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文学 > 武侠修真 > 长生志异,开局菜市口被斩首 > 第二十一章 收获满满
    寻仙县,名副其实的大户人家周府大院之侧的暗巷内。
    略有些古怪的场景,正在上演。
    地面有一堆衣物,躺着一男一女两具躯体,一具是死的,一具则是活的。
    而一个瘦高、英俊有着眯眯眼的书生,正一脸灿烂笑容,点数着手中的一样样战利品。
    作为团伙首领的张贤,果然要比那老儿富裕些。
    陶潜手中,总计五样物事。
    一本薄薄书册,一块粗糙铁牌,一张极似人皮的未知生物皮,一枚大若红枣的丹药,以及一个钱袋子。
    让陶潜惊喜的是,这其中书册、人皮、丹药三样,都给了他悸动感。
    怀着期待之心,陶潜触碰上去。
    顷刻间,三团被超凡感知触发的信息流便在陶潜脑海梳理成了那古怪的格式。
    当先被陶潜所关注的,自然是那疑似修行秘籍的书册。
    【志名:肉魔寄身术。】
    【志类:异物。】
    【志述:两百年前,有一左道修士名为“巫无忌”,其寿元将近,不日将亡,为求延寿,无所不用其极,往道佛求法遭拒,欲入世家大族遭辱,悲愤之下,其立下大誓,欲自创长生之法,若可延寿渡劫而不死,必报道、佛、世家今日之辱……此后数年,其人不知所踪,直至某日再度现身于帝都,洒出百本载有《肉魔寄身术》之书册,旋即暴毙于闹市。】
    【注一:此法修行极为复杂,须得先采集一种名为“肉魔鳗”的水虫之卵,此虫只存于战场尸坑、荒野魔地,传说寿命长达三百年,且擅变化之术,可喷吐催眠之气。得卵后,需日日夜夜以冥想感念,直至将自身精气神之一二,灌入虫卵之内。】
    【注二:灌注结束,将虫卵吞入腹中,生饮人血催发,数日虫卵便将破壳而出,数十息内,便可将宿主躯壳啃噬殆尽,彼时将达成灵肉合一之境,修者可完成掌控魔虫神通,若躯壳老去,可再度寄身转生,不分禽畜,无拘男女老幼。】
    【注三:若修了此术,每日晨时、午时都将受魔鳗钻心之苦,且再离不得人血,一日不饮,次日便要发狂,失去自我。】
    【注四:代价可豁免!】
    ……
    “嘶”
    在见识过百禽戏、仙鱼诀、土元小册等奇葩功法后,陶潜原以为自己已然见多识广,不会再对任何法门生出感叹。
    可现在,陶潜发觉自己错了。
    这一门唤作“肉魔寄身术”的秘术,让陶潜再度开了眼界。
    他的手掌微微有些颤,捏着那书册仿佛捏着一个烫手山芋,心底更是生出冲动,欲将这册子给毁了。
    “旁门左道,名不虚传。”
    陶潜吐出八字评价,旋即将那册子往怀中一塞。
    究竟是否要毁去,现在也不是思考的时机,索性先延后。
    眨了眨眼,脑海中另外两团信息流跟着浮现出来。
    【志名:山鬼皮囊。】
    【志类:异物。】
    【志述一:传言苗疆有一神秘荒山,山腰处有一黑幽鬼洞,曾有旅人夜宿其中,不耐寂寞自我安慰,所遗之物致使鬼洞受孕,次日便鼓一石膜,剖开石膜乃得山鬼婴儿,此婴一息便长一岁,不多时已与成人无异,聪慧良善,识得山路,辨得安危,少顷便将其父带出荒山,留下金银、药材少许,不知所踪。】
    【志述二:有左道术士闻此传说,特意赶去,耗数年寻得该鬼洞,使其受孕,同样诞一山鬼婴儿,片刻长成,引术士出山,该术士趁机出手将山鬼缚住,正欲逼问其中隐秘,山鬼身躯倏然分裂,一顽石跌落,只余一副皮囊,无毛无色,蕴些许特异。】
    【志述三:此皮囊自有特异,动念即可令其覆盖全身,可御利刃,可避水火,毒虫蛇蚁亦近身不得。】
    【志述四:佩戴此皮囊时,将无法孕育后代。】
    【志述五:有诸多心怀不正之人,重复该术士所作所为,皆得了山鬼皮囊,是以此物存世不少。】
    ……
    【志名:尸血丹。】
    【志类:异物。】
