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文学 > 综合其他 > 我在东京教剑道 > 205 邮轮上的闲暇时光
    和马寻思着要不要在客厅也添个沙发,但乐观估计至少得等千代子或阿茂毕业后才会有闲钱——既然添置沙发遥遥无期,那至少现在得抓紧时间享受下。
    和马于是把身子更多埋进沙发的柔软皮革中,被舒适触感包裹的同时,脑海却浮现出保奈美嬉笑的模样来。
    “抱歉哦,我就是这样的土包子。”
    朝心中的保奈美耸耸肩膀,和马把思绪拉回到招待旅行本身上来。
    今次南条家主办的招待旅行是为拓展家族业务而累积人脉,不过码头候客的际遇让和马察觉到,自己明显低估了招待来宾的复杂性。
    不过南条集团本身经营就涉及诸多领域,再加上日本社会本身就相当重视裙带关系,在错综复杂的人际网络下什么样的人登上皇后号都不奇怪。
    当然,南条家的保安公司也不是吃素的。
    和马相信登船乘客都通过了最基本的无害审查,至少在船上不太可能看到ak跟m14对轰的夸张场景。
    这点让和马多少放下心来,只要不涉及到重火力的火拼,寻常械斗南条保安们应该能收拾得下来,实在收拾不了他也能出手帮助。
    连玉藻都说了,要他在旅行期间当好保奈美的男伴,该出手时和马当然不会有所犹豫。
    不过现在登船时应该是保奈美最忙碌的时刻,和马估计恐怕得到晚上才能跟她见面……
    和马就这样躺在沙发上让思绪飘远,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响起的汽笛声把他惊醒。
    和马感到船身微微晃动,近代科技加持的先进航海术,让这艘豪华邮轮在几乎没引起摇晃的情况下缓缓离开了码头——
    五天四夜的海上旅行,正式开始了!
    那么,要做些什么呢?
    没等和马去纠结这个问题,客厅那边突然响起猛烈拍门的声音。
    “老哥,我们去船上逛逛吧!呐?呐!?”
    打开舱门和马便看到满脸兴奋的千代子,以及跟在后面不知为何神色疲倦的大弟子。
    因保奈美贴心安排了两间相邻的头等舱给他们,所以千代子过来串门也意外的容易。本来就想出去的和马当然没理由拒绝千代子的邀请,却打趣般的望向阿茂。
    “这样好吗?我跟去当电灯泡。”
    “没关系啦,反正等保奈美一会儿来了,老哥你也就没空过来管我们了。”
    “你说得好有道理。”
    和马哑口无言,耸耸肩膀对阿茂作了个自己保重的动作,随即便准备跟着千代子去探索邮轮。
    “喂喂,你知道要去哪里吗?这地方可是比摩天大楼都还来得复杂。”
    “当然,我在房间里研究过导航图了!沿着走廊往前走,从螺旋楼梯上到游步甲板就好!听说那看风景是最好的!”千代子兴致勃勃地挥着手。
    基本上来说,邮轮的舱位越往上层越是高档,因而头等舱和邮轮顶层甲板的直线距离是最近的。
    就算千代子的导航不那么精准,和马他们也没有多绕弯路。
    众人沿着走廊一路前行,来到世纪酒吧后再沿着相邻的螺旋楼梯往上攀登。
    螺旋楼梯上方悬吊巨大水晶灯组让和马不禁感慨南条家真舍得投钱,而千代子则对两旁装饰的大理石雕塑赞叹有加。
    从螺旋楼梯出来后便到了顶层的游步甲板,这里也是普通乘客所能到达的最高位置。
    游步甲板和海平面的垂直高差超过三十米,然而站在上面却几乎感觉不到摇晃,和马举目眺望着被徐徐抛离到后方的邮轮码头,不禁赞叹起现代科技带来的恩惠来。
    “好多人耶!大家都是来看风景的吗?”
    游步甲板的面积足够打半场足球赛,因邮轮启航的缘故,许多像千代子这般按捺不住好奇的乘客都纷纷来到这里眺望海景。
    兴奋的千代子扯着阿茂往甲板边缘去找个好位置,和马本身跟着过去,但转念想想还是别去打扰妹妹的恋情比较好,于是刻意放慢了脚步,往着游步甲板的后方转过去。
    游步甲板后部通向露天泳池,这也算是豪华邮轮的标配了,不过再怎么说也没人刚启航就跑过来游泳。
    这时候来后甲板的人比较少,和马找了容易倚靠的位置眯眼眺望,邮轮自下而上分成十多层甲板,从露天泳池这里能看到稍许下方甲板的光景。
    和马颇感有趣地看着那些拥簇着朝甲板聚集的乘客,心里则猜想着那位丰国大小姐会住在何处?
