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文学 > 武侠修真 > 半仙 > 第五零七章 地头蛇在里面
    找青牙不仅仅是这灵犀斋背后东家的事,还有之前想了解的目前局势,担心会被地母给收拾。
    如今两件事情凑在了一块,师兄弟三人不得不再次往惊鸿殿跑,这次怎么的都要想办法先找到青牙。
    然跑到惊鸿殿门口请通报,其结果还是一样的,门口迎来送往的管事客客气气还是那番话,“三位爷,真对不住了,青爷外出办事还没回来呢。”
    庾庆问:“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管事苦笑道:“爷,您就别为难我了,青爷是什么人物?他的事怎么可能被人轻易掌握,我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一番客气把这师兄弟三人给打发了,结果却与之前不同,发现这师兄弟三人并未走远,而是坐在了对面的路牙子上,坐成一排的眼巴巴瞅着这边。
    门口左右两名看门的凑到了那位管事身边,一人道:“黄管事,青爷好像一直在里面吧?”
    管事哼了声,盯着路对面的师兄弟三人,“这还不懂么,不想见。”
    另一看门的说道:“直接轰走不就行了。”
    管事白他一眼,“你们知道个屁,他们爱坐路边上就让他们坐去,过来了就客客气气应付,千万别招惹他们。”
    有些话他不好到处乱说,王问天在惊鸿殿被幽差带走的那一晚,动静一出他也跑去了现场,当时亲眼看到了对面坐路边的那三个家伙,何况庞成丘也特别交代过不要招惹。
    “是,明白了。”
    两名看门的伙计连连应下,大概听懂了,那三位应该是有些来路的,不是普通人。
    也不难理解,能屡屡直不楞登跑来找青牙的人,能是一般人吗?
    殊不知盯着这边的庾庆已经是骤然眯眼,紧盯了他们说话时的嘴唇动作。
    坐路边上听着惊鸿殿内隐隐飘出的欢乐歌舞声,南竹忍不住叹了声,“说起来咱们好歹也是一天赚过上亿的人…什么时候咱们也能像那里面的人一样挥金如土的快活一回就好了。”
    牧傲铁淡淡回了句,“庸俗!”
    南竹翻了个白眼,然跟老九这木头疙瘩练嘴也没意思,回头瞅向了目光闪烁不知道在思索什么的庾庆,话锋一转,“我说老十五,咱们这大事小事不管什么事都找青牙,合适吗?我如果是他,只怕都要烦的慌,毕竟也没啥交情。
    老十五,别说我没提醒你,人家是有点把柄在你手里没错,可你若老是拿那点把柄去使唤人家,任谁都受不了,真把人家给惹腻歪了,这种地头蛇可是不好惹的,万一逼得人家灭口就不好玩了。”
    庾庆盯着对面的大门,徐徐道:“我不至于这么不识相,我敢烦他自然有敢烦他的原因,你放心,这位地头蛇没资格跟我们翻脸,能使唤就尽管使唤。”
    闻听此言,南、牧二人齐刷刷回头看向他,皆一脸讶异和不解。
    南竹自然要问,“怎讲?”
    庾庆:“因为我捏住了这条蛇的七寸。”
    南竹顿不满道:“在我们两个面前就别拽文了,什么情况?”
    庾庆看了看四周,抬手挡了口型,声音再压低了几分,“这条蛇可能是别人养的,他背后应该另有主人。我上回来弄药的时候,无意中听到了他跟里面那老板娘的谈话……”
    他把那次来弄白罗纱时,无意中发现的谈话内容告知了两位师兄,只说是无意中听到的,没说是观字诀看出来的。
    南、牧二人听后颇惊,南竹疑问:“能做青牙的干娘,年纪小不了,背后居然躲了个老娘们要在暗中搞咱们,谁呀?”
    庾庆:“你问我,我问谁去,我问青牙他能告诉我吗?”
    南竹问:“你得罪过什么女人吗?还是一个老女人!话说,我们三个有谁得罪过这样的人吗?”
    牧傲铁沉默思索着。
    南竹忽又道:“不会就是地母吧?老十五,你想想看,你跟她那女弟子的事,说起来很有可能呐。除了她,我想不出咱们何德何能曾几何时得罪过能驱使青牙这种人物的老女人。”
    庾庆:“地母要弄我,还需要等到现在?鬼知道招惹了谁。自从知道他背后还躲了个什么‘干娘’后,我不得不怀疑一件事,他跟王问天凑在一块搞到我们头上真的是巧合吗?
    听说法,不单单是青牙的干娘,还是惊鸿殿老板娘古清照的干娘,而事发地刚好在惊鸿殿,加之古清照往我们身上泼脏水,古清照和惊鸿殿摆明了也参与了其中。现在我们都知道惊鸿殿的背景,那可不是什么遮罗山少掌门能驱使的,尤其是让古清照配合干这种可能会砸招牌的事。”
    南竹若有所思,也听懂了,神情渐渐变得凝重,“照你这么一说,从王问天找咱们麻烦开始,那位干娘确实可能就已经介入了。不对呀,既然知道人家要搞你,你还上赶着往人家跟前凑,找死吗?”
