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文学 > 历史军事 > 锦衣 > 第四百六十五章:威震天下
      即便凶狠如毛文龙,对某些辽将和辽人士绅带有某些仇怨,张静一所言的念头,毛文龙却是想都没有想过。
      没想到辽国公比自己更狠。
      此时毛文龙如芒在背。
      张静一笑吟吟地看着他道:“怎么,毛将军害怕了?”
      毛文龙打起了精神,深吸一口气道:“倒也不是害怕,只是觉得……朝廷怎可离了……士绅……”
      对于他的话,张静一一点也不奇怪,只淡淡道:“离开离不开,所以才需在辽东尝试,至少你我心里清楚,凭借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东西,已经行不通了,区区一个建奴,就惹得焦头烂额,那么往后呢?”
      毛文龙颔首:“所以辽国公的意思是?”
      “授田,明文所授之田不得买卖,未授之田,如山川河泽之地,还有一些未来的土地,收归公有,也不得买卖,所授之田,摊丁入亩,不再收取人头税,而是征田亩税。收取商税、盐税、矿税,在皮岛,建立商贸往来。安置了人,就有了民力,有了民力,推广一些学问。学问的事,我来办,我让人在辽东,建几处东林预备学堂,招募预备生员。”
      “毛将军,我开门见山吧,朝中之人,不少人对你多有怀疑,攻讦你的人,更是如过江之鲫。如今,你即将镇守一方,将来的弹劾还会少吗?”
      张静一随即又道:“既然横竖都要被人弹劾,横竖都要被那些狗东西骂,那就索性跟着我干一票大的吧!至少,还可名垂青史,做一些有用的事。放心,到时候真有什么差错,你推卸到我的身上即是。”
      毛文龙倒是想明白了,横竖自己没有靠山,天天有人骂自己,既然如此,还不如跟着张静一干呢。
      于是他咬牙切齿地道:“他娘的,辽东到这个地步,就是那些辽将和士绅们流毒至今,而今王师北克,辽东上下归心,这个时候若是都不敢干,那么往后,还不知什么样子。辽国公,我晓得这事的轻重了,索性拼一拼。”
      毛文龙也不是傻子,他是极精明的人,只是以往这种精明,实在以用不上!
      他不跟辽将们争权,怎么在东江立足,不和士绅反目,怎么翻脸?若是去巴结魏忠贤,魏忠贤手下那些爪牙们,若是索贿,他去哪里搞钱把贿赂奉上?还有那些东林,哪一个不是贪婪无比,东江镇欠饷,自己能不争取?
      到了如今,其实他已陷入了必死之局,因为庙堂之上,没有人能容纳他。
      何况狡兔死走狗烹,从前皇帝还会觉得建奴未灭,动毛文龙实在不妥,可现在毛文龙还有什么作用?
      倒不如索性上了张静一的贼船,一条道走到黑,管他娘的前头是啥呢。
      对于毛文龙的爽快,张静一很满意,大喜道:“我就知毛将军有此气魄。你这边缺人手,我会调遣一批来,都是干吏。学堂的事,我也会调拨人来,庙堂上你不必担心,反正是要收拾一批人的。而毛将军在此,只要将交代的事办妥当,到时,自可功成名就。”
      毛文龙肃然道:“末将懂的,自是要以辽国公马首是瞻。”
      张静一笑着道:“还有一件事……”
      凝视了毛文龙一眼之后,张静一淡淡道:“你下头若有什么俊杰,也可举荐到我这儿来!我知道你在东江,有不少的左膀右臂,只是……这些人大多都大字不识,若是年轻且机灵的,举荐我这儿,保送进东林军校。当然,不能太多,有三五十人即可。”
      毛文龙的心里猜不透这到底是不是投名状,若说张静一对他不放心,又何须让陛下做这平辽总兵官,还给这么大的权柄,又和他说这些推心置腹的话?
      只是,却让他保举一些心腹之人,去军校那里读书,那东林军校的实力,毛文龙是见识过的,若是当真能进去,将来这些人的造化,自不必言。
      不过毛文龙自然也知道,他暗暗观察过东林军,这东林军上下的人,个个对张静一忠心耿耿,这天底下,除了听皇上的,只怕就都只听张静一的了。
      他的这些心腹,若是送去了东林军校,十之八九,一回来就言必称辽国公了。
      自然,虽是动了一下小心思,可毛文龙却知道,无论是不是投名状,这确实不是坏事。
      于是再不犹豫,道:“这些年,末将经略东江,确实发现了不少俊杰,青年人也不在少数,既然辽国公讨要,倒是便宜了这些小子了。辽国公放心,此事容易,我这便回去拟定一些人选来,供辽国公驱策。”
      张静一背着手,笑了笑道:“倒也不是供我驱策,我们都是为大明效力,驱策二字,从何谈起呢?”
