好不好,标记了就不难受了。”

    “不好。”

    “就轻轻一下,特别轻,我保证明天起来标记就消失了。”

    “不。”

    “乖,这样下去会憋坏你的。”柏淮顿了顿,“也会憋坏我的。”

    简松意不回答,他不想被标记,却凭借着本能,在柏淮颈间胡作非为。

    柏淮闭上眼,深深呼吸了几口:“听话。”

    “不听。”不讲理地撒娇。

    柏淮拿他毫无办法,却也不能任他这么再闹下去,逼着自己恢复理智,然后捏着他的下巴,强迫他的头抬起来,看着他,认真道:“临时标记可以暂缓你的结合热。”

    “不要。”简松意性子倔,明明都难受得要死了,还是不肯服软,“凭什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虽然不服软,声音和语调,却比谁都软。

    柏淮了解他的傲娇性子,知道是有希望了,一边释放着信息素诱.惑着他,一边温声道:“你和我打赌打输了,耍了一次赖,就当现在还了,行不行。”

    “你还说,你抢了我的年级第一,还想咬我,你做梦。”简松意语气越来越软,越来越软,软到最后,和撒娇就没什么区别了。

    整个人埋在柏淮怀里,脑袋搭上肩头,把脖颈露了出来。

    柏淮于是低下头,凑到他露出来的脖颈处,低声哄道:“那让我咬一口,期末考的年级第一,给你。”

    “gun......nnn......”

    滚到最后,低低的,没了声音。

    alpha的信息素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包裹住了他,渗进了他的肌肤,极高的契合度让omega信息素的散发出来,汹涌又猛烈,只想要更多的属于alpha的安抚。

    简松意想让柏淮抱抱他,柏淮却只是不动声色地用信息素吸引着他,又刻意保持着距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简松意实在忍不住了,讨好地蹭了两下:“你让我亲亲,让我亲亲行不行。”

    柏淮轻轻捻着他的耳垂,低低道:“宝贝儿,让我咬一口,就给你亲。”

    耳垂再敏感不过,这简直是要了简松意的命。

    他受不住,直接塌下身来,额头抵上柏淮的肩。

    柏淮却似乎还不罢休:“乖,给我咬一口,我什么都听你的,行不行。”

    跟个妖精似的,这男人,要了命了。

    简松意知道自己算是栽了,咬了咬唇,强撑最后的面子:“那我,勉强恩准你,咬我一口。”

    “遵命。”

    柏淮笑了一下。

    说完手指浅浅没入他脑后的发间,将他往下摁了一点,然后偏头,覆上脖颈后方那块最为脆弱的地方,启唇,咬了下去,信息素缓缓注入。

    那一瞬间,简松意感受到了一股微凉又强大的信息素注入了自己的体内,一点一点抚平了血液里所有的躁动,并且在每一个细胞里烙上了属于他的印记,完美交融,是他从未体验的感觉。

    而奇怪的是。

    并没有他想像中或者他以为的,会出现的那种臣服和被占有的屈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满足。

    在两个信息素完美交融的那一刻,他从未如此深切地感受到柏淮的呼吸,心跳,还有他对自己深重的爱意。

    柏淮是他的alpha。

    柏淮爱他。

    柏淮属于他。

    只属于他。

    他们完美契合,他们彼此拥有。

    不是柏淮占有了他。

    而是他们因为相爱,所以彼此驯服。

    这一切让他满足,也觉得安稳,好像他和柏淮,本该如此。

    玫瑰花在细雪的安抚下,乖巧地合起了花瓣,雪也渐渐落下,堆了满地,安安静静地陪着那朵玫瑰花。

    简松意缓缓闭上眼,呼吸一点一点平静下来,然而心跳却越来越快,体温也似乎没有降下来。

    他哑着声音:“柏淮,你个骗子,临时标记根本没用。”

    柏淮低低笑了一声:“临时标记只能缓解结合热,其他的,是自己耍流氓,不能怪我的标记没有用。”

热门新书推荐

  1. [科幻灵异]诸天从村长开始
  2. [综合其他]大唐第一世家
  3. [综合其他]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4. [都市言情]神农医婿
  5. [历史军事]晚唐浮生
  6. [武侠修真]洪主
  7. [武侠修真]从零开始的修仙家族崛起记
  8. [都市言情]奶爸学园
  9. [科幻灵异]不义超人从漫威开始
  10. [都市言情]我的修真界世界
  11. [综合其他]海贼之苟到大将
  12. [武侠修真]殷商大太子
  13. [科幻灵异]快穿步步成神
  14. [综合其他]小阁老
  15. [历史军事]斗罗之我的武魂实在太会玩!
  16. [综合其他]贞观俗人
  17. [综合其他]迷踪谍影
  18. [历史军事]大明莽夫
  19. [玄幻魔法]玄幻:我!掠夺诸天气运
  20. [历史军事]锦衣
  21. [历史军事]急救医生佣兵路
  22. [历史军事]亮剑之老子是孔捷
  23. [玄幻魔法]无限先知
  24. [科幻灵异]抗战之我每天一个签到大礼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