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文学 > 武侠修真 > 长生志异,开局菜市口被斩首 > 第四章 书船与钓鱼
    陶潜自己也没想到,在这陌生的异世界,竟然也能再次感受到肥宅的快乐。
    不过实话评价,这唤作“荷兰水”的汽水,味道还是不如可口可乐的,大致相当于是柠檬味汽水。
    至于百事?
    那玩意儿,能喝么?
    陶潜心情愉悦的吐槽着,反正这世界也没人和他争了。
    他也没再纠结这世界与前世那某朝代末年为何那般相似,但又有大量细节完全不同。
    不说其他,单单历史一项,便让陶潜两眼摸瞎。
    他虽然是个历史盲,但敢肯定前世是不存在一个唤作“长生天朝”的千年王朝的。
    现世时局极其混乱复杂,这唤作天朝的朝廷虽拥有庞大版图,外在看起来很强大,但其实已生了暮年气象。
    外有无数强敌环伺,内又是军阀四起,割据一方。
    更兼有天灾人祸,各类瘟疫肆虐。
    陶潜很想多了解些细节,与两位本地土著交谈,无疑是个好机会。
    不过所谓多说多错,陶潜不打算太刻意引导话题。
    只扮演好原身那种惜字如金的风格,偶尔插一句,引向自己想获得的信息即可。
    谁料这边他刚打定主意后坐下,那两人直接将矛头对准了陶潜。
    似是觉得关系到了,也或者是真的关切。
    那仿佛林永健胞弟般的奇石店老板李三鱼吃了片卤牛肉,吞咽下肚后,小眼睛灼灼看向陶潜,很是认真的问道:
    “陶书生,我看你今天一上午都在认真卖书,与往日的惫懒敷衍完全不同,莫非是打算好生过日子啦?”
    “若真是如此,我倒是有几个做生意的小窍门可以分享给你。”
    “也不收你太多钱,泰安居一顿羊肉火锅就能安抚了哥哥的胃。”
    这边李三鱼拍着肚皮刚说完,一脸奸诈的贾强忽然也笑了。
    他的神色,则是多带着几分调侃,捻起一颗花生扔入口中,而后道:
    “巧了不是,李老板有赚钱小窍门,我也有几个,索性一起送给陶书生。”
    “不过哥哥我不怎么好口腹之欲,更想饱一饱眼福,我听说省城那边已经开始流行一种彩页广告,能无比神奇的将各种色彩打印到宣传页上去。”
    “那帮大商会玩啊,据说能直接把那些美丽娇艳的‘大角儿’绘制上去,和真人一模一样,甚至更有风韵。”
    “就说这‘冠生牌荷兰水’吧,那大老板竟然请来了黄月英当劳什子代言人,还给绘了十八般不同姿势的宣传页,我听省城的朋友形容,美的那叫一个滋哇冒泡啊。”
    “咱寻仙县虽有口岸,在左近十几个县里也算是繁华,但到底比不了省城,那等玩意儿还没传到我们这儿,太让我遗憾了。”
    “不过啊,也不是没机会。”
    “我听说有不少书商将那些宣传页、画报集成册子售卖,要价虽高昂,但绝对值。”
    “待会儿那书场就要开了,我没‘书凭’上不了那几艘大书船,陶书生反正也要去进货,正好辛苦下,帮哥哥我搜罗一番,有黄月英的最好,如果还有什么柏飞凤、李珠珠、冯蘅、花容容……我也不会嫌弃啦,多多益善。”
    这一番话说完,不止是陶潜,旁侧的李三鱼也向这厮投去一道鄙视目光。
    然后,转头对陶潜补了一句道:“不嫌辛苦的话,帮哥哥也搜罗一份,书资不是问题,哥哥有的是钱。”
    两个老色……陶潜咽下到嘴边的无情吐槽。
    心底忍不住感叹,这年代就开始有代言人、女明星效应了么。
    鄙视归鄙视,陶潜其实也想……咳咳,毕竟和白花花、亮晶晶的银元没什么仇怨。
    这两老哥看起来是真的和原身关系不错,见其振作,便都想认真的指点一二。
    念头只转了转,陶潜模仿着书生直接起身,对着二人作了个揖,很是认真道:“请两位哥哥不吝指点,书生感激不尽。”
    见陶潜露出这姿态,两人心情都大好。
    还是那李三鱼,拉着陶潜坐下,点了点小马扎后道:
    “陶书生,虽说我最擅长的是卖石头,但所谓买卖,其实也就那些事儿,你坚持正版书籍,所以那些真正能赚钱且轻松的招数,我就不和你说了。”
    “你现在最该做的,是广开销路,你只在店中坐销是不行的,太傻了。”