      二人一番话,算是推心置腹。
      大家彼此心里都知道,官场上要将话说到这么直白的地步,已是难得的了。
      就比如毛文龙,虽也见过不少朝中大臣,可绝大多数人都是表面客气,一旦问题开始深入,立即敷衍过去,辽国公如此直率,已算是真将毛文龙当自己人看待了。
      而张静一自然也算是心里的一块大石落定,当然……眼下真正在辽东的布局,才刚刚开始。
      接下来的乐子,可就有的瞧了。
      至于让毛文龙甄选人进入军校学习,倒还真不是要制衡毛文龙,而是毛文龙的部众,绝大多数人虽是跟着毛文龙抗金,可绝大多数人确实是底层出身,他们只求有一口饭吃而已。
      这些人已经脱颖而出,渐渐有了一些管理和作战的经验,可想真正成为合格的武官,却是太少,指望这些人,来辽东协助毛文龙,张静一不放心。
      就不如让他们进入东林军校深造,一方面作为培养,进行教化。
      另一方面,也好让张静一派驻的一群官吏,可以迅速的进入辽东,在毛文龙的治下,进入工作,如若不然,这些旧人和新人之间,势必要滋生矛盾,最后引发不可收拾的结果。
      人事这玩意,其实是最要命的,但凡是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组织,有了组织,就难免会有拉帮结派,这一手釜底抽薪,算是一举两得。
      毛文龙出宫去歇一歇,顺道也去看看建奴宗庙那边的情况。
      他出了宫,便见孔有德几个在外候着。
      毛文龙见了他们,随即笑了起来,道:“你们几个,还在此做什么,看看人家,都在城中忙碌呢!”
      “大将军,我们担心你。”孔有德几人意味深长地看了毛文龙一眼。
      这话的意思,毛文龙一下子就懂了,顿时阴下了脸来。
      这些人是他的心腹,但却不是朝廷的心腹,说到底,他们对于皇帝和朝廷,是不放心,也绝无信任可言的。
      毛文龙正色道:“你们放心,陛下已委我平辽总兵官,负责军政和民政,你们啊,不要总是如此小心……”
      孔有德道:“非是卑下人等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只是朝廷是什么样子,我等不知吗?这辽东为何烂成这个样子?”
      “当初我在挖矿的时候,又有多少人欺压,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东西,不也都是朝廷纵容出来的?咱们在东江抗金,那兵部是怎么对待我们?还有大将军您,劳苦功高,贵为总兵,可还不是随便一个文臣,便不将大将军放在眼里?区区一个巡按,便可鼻孔朝天?大将军一直让咱们弟兄们信任朝廷,要为陛下效忠,可卑下几个说实话,咱们是被折腾怕了。”
      毛文龙低头无语,他知道这东江上下,大抵都是如此,于是道:“无论如何,此番朝廷收复沈阳,大快人心,陛下亲征,连战连捷,对不对?”
      孔有德几个倒是肃然起来,心悦诚服地道:“这确实让人钦佩……”
      此时,毛文龙才道:“我有意让你们几个,噢,对啦,你们两个太老了,就让你们的儿子进东林军校去读书吧!其余的年轻的弟兄,也保举去,你们读书不多,如今战事暂时停了,难道还能从前那般吗?得给自己留一个前程。”
      孔有德几人大惊,一时说不出话。
      毛文龙自是知道他们仍有顾虑,于是耐心地安慰他们道:“这是辽国公的意思,你们不必多疑。你们若是还不肯相信,那便算老夫求你们的吧……”
      说罢,居然真的要朝孔有德几个行礼。
      孔有德几个顿时吓坏了,连忙回避,随即一个个拜下道:“自是全听从大将军的安排。”
      却在此时,见一队生员正押着数十人来,朝着宫中去。
      毛文龙几个细细看去,却见这些人,大多腰间系着黄带子,更有人头上戴着的暖帽上,竟镶嵌着硕大的东珠。
      毛文龙的眼睛微微张大了一些,下意识地道:“那是多尔衮?”
      多尔衮……已拿住了。
      孔有德几人,也不禁为之肃然。
      只是短短一月时间,奔袭千里,一夕破城,直接拿下了贼酋!
      这东林军今日,怕要威震天下了!

热门新书推荐

  1. [玄幻魔法]灵剑尊
  2. [科幻灵异]地球大买办
  3. [都市言情]奶爸戏精
  4. [综合其他]以大筒木之名镇压火影世界
  5. [都市言情]肆意神豪生活录
  6. [玄幻魔法]孙猴子是我师弟
  7. [玄幻魔法]魔渊签到一千年座下三万魔头
  8. [综合其他]位面破坏神
  9. [科幻灵异]诡纹
  10. [武侠修真]横推诸天从风云开始
  11. [武侠修真]剑来
  12. [科幻灵异]我们生活在南京
  13. [综合其他]我在东京教剑道
  14. [都市言情]幸福的乡村咸鱼
  15. [综合其他]这个世界过于危险
  16. [玄幻魔法]太古龙象诀
  17. [网游竞技]无限之剧本杀
  18. [都市言情]超级快递吴昊刘子文
  19. [玄幻魔法]修罗武神
  20. [都市言情]回到农家当幺女
  21. [武侠修真]仙宫
  22. [都市言情]双世东宫之宠妻至上
  23. [历史军事]极品仙园
  24. [网游竞技]我来自惩罚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