    庾庆:“青牙若真要弄死我们,早就下手了,凭他在海市的实力和势力,要弄死我们还真不难,犯不着一直拖着,也犯不着兜圈子…”他耸了耸肩,“反正我们也没人家势大,也搞不赢人家,既然如此,那我们就送上门去让他搞呗,与其让他闲着找事,搞我们满头雾水不明情况,不如我们帮他找事。”
    事实上他知情后就一直是那么干的,包括刺杀王雪堂也拉了青牙一块玩。
    南竹担忧,“话虽这样说,可灵犀斋的事让青牙介入,真的合适吗?”
    之前不知道青牙背后藏了这么一出还无所谓,现在知道了人家居心叵测,还让人家介入这种事,他开始担忧了。
    庾庆:“不合适的事找他做了也不止一件,怕什么?怕他不帮我们找到那位神秘的东家,还是怕他借机设计?”
    牧傲铁忽冷不丁冒出一句,“会不会是那个铁面人的幕后又盯上了我们?”
    仨人瞬间一静,不是没这个可能,那是一段惨痛的往事,记忆犹新难忘,也许幕后黑手又想重演寻找金墟那一幕。
    庾庆:“如果真是那幕后黑手,就眼前来说未必是坏事,我们反而更安全…应该不是,若是,幕后黑手会希望我们尽快找到,而不是使绊子阻拦我们。”
    说罢朝对面大门抬了抬下巴,“老七,你不是想进去挥金如土快活一回吗?今天成全你一回。”
    南竹眼睛一亮,“你请客?”旋即又醒悟了一般,嗤了声,“开什么玩笑,就你身上这点钱,进去了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行啦,坐路边寒酸就寒酸点吧,总比进去了掏不出钱丢人的好。”
    庾庆盯着对面大门冷笑道:“我不请客,有人请客,那条地头蛇就在里面,压根就没离开过。”
    两位师兄骤然紧盯他,南竹:“你怎么知道?”
    庾庆:“因为我比你们聪明,会判断,不然掌门之位凭什么传给我?”说罢起身就走,“实不相瞒,我之前又欠了青牙两千万,不在乎再多欠点。狗东西居然缩在里面耍了我半天,进去了放开了玩,咱们今天也见见世面!”
    又欠了两千多万?南、牧二人惊了,不过很快又明悟了什么,赶紧起身跟上了。
    惊鸿殿门口刚送出了几辆马车,门口看门的见到师兄弟三人又来了,一人赶紧回头招呼了一声,把那位黄管事给招呼了出来。
    庾庆也不管他黄管事还是李管事,当面怼上就嚷,“让开!”
    黄管事挡住,连连作揖道:“爷,青爷真的还没回来。”
    庾庆:“外面孤寒凄凉,坐的不舒服,我想进去花钱找找乐子也不行吗?”
    “……”黄管事语噎,左右看门的也愣住了。
    不过黄管事很快又陪笑道:“爷,真的,我没骗您,青爷真的没回来,您就别为难我们了。”
    “为难?”庾庆眉头一挑,突然就是一拳照对方的脸面呼。
    咣!一声哎哟的黄管事措手不及,被砸了个满脸开花,踉跄后退。
    “打他。”庾庆嚷了一声,上前就继续拳脚相加。
    南、牧二人一愣之后也冲了上去,师兄弟三人联手围殴,拳打脚踢,连两名劝阻的看门的也一起打翻在地。
    这些门口招待客人的,待客算是八面玲珑,但打架的实力确实不怎么样,有点出乎庾庆的意料,他本还想借机打斗把惊鸿殿大门给拆了,结果未能得逞。
    然而里面有很多看家护院的打架厉害,门口这动静一出,立刻唰唰闪出好些条人影。
    这些人刚要冲上来动手,立刻有人喊道:“住手!”
    是庞成丘紧急现身了,闪身落在了门口。
    庾庆抬眼一看,就忍不住一阵冷笑,他就知道这里面有人一直在盯着自己,果然一招惹就露面了,不过还是挥手示意了南、牧二人罢手。
    里面人手迅速将受伤的三人给拖开了。
    外面来来往往的人,及来往的马车都停下了看热闹,都很惊奇,居然有人敢在惊鸿殿门口闹事?
    庞成丘目光一扫师兄弟三人,沉声道:“你们惹事是不是找错了地方?”
    庾庆:“我想进去花钱快活,他们拦着我不让进,说是青牙不让我进去,我想青牙怎么可能说这样的话,毕竟青牙也不是惊鸿殿的人,遂帮青爷教训教训他们。”

热门新书推荐

  1. [武侠修真]洪荒苟道人
  2. [都市言情]第九关
  3. [综合其他]海贼之苟到大将
  4. [都市言情]面点大师
  5. [科幻灵异]这个牛郎太棒了
  6. [综合其他]小阁老
  7. [武侠修真]太乙
  8. [综合其他]贞观俗人
  9. [武侠修真]我竟是书中大反派
  10. [武侠修真]长夜国
  11. [历史军事]大明莽夫
  12. [科幻灵异]废土种田就是要攒
  13. [历史军事]从黑影兵团开始圣杯战争
  14. [历史军事]锦衣
  15. [网游竞技]在第四天灾中幸存
  16. [玄幻魔法]无限先知
  17. [武侠修真]都市最强修真学生
  18. [历史军事]我打造了救世组织
  19. [武侠修真]半仙
  20. [科幻灵异]诡异分解指南
  21. [科幻灵异]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22. [都市言情]四合院开始的旅途
  23. [历史军事]从木叶开始做反派
  24. [综合其他]斗罗之躺平麒麟,比比东偷听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