    “你看主街上的世裕堂、大观堂两家,人除了店中,还与城中官学,各族私塾有关系,直接拉着书上门卖,听闻还记着大半读书人、大儒、老学究家中地址,有新货秘册都是直接派伙计上门推销。”
    “你无甚关系,又抹不开脸,那就另辟蹊径,世裕和大观受限于官府规矩,书籍类目被限死了一些。”
    “你这小书铺正好没那限制,索性减少经史子集这类,多以志怪、武侠、人妖、情爱等小说为主,再加上黄历字帖,常用的医书这些,薄利多销。虽然很难大富,但混个温饱绝不成问题。”
    李三鱼说完,捏着八字须的贾强点头认同。
    然后,露出一种更得意之色,朗声道:
    “李老板这是稳妥办法,不过我觉得你可以再试试刺激些的。”
    “你也知晓,因为那两次失利的战争,朝廷有不少年轻的大官开始弄什么洋什么运动,说是要把西洋鬼畜的一些学说秘术全学了过来,充实咱天朝上国的知识库。”
    “那些官老爷的大计咱不用理,只要知道即便是寻仙县中,也有很多人对那些西洋鬼畜的东西感兴趣就是了。”
    “所谓投其所好,你只要进些经过翻译的西洋书籍,绝对是城中独一份,不愁销路。”
    “不过你动手要快,我给你个内幕消息。”
    “咱南粤新上任的总督季大人,前些日子先击败了一股【太平乱军】,又剿灭了一股【妖神军】,声望正隆,权柄也大。”
    “他有感于西洋鬼畜的新颖武器和学说,授意自家侄子,新办了一家【德行书局】,翻译印制了一批西洋书,你去了书场可以打听打听,若能预订一些,利润应当不小。”
    “对了,除了这招,还有画报女郎册子、艳俗禁书这两条稳赚的生财之道,你若愿放下迂腐之心,也可试试。”
    ……
    “两位哥哥果然都是见多识广,刚刚一番浅谈已胜过数年读书,书生感激不已。”
    “明日泰安居,我请两位哥哥品尝羊肉火锅。”
    诚友书店门口,陶潜拉着两人。
    一顿不要钱的马屁下去,让这两位帮忙出谋划策的奸商都是心满意足的离去。
    当然,陶潜不少话都是真心的。
    他虽得了两份记忆,但对很多事情和细节都是无实感的。
    刚刚一番交谈,把这些补上了。
    对于长生天朝以及现下的时局,他已有还算详细的了解。
    站在门口,陶潜思虑数秒。
    快步走回店中,取了张白纸,写下:
    “外出买书,明日再开。”
    “将有新货,盼来惠顾。”
    十二字通俗易懂,字体刚直。
    继承原身肌肉记忆,陶潜不费力就拥有了一手不弱的毛笔字功底。
    满意的拍拍手,回身便将店门关上,将纸贴了上去。
    也不用再多收拾,反正身家总计“九元九角五十三枚铜元”,全都揣在怀中。
    确认无遗漏什么后,陶潜辨认了下方向,信步便往寻仙县真正的热闹之地,那唤作“寻仙码头”的口岸区走去。
    他去那里,自然不是为了搬砖搬货,而是为了进货。
    颇有些不可思议。
    但寻仙县的书场,的确在码头。
    甚至不止是书籍交易,诸如大宗农产、盐铁、煤炭等等,乃至于一些肉体上的交易中心,也都在那区域。
    寻仙县,其实是个较为繁华的口岸城镇。
    当然,说是“书场”。
    本质上,其实是数条从省城而来的大型书船会在一些特定时刻,停靠在寻仙县而已。
    时间不长不短,恰好够县内大大小小七八家书店书铺上船采购,偶尔也会十里八乡一些小书肆的老板前去。
    所谓书船,自然是指专门卖书的船。
    这也算是本省的特色之一。
    省城出版印刷业极发达,加之水路交通异常便利,远超陆路,也就催生出了“书船”这种特殊产物。
    每隔一段时间,从省城出发的一艘艘书船就会途径各个口岸,借由书铺老板或是其他拥有“书凭”之人的手,将各式书籍、报纸分发流通到全省各处。
    时间原本不太定,有时是数日一趟,有时甚至是十几日一趟。
    不过从原身记忆中可知,近段时间以来,书船几乎是每日便会出发一趟。
    而且,也不只是书籍交易。
    其他方面,同样变得分外繁荣活跃。
    这似乎有些矛盾,如今军阀四起,乱党肆虐,这朝廷显然已有暮年气象,怎么还愈加繁华起来了?