    “咦?那是……”
    恍眼间和马突然瞥到一似乎略略眼熟的身影,不过那人只是在下方甲板匆匆走过,当和马调整焦距望过去时,对方已走进无法观测的死角
    。和马几乎下意识就想从甲板外侧直接翻下去,当触到栏杆时才想起自己这是在招待旅行,作为南条家邀请的贵宾,在众目睽睽下像猴子般上窜下跳,再怎么说也不妥当。
    和马稍稍犹豫后还是改从另一侧的楼梯奔到下层甲板,但这么一耽搁的功夫,那边貌似眼熟的人影也早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啧,追丢了吗……”
    和马不甘愿地啧了声。
    那人影的轮廊让他想到大平康仪,也就是那位协助日向公司洗脑敛财的心理医生,在高田跟甲佐先后伏诛后他却莫名失踪,就算动用南条家的人脉也找不其下落,怎么会突然在皇后号上出现?和马怀疑着。
    他对自己视力很有信心,可惜当时并没看到那人的正脸,所以和马也不能完全确信那人就是大平康仪。
    “连旅行都疑神疑鬼的,算是职业病吗……”
    和马自嘲着,暂时放下了心里疑惑,把注意力放到旅行本身上来。
    这时候千代子跟阿茂正在游步甲板上培养默契,而保奈美大概也忙着旅行事务而无暇分身,和马发现自己一时间居然有些无所事事,自嘲着劳碌命的和马,考虑着要不要转去世纪酒逛逛,但没走几步突然听到后面有人叫他。
    “咦?警官大人?”
    和马诧异回头,然后见着不远处一对在甲板散步的小夫妻正在朝他挥手。
    “你是……长谷川太太?”
    和马认出那位朝他挥手的孕妇,正是此前东京街头白日梦游者中的一人,那时候她差点被极道混混给绑走,结果被和马跟黑崎联手救下来。
    这位据说以前曾是厉害会计的大姐,但因参与开门实验而导致智商降低不少,说话也有些迷糊,不过还好遇到一靠谱的老公,所以过得应该还不错。
    “刚志,这位就那时候救了我的警官大人!快跟人家道谢!”
    长谷川美琴用力扯着旁边丈夫的手,于是那位有着壮硕身材和浓密胡须的长谷川刚志,连忙低头向和马千恩万谢地道起谢来。
    “实在太谢谢您了!警官大人,要是美琴和她孩子出了什么事,我死也不原谅自己的!感激不尽!”抓着和马的手差点泣不成声的长谷川刚志,看得出来真的是深爱着太太。
    就连和马心也涌出暖意,温言安慰着这对小夫妻。
    然后和马又跟他们稍稍聊起,得知长谷川刚志原来是资深海员,前阵子离家出差正是因参与皇后号的测试航行的缘故,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南条家的关系者,故而今次受到邀请参加招待旅行,顺便也把受惊太太接来好好慰劳下。
    听完讲述的和马不禁感慨世间因缘的奇妙,随即带着些许敬意朝长谷川夫妇送上祝福。
    “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现在就请好好享受这趟旅行吧。”
    **
    超级邮轮曾是人们赖以横越海洋的交通工具,不过当前却已蜕变为一类旅行方式。
    既然着重点在适应旅行上,那邮轮的航线规划自然也朝着此目标靠拢,离开东京湾后皇号号走的基本都是没啥风浪的海域,再加上现代航海科技的加持,令得邮轮一路上的航行体验极佳。
    白天多数乘客都像千代子那般兴奋游逛着邮轮的各类设施,而随着夜慕徐徐降临,皇后号上又开启了另一档喧嚣的夜生活模式。
    从健身房出来的和马,信步走到世纪酒吧逛了逛,会来这里喝酒消遣大多是寻求激情邂逅的男女,不过幸好其中没看到千代子或阿茂的身影。
    倒是和马看到东大剑道社的几名后辈在酒吧门口探头张望,颇有些有贼心没贼胆的意思。看得好笑的和马本想过去勉励几句,谁知这几货看到和马时却变了脸色,然后没等他招呼便纷纷扯呼。
    “切,这还算是昭和男儿吗……”
    有道是昭和男儿、平成废宅、令和伪娘,和马对这些扶不上墙的后辈摇头叹息。不过他本身也对酒吧那类嘈杂氛围也没啥兴趣,在稍稍转了几圈便回到自己的头等舱里。
    邮轮为头等舱乘客提供了包括咖啡馆、土耳其浴、图书室在内的诸多设施,和马打算在后面几天好好体验下,而今晚就先消停下回去等着保奈美。
    “不过,还真是出乎意料的有趣呢。”他低声嘟囔着。
    整艘皇后号相当于一座海上移动的五星级度假酒店,就算和马多少知道是那么回事,但实际体验却远比想象中来得好玩。
    就算这时候回到房间,脑袋却依旧处于相当兴奋的状态。和马起身到旁边的小型吧台那里拿了罐啤酒,出于小老百姓的习惯先确认了下价格标签,然后发现并没这种东西……
    也就是说,这里所有的酒都是可以畅开喝的?
    好吧,该死的资本主义。
    和马嘀咕着,拿着啤酒到沙发上,用遥控器打开电视。皇后号配置的是卫星电视,能收到全球范围内的几百个频道,而和马在其中居然惊喜发现祖国的频道,当即调过去,久违的央视播音腔和着微微生涩的啤酒,让和马度过了一段相当惬意的时光,直到响起敲门声……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