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文学 > 都市言情 > 两A相逢必有一O > 79、Chapter 79
    简松意觉得自己大抵是绑定了什么强吻柏淮必召唤彭明洪的被动技能。

    总共也就三次,一次天台强卖小玫瑰,一次图书室外强吻学长,一次小树林里哄吃醋男友。

    都是绝好的机会,都是绝美妙的画面。

    偏偏每次都在快要亲上的时候,彭明洪就会出现,并伴随着怒气冲冲的三个字。

    “简!松!意!”

    一回生,二回熟。

    简松意淡定地松开柏淮的领口,并拍了拍他的肩膀:“不是哥哥不愿意疼你,是天时地利人不和。”

    然后理理衣服,一起转身,整整齐齐看向气势汹汹走来的彭明洪。

    很明显,这次的彭明洪,比前两次的都要凶。

    “简松意!你给我放开柏淮!ao授受不清的道理你们懂不懂!你们给我分开!离远点儿!离八百米!”

    离远点儿是不可能离远点儿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简松意扬了扬眉毛,语气十分惹人讨厌:“主任,你忘了上次你非要让我们手牵手的时候了吗?”

    “那是我以为你是alpha!”彭明洪挤到两个人中间,分开他们,“现在你是个omega,知不知道保持距离!”

    “我本来是知道的,但您说过,我和柏淮就应该相亲相爱,互帮互助,没事儿联络一下感情,给大家树立一个正确的团结友爱的榜样,所以这个距离一不小心就没了。”

    彭明洪是觉得这话有些耳熟:“我说过吗?”

    “您说过。”

    好像确实说过。

    但彭明洪理直气壮:“那是建立在你们是同性的基础上。你们现在是异性,这么亲密的行为你们知道叫什么吗?叫疑似早恋!这是违反我们年级规定的!”

    彭明洪说着说着,突然发现了什么,皱着眉,围着他俩转了一圈,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仔仔细细观察了一阵后,生气地问道:“你们俩怎么从衣服到书包到鞋子都长一个样?你们怎么回事?”

    “好看,所以一起穿。”

    “信你的邪!别以为我年纪大了,就什么都不懂,你们这个是不是叫,叫那个什么来着,诶,叫什么来着......”彭明洪说着说着卡壳了,挠着头,半天没想起来。

    简松意友情提示:“情侣装。”

    “哦,对,情侣装。”彭明洪点了几下头,突然反应过来,“你还敢直接承认是情侣装?知道是情侣装你们还穿?你什么意思?你们是不是在早恋?!”

    简松意思忖了一会儿,答道:“应该是吧。”

    彭明洪血压上来了:“什么叫应该?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恋肯定在恋,但是早不早,就不好说了。”简松意十分耐心地解释着,顺便补充了一句,“其实我还觉得有点儿晚。”

    彭明洪气得差点原地飞升:“简!松!意!你知不知道我们严禁早恋!你这是视校规校纪于无物!你实在是胆大妄为!为所欲为!目无法纪!嚣张跋扈!你和柏淮明天就去给我剃光头!然后去国旗下演讲!不要以为我真的拿你们没办法!”

    简松意超级乖巧:“但我们是在彭主任你的英明指引之下,才早恋的。”

    “?”骂人正骂到兴头上的彭明洪愣了愣。

    简松意觉得自己今天特别有耐心:“您自己说的,只要我和柏淮不是仇人,甜甜蜜蜜,你就阿弥陀佛,在主席台前烧三柱高香,而且再也不抓早恋。我们是不想辜负您的期望。”

    “?”彭明洪差点骂出“放屁”两个字,但是想到自己为人师表,又硬生生忍住了,换了个措辞,“我怎么可能说这样的话!”

    简松意偏头看向柏淮。

    柏淮淡定地从书包里拿出一个屏幕碎裂的手机,彭明洪刚想怒斥他们居然敢明目张胆的在老师面前玩手机,就听到熟悉的声音。

    “#&#&......”

    “他俩要能甜甜蜜蜜,我就跪在主席台前烧三柱高香,不成仇人就不错了,还情侣。”

    “#&#&......”

    “我给你说,他俩要是能成情侣,我就阿弥陀佛,这辈子再也不抓早恋了,权当积德!”

    “......”

    彭明洪听得难以置信,自我怀疑,小小的眼睛透出大大的震惊。

    柏淮顶着那张好学生脸,一本正经地解释道:“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不小心就按到了手机,无意间就录下来了。”

    简松意面不改色:“可能是上天的旨意,想让我们时时刻刻聆听彭主任的教诲。”

    “应该是的。”

    “是个......”彭明洪再次把“屁”字吞了回去,“我那是气话!气话听不出来吗?!”

