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文学 > 武侠修真 > 长生志异,开局菜市口被斩首 > 第十二章 仙境
    深夜书铺中,陶潜手捧书册,面色阴晴不定。
    他很难形容出自己如今的感受,灯光映照着那一个个鲜红大字,陶潜仿佛已经看到一头头妖魔从册中挣脱出来,朝着他便扑来。
    毛骨悚然?
    幻灭?
    一应感受皆有。
    陶潜此刻算是完全明悟,为何这“无名秘册”拥有致人疯狂的特性,缘由恐怕就在这最后一页。
    若有人坚持看完了前面仍不疯,那必定也会倒在这最后一页。
    那种让人心脏骤停的反差感,纵是意志坚定之人也受不住。
    陶潜,虽然是个bug般的例外。
    此刻同样不轻松,脑仁儿有些发胀,想要移开目光。
    但他的双眸好似被书册吸住了般,咬着牙,竟是硬撑着将这最后一页看完了。
    那一个个鲜红、扭曲的“古篆大字”,如同一只只生着獠牙利爪的血蝌蚪般,尽数游入陶潜眼眸。
    良久后,陶潜速度缓慢的放下了书册。
    “呼”
    一大口浊气,自陶潜口中吐出。
    终于,看完了。
    陶潜没去拿角落里的铜镜,他不用照也知道自己此刻的面色必定很难看。
    休息了足足十几分钟,陶潜方才彻底摆脱副作用,心神魂灵重归安宁。
    而后,陶潜开始盘算起了收获。
    现在他很庆幸,当初没错过这一书册,那几十枚铜板简直太值当了。
    寻仙居士吴明临死前撰写的这自传,虽然危险又疯狂。
    可不得不说,对于现阶段的陶潜而言,有着难以想象的意义。
    除了那“仙鱼诀”外,册中所描绘的有关修行界的一切,都是在向陶潜普及相关常识。
    某种程度上来说,任何人只要看完这书册,都可以算是初步踏入了超凡、诡异、修行的世界。
    尽管只是吴明的一家之言,但那些都是他三十年来的经历,很难作假。
    当然,册中很多内容都过于疯癫,混乱不堪。
    真正的常识和关键,需要陶潜自己提炼总结。
    此刻陶潜脑海,正好便有诸多相关念头正在翻涌:
    “吴明六十岁才转修仙道,资质低下,又无福缘,三十年来接触的都是一些修行界的底层存在。”
    “无外乎是旁门左道,江湖术士之流。”
    “不过也因了此,他消息来源广而杂,也算描绘出了一个笼统的修行界。”
    “据册中所言,我之前所猜测的定律,完全正确。”
    “凡修行、超凡之事,必有代价,绝无例外。”
    “不管修行何等法门,又师从何方仙神,只要触及超凡,必将付出大小不一的代价。”
    “只是不同的流派和道路,付出的代价也有轻重之分。”
    “传言中,道门修士,风险最小,是以常言正统。”
    “继而是佛门,限制虽多,却大多无性命之忧。”
    “之后还有武道神道之类,代价风险中等,上限却也不低。”
    “再然后,便是有着千千万万支流的旁门左道,其势最大,但源流过多,非但被道佛两家势力吊打,更无法与多修武道神道的诸多世家大族对抗。”
    念头闪烁到这里,陶潜脑海中又浮现出书册里提及过的一些势力。
    很多,但在吴明视角中都算是传说,因为他接触不到。
    “道门有十二大派,居仙山福地。”
    “佛教则有三千八百寺,广布天下。”
    “武道神道,则有如张家、裴家、修家之类传世动辄百年、千年之久的门阀大族,融于凡俗,又高于凡俗,如礁石山柱,难以撼动。”
    “除此外,还有【孽宗】这种,传说中属于‘魔道’的诡异势力。”
    “当然,最普遍的修行势力,是旁门,是左道,他们如沙如蚁,真正做到了充斥天下。”
    “今日在码头所见厮杀,那洪黑虎为漕帮之人,正是典型的旁门左道,修的本命经乃是【血河书】,书中法门残忍粗暴,代价巨大,稍有不慎不但会丢了性命,还会神魂两失,再无自我。”
    “另外近些年肆虐长生天朝各处,接连攻下诸多市县,乃至于一省之地的两大乱军之一的【妖神军】,正是左道集大成者,这势力中汇聚了成百上千种旁门左道人士,已成朝廷的心腹大患,屡剿不灭。”
    “而另一乱‘太平军’则更加神奇,其首脑竟融合了东西方的超凡手段,蔓延速度比妖神军还快些,短时间内已席卷大半个长生地界,传说此势力内部有两大至高绝密本命经,分别为【太平道经】和【大光明经】,各承袭东西方大教的部分正统法门,威能强大。”
    ……
    “这似是而非的世界,格局远比前世要庞大,且复杂啊。”
    捋清楚修行界信息后,陶潜发出了感叹。
    同时,陶潜也意识到一个问题正摆在眼前,目光重新落定秘册最后一页。
    百禽戏残册,因禽血难得,短时间内无法习练。
    那这仙鱼诀呢?