    回光返照?
    陶潜嘀咕到这里,也正好行到菜市街最中心处。
    忽然,他似有所感。
    缓缓抬头,正好看见前方那近十米高的木头桩子。
    招魂杆!
    不等陶潜吐槽这破杆子取的什么鬼名字,一阵燥热的风吹拂起来。
    立时便见那杆上,十几颗经过防腐处理的人头,随风摇晃着。
    这堪称是惊悚、恐怖的一幕,却没能引起哪怕一声惊呼。
    街上,人潮人海。
    除陶潜外,每一人似乎都已习以为常。
    昨日的热闹是昨日的,结束也就结束了。
    陶潜先看了眼属于“自己”的头,伤痕累累,双目原本至死都是瞪着的,如今被缝了起来。
    也不只是他,其他几个被斩首后没闭眼的志士,同样是如此待遇。
    陶潜没有继续走,而是默默数了数。
    “少了几颗,嗯?”
    这念头一起,陶潜即刻看向离招魂杆不远一个凉棚下。
    那里放着张斑驳木桌,桌后是个官衣穿得歪歪扭扭,露出大半胸膛,正打瞌睡的黑脸老吏。
    脑海中,相应记忆浮现。
    原身毕竟在街上开了一段时间书铺,该认识的人都认识了。
    谁能说话,谁不能,陶潜此刻也清楚。
    陶潜走过去,轻轻敲了敲桌子,那老吏好似根本就没睡着,下一秒便睁开浑浊双眼。
    与其对视一眼,陶潜道:
    “袁老,我听说这些人头要等七日后才能花钱赎回下葬,怎么才过了一天就少了些,是不是上头有什么通融,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想做点善事,不知道……”
    陶潜没再说下去,因为他发现面前的老吏忽然用一种诡异的目光盯着自己。
    不过陶潜也保持着镇静,他没什么好怕的。
    被斩首不死、附体重生……这么曲折诡异,还能被一老吏识破,那陶潜也认了。
    当然,真正给陶潜底气的,是原身的记忆。
    这老吏,是这街上公认的好人。
    果然,那老吏没能看穿陶潜那完美无缺的扮演,盯了会儿就知道这书生的迂腐劲儿又犯了。
    黑脸老吏对着陶潜嘲弄一笑,扣了扣耳屎,闻了闻,弹走,咧嘴露出一口黄牙,这才道:
    “通融?你这傻书生怎么还这么天真。”
    “看在你这傻劲儿上,老头子我提醒下你,要做善事你去花巷也好,寻仙河上那些花船上也好,或者你去乞丐胡同走一遭都行。”
    “总之,这事儿啊,千万不能掺和。”
    “县衙的那帮家伙一门心思钓大鱼,你这条傻鱼离远点,免得怎么死了都不知道。”
    “滚吧,别打扰老子睡大觉,晦气。”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