    “古人云,一马既出,驷马难追。”

    “南外校训,勤学笃行,诚信为善。”

    “自我入校以来,就十分尊敬彭明洪主任,您的育人良言我始终谨记于心,时时刻刻不敢忘记。”

    “所以听从彭主任的教诲,和简松意同学建立了相亲相爱,团结互助,甜甜蜜蜜的和谐ao关系,以求为南外同学树立正确榜样。”

    简松意就算了,彭明洪被他气了这么多年,已经气出抗体,勉强能抗住。

    但是柏淮不一样,柏淮在彭明洪心里是多省事多内向多乖巧一学霸好孩子啊,现在突然展现出如此魔鬼的一面,让彭明洪的心里防线直接崩塌。

    恨不得现在就拿推子把他俩脑袋推平咯。

    但是自己录音摆在那儿,这两人还搬出南外校训,自己作为老师,总不好不讲道理地自打自脸,只能解释道:“我让你们团结友爱,是让你们别打架,是让你们早恋吗?!早恋影响学习!”

    “我刚拿到保送资格。”

    “我年级第一。”

    彭明洪突然失去了底气。

    简松意却很乖巧:“不过,主任,我们都听你的,如果你坚持要惩罚我们,我们一定听从你的意见,在国旗下进行演讲,详细讲述我们从死对头变成情侣的心里路程......”

    “别威胁我!”

    彭明洪恨铁不成钢,“我抓早恋是为了我自己吗?我是你们的阶级敌人吗?为了惩罚你们而惩罚你们?我图什么?我还不是为了你们好?”

    彭明洪苦口婆心:“早恋伤神分心啊。我也是你们这个年纪过来的,我什么不知道?小年轻谈个恋爱,吵吵闹闹,分分合合,一个不注意,精力就被分散了,学习怎么跟得上?你们现在是高三,是最重要的一年,你们两个这么优秀,老师是真的不想看你们自毁前程啊。”

    彭明洪虽然魔鬼教师,虽然婆婆妈妈,虽然教育观念保守,手段传统,但的确都是基于为学生好,是一个负责任的老教师。

    而简松意也是讲道理的人。

    只要你和他讲道理,他也和你讲道理。

    看见彭明洪是真的为他们着急,也就不气他了,正经了许多:“但是老师,早恋害人这只是您的偏见而已,而且早恋这个概念本身就是伪命题。喜欢了就是喜欢了,恋爱了就是恋爱了,哪儿分什么早不早呢?难道因为要高考,所以其他事都要往后排一排吗?这又不是什么不可兼得的事。”

    “你们还小!根本不懂!”

    “可是有的事情,这个年纪不懂,就这辈子都不会懂了。当然,我们俩也不是倡导早恋,就是觉得自由恋爱无罪。伟大的文学家,歌德曾经说过,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男子不钟情?这是人之常理,所以您不能扼杀年轻人的美好。”

    简松意顿了顿。

    “不过如果主任觉得我说得不对的话,也可以找其他人评评理。”

    然后“再也不抓早恋”的flag就流传出去了。

    果然这小兔崽子,老实不到三秒,还是拿那录音威胁自己呢。

    但不得不说,小兔崽子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毕竟谁没有年轻过,一不小心在这个年纪错过,就是一辈子错过。

    彭明洪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初恋,有些许伤感。

    简松意趁热打铁:“而且老师您换个角度想,如果没有柏淮,我语文不会进步这么快,如果没有我,柏淮理综也不会这么短时间取得这么大的突破,说明只要是良好的恋爱关系,就有利于对方进步。”

    有理有据,彭明洪竟然有点被说服了。

    顿了顿:“我作为老师,虽然是一时冲动说了不好的话,但如果早恋真的影响了你们,我还是会坚持我自己的决定。不过如果你们这次期末一模,都能进全市前五,证明给我看你们说的是对的,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不知道这事儿。”

    简松意犹不知足:“那老师,三炷高香我明天给您捎来?”

    “你别得寸进尺!”

    “南外校训,诚信为善。”

    “......”

    简松意铁了心为学弟学妹谋福利:“这样吧,老师,我也不是说提倡早恋,只是您这剃头的规定搞得人心惶惶,反而不利于大家安心学习,所以如果这次我和柏淮都能进全市前三,咱就废了这规矩,行不行?”

    “你不要太骄傲自满!”

    “如果我们没考进全市前三,我们就自行剃光头,顺便脖子上挂个‘拒绝早恋’的牌子,游校示众。”

    “......”

    小伙子,年纪轻轻,还玩挺大。

    彭明洪犹豫了,他知道简松意的性子,只怕今天自己说不行,明天那录音就能传开来,闹得沸沸扬扬,不得安宁。

    今天晚上开会才说了,只要今年的考核为优,南外能出个高考状元,他就能升副校。

    虽然这俩小子混是混了点儿,但确实也是高考状元的种子选手,能激励一把,自然再好不过。

    相反,真闹大了,自己今年考核反而悬了。

    于是横了横心:“行,你俩好好记着这话。”

    “成交。”简松意的耐心也用完了,保持最后的礼貌说了句,“老师再见。”

    然后牵着柏淮,转身就走。

    彭明洪却叫住他们:“站住!”