    修,还是不修?
    陶潜沉默,陷入了犹豫。
    从吴明初始发出的警告,以及后续诡异的变化来看,这所谓可通天道的功法,根本就是个陷阱。
    一旦修了,必将面临恐怖之事。
    可转念想来,陶潜现在并没有第二个选择。
    如果这世界是像前世般和平稳定,陶潜必定第一时间将功法束之高阁,修他个屁。
    但显然,这世界一点也不和平,混乱之极王朝末世就算了,更可怕的是那些恐怖诡异的事物。
    这世界的平民,要面对官府盘剥,面对天灾人祸,要面对乱军肆虐……这些便罢了。
    在可预见的未来,他们还将面临一些根本无法反抗的存在。
    “就像白日寻仙码头的所有人,精壮工人也好,江湖高手也罢,又或者是富人大儒,在面对异化洪黑虎和疯狂年轻道人时,你的身份没有任何意义。”
    “只要你不是修行中人,在那种场面中,就如同是待宰的羔羊,或是将被割的杂草,没有任何反抗能力,被轻易摧毁。”
    “或许这次运气好能避开,可下次呢?下下次呢?”
    “其他人是如此,我若是不修行,不加入进去,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区别。”
    “俗话说千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或许我以后有机会能得了代价最小的道家功法,可即便代价再小,依旧也是有的。”
    “而我现在,是很大概率可以白嫖的。”
    “修行十次,可豁免九次,余一不可控……这余一指的是第十次,前九次等于是毫无风险的。”
    “若真的太过恐怖诡异,无法接受的话,此次过后再放弃也不迟。”
    “如此,似乎没什么可犹豫的。”
    这几道念头闪过,陶潜知道自己有了决断。
    当即将所有杂念摒除,深吸一口气。
    重新将秘册拿到手,再次翻至末页。
    与未知残诀的口诀,百禽戏的图案不同,仙鱼诀的修行方式,是一种极古怪的冥想。
    末页除却吴明的疯狂字迹外,赫然还有一篇由古篆、符号、图形组成鱼形轮廓。
    依照下方的注,陶潜直勾勾盯着那轮廓。
    心神魂灵,都开始放空。
    一息!
    二息!
    三息!
    册中记载,吴明修“仙鱼诀”足足十日,方入得其门。
    可或许是天赋,又或许是别的原因。
    到第十息时,陶潜蓦地听到一声水滴砸落水面的清脆声响。
    恍惚间,世界坍塌。
    面前再不是陋室隔间,无昏黄灯光。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无比广袤,无边无际的黑暗世界。
    而他自身,竟不知何时起,化作了一条五彩斑斓,约莫拇指大,正散发着耀眼光辉的“鱼儿”。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陶潜竟是无缝衔接适应了这鱼躯。
    且相比在现实世界,他感觉在这里更加的舒适,更加的自在。
    念头一动,鱼尾一摆,他竟是倏然跳跃而起,猛地进入了一个无比奇幻、瑰丽的区域。
    这里似充斥着某种类似“水”的液体,当它们包裹过来时。
    “啊”
    根本无法忍耐的,陶潜发出了呻吟声。
    他此刻,忽然有些理解寻仙居士了。
    太舒适了!
    其中快感,远远超过肉体上的体液交流。
    更令人惊奇的是,这空间中,并不止他一条鱼儿。
    入目所及,大大小小,各种形状的鱼儿,正在畅游着。
    无数种耀眼但柔和的光辉交织闪烁,让陶潜只觉自己置身于传说中的仙境。
    “每条鱼儿,都是修士?”
    “体型、光芒差距,代表着修士间的修为差距?”
    “那这里,岂不是算是个仙境鱼塘?”
    陶潜冷不丁吐槽一句。
    同时,盘算着这里是否可以交流。
    新人入群,求大佬罩一下,这是具备普适性的好规矩呀。
    陶潜眨巴了几下闪闪发光的鱼眼,寻找着目标。
    对于那些体型大如鲸鱼、巨鲨的真大佬,陶潜不打算凑上去,万一人家一口吞了自己怎么办?
    很快的,陶潜盯上了一尾比他稍大些的鱼儿。
    那是一条约莫巴掌大,生有长须,体型曼妙的红鱼儿。
    陶潜正打算瞅准机会,直接凑过去,蹭一蹭人家,看能否蹭出信息感知来。
    可也就是此时,这仙境内,忽而生出异变。
    伴随着一道脆响,却见一颗闪闪发光,好似夜明珠般的物事,蓦地从未知上空掉落下来。
    一入这仙境,便开始缓慢下沉。
    过程中,让陶潜鱼口内疯狂分泌唾液,同时生出强烈吞食欲望的“异香”,从那珠子内狂涌而出。
    刹那,仙境沸腾了。
    大大小小的“鱼儿”,全都好似疯了般,朝着那珠儿冲去。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