    “?”

    “手机交出来!其他事儿我先不和你们说,但是私自带手机到学校,绝对是违规的!必须没收!”

    这次两人倒是没闹,柏淮二话不说,交出手机。

    彭明洪接过一看,挑眉:“你这屏幕怎么碎成这样了还在用?”

    “家里条件不好。”

    “......”

    彭明洪觉得自己真的是猪油蒙了心,以前才会觉得柏淮是个老实孩子。

    为了避免自己高血压晕厥,收了手机,怒气冲冲地就走,准备回去多喝两瓶太太口服液。

    简松意和柏淮也慢慢悠悠地晃出小树林,刚好撞上大部队从教学楼出来。

    众人一看气呼呼的彭明洪,和手牵手的简松意柏淮,顿时悬起了心,这不是早恋被抓了吧?”

    压低声音,偷偷摸摸问道:“松哥,彭明洪不会这么要你剃光头吧?”

    “哦,没有。”简松意依然是懒洋洋的语气,却自然而然地提高了音量,“彭主任不是这么不开明的老古板,他就是激励我们,告诉我们只要我们一模是全市前三,就可以光明正大谈恋爱。”

    说完就和柏淮上了车。

    而正愤怒离去的彭明洪听到这欠揍的话,被气得趔趄了一下。

    他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一个混世魔王!他一大把年纪了,容易吗他?

    圆润的背影,看上去竟消瘦了许多。

    众人一看,彭明洪竟然不回头反驳,顿时其他恩恩怨怨全都不管,本来就被简松意a到,这下直接给他打上了民族英雄的滤镜。

    纷纷上贴吧打call。

    所有质疑和diss都石沉大海,不见踪迹,只剩下统一的口号:“松哥,柏爷,你们背负着全人类的希望!冲鸭!”

    管他简松意是alpha还是omega,反正简松意就是简松意,那个虽然装逼欠揍,但是真的很优秀的简松意。

    而背负着全人类希望的两个人,却丝毫没有民族大义的自觉性,沉迷于小情小爱。

    一到家,两个人就借着一起复习的名号,锁进了房间,然后厮混到了床上。

    简松意习惯性地骑在柏淮身上:“你什么时候把我那坏手机带上的?”

    “你公开后,我就一直带着,免得没收手机,麻烦。”

    “我男朋友怎么这么聪明。”

    “不然怎么当你男朋友。”

    “那我男朋友这次期末考能考全市第二吗?”

    “为什么不是全市第一?”

    “上次说好的,我给你咬一口,你把期末考年级第一给我,你是不是想耍赖!”

    简松意可小气,他也不是真的想要柏淮让自己,就是觉得自己平白无故让柏淮咬了一口,可亏,必须得讨回点本,才显得自己有面子。

    “我就知道你当时在骗我!大骗子!”

    原来某人还记着这事儿。

    柏淮把简松意搂住,低声哄道:“不耍赖,说了给你,就是给你,我说话算数。”

    不等简松意再质问,就把手探进了他的衣服下摆:“我不喜欢别的alpha闻你的信息素的味道。”

    简松意这才想起来,自己说好的哄柏淮还没哄,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我以后不让别人闻了,只给你闻。”

    柏淮就想不明白,简松意明明这么胡搅蛮缠的一个人,怎么在自己面前就这么乖,这么好骗。

    微勾起唇角,低声道:“给我咬一口,我就不吃醋了。”

    “但我又没结合热。”

    “换种方式咬。”

    “什么方式......唔......柏淮,你他妈......嗯......”

    “乖,咬一口,全市第一也给你。”

    作者有话要说:    掐指一算,有人要挨打了

热门新书推荐

  1. [综合其他]离婚后,沈总追妻火葬场
  2. [网游竞技]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3. [都市言情]开挂的住院医
  4. [历史军事]人在东京:开局一座时空门
  5. [历史军事]剑圣的星际万事屋
  6. [网游竞技]神秘之劫
  7. [武侠修真]我的手机连万界
  8. [玄幻魔法]修罗武神
  9. [玄幻魔法]混沌龙神诀
  10. [玄幻魔法]旧日之箓
  11. [武侠修真]仙宫
  12. [都市言情]神医下山之我有七个师姐
  13. [都市言情]圣医龙婿
  14. [都市言情]桃源山庄
  15. [科幻灵异]重回九零她靠科研暴富了
  16. [科幻灵异]罪恶战境
  17. [都市言情]商少又被小娇妻带歪了
  18. [都市言情]偏执陆少宠妻如命
  19. [科幻灵异]某美漫的超级玩家
  20. [都市言情]你的情深我不配
  21. [玄幻魔法]绝世邪神(邪御天娇)
  22. [玄幻魔法]妖龙古帝
  23. [玄幻魔法]孙猴子是我师弟
  24. [武侠修真]玄幻:原来我是绝世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