    【志述:湘西之地,常有僵尸出没,若遇黑僵、毛僵一类,须得小心避开。若遇上得了智慧的“游僵”,便算是遇上一桩机缘,游僵类人,好置办宅邸,午夜时出宅游玩,天明前回转,若有人躲在其尸宅之侧,趁游僵归家时堵其门户,再以好言相讨,或有机会得游僵赠此血丹。】
    【注一:此丹不可食,凡服者,必遭丹中尸气所污,须臾暴毙。】
    【注二:此丹若佩戴于身,可抵御尸毒之气,可抵御神魂攻击,但需颂念咒语“游僵助我”方可起效。】
    【注三:凡修与僵尸相关异术者,以此丹,可消弭部分代价。】
    【注四:凡持有此丹时日过久,躯体关节将日渐僵硬,惧烈阳,好阴暗,见人血将发狂,与游僵无异。】
    【注五:代价可豁免!】
    ……
    眨眼间,有些复杂的信息被陶潜阅览完。
    因为先看了那《肉魔寄身术》,后续的山鬼皮囊和尸血丹虽然也很古怪,但陶潜已经很习惯了。
    在豁免代价的前提下,这两物其实都算是好宝贝。
    陶潜将它们一股脑塞入怀中,而后很是随意打开了那钱袋子。
    让他没想到的是,真正的惊喜忽然就来了。
    钱袋里,没有多少银元、银角子、铜板。
    但有着一叠厚厚的钞票,图案花纹,在陶潜看来简直再美丽不过了。
    没错,这世界这时代已有了钞票,只是普通平民难得一见罢了。
    须知一块银元,重达七钱三分。
    若有超“百枚银元”的交易,重量直接就冲上七十多两,即便有随从的大户,也不可能将这重量的银钱时时背在身上。
    是以,市面上若有什么大宗交易,通常都采用钱庄的庄票,或是银行的钞票,二者如今是并行存在的。
    陶潜手中这一叠钞票,面值有两种,五十元和一百元。
    粗略数了数,总值已经超过一千块了。
    捏着钞票的陶潜,心情瞬息变得明媚,笑容愈加灿烂,黑夜中露出一口大白牙。
    “周家是寻仙县数一数二的富户,三代经营绸缎,在省城都开了不少绸缎庄,能用钞票还给自家千金这么多,非常的合理。”
    “就是这厮着实不当人子,半夜潜入人家府中,偷人家女儿,还偷人家的钱,简直坏的流脓,死有余辜。”
    “说起来,这么些钱,正好抵得上这舍县四兽的赏金啊。”
    嘀咕出最后一句,陶潜眼眸亮了一下。
    然后,无比自然的将那一叠钞票也塞入了自己怀中。
    站在原地,他目光又在张贤尸体和周家小姐间来回扫了几眼,后者仍在迷糊状态中。
    陶潜想起什么,径直走过去,伸出一根手指,也触碰了一下这位周家千金。
    没错,她也给了陶潜一丝悸动感。
    很微弱,但那的确代表着她已经不再是凡人,而属于超凡物事。
    非常快速的,反馈结果来了。
    和那些有着详尽信息的物事不同,周家小姐触发的超凡感知,只有寥寥的数句话。
    不过其中,正有陶潜想知道的。
    【志名:周胭。】
    【志类:怪异。】
    【志述:此女正觉醒一种血肉相关的异常特质,此女已被世家大族“修家”看中,修家在南粤省城的分支,正派遣一位接引族老前来。】
    关键信息浮现,陶潜即刻也有了决断。
    他之前有所疑虑,是因为那一枚粗糙的铁牌。
    上面镌刻的铭文,直接揭露了舍县四兽在妖神军内部的身份,唤作什么“捕异郎”,职责估计就是为妖神军捕捉怪异之类。
    有这令牌,说明这四兽也的确得了妖神军的庇护。
    虽然不确定妖神军在得到四兽伏诛的消息后,是否会进行报复。
    但小心谨慎总是好的,陶潜也不想因为自己的袭杀,导致别人一家族被灭门。
    不过现在陶潜感知到周家小姐身上的变故后,可以放下心了。
    “按照无名秘册中的形容,那些世家大族,实力是可以和佛、道相提并论的,是真正融于世俗又高于世俗的庞然大物。”
    “妖神军的实力虽然也不错,但对上那些传世千年的世家,恐怕也占不到什么便宜。”
    “何况那妖神军就算再愚蠢,也不可能为了区区四头死去的畜牲,和传世已达八百年之久的‘修家’为敌。”
    “这周府原本只算是寻仙县的大族,如果能攀上修家,日后恐怕在南粤省内,都将是权势不俗的大家族了。”
    “也好,以钱换女儿平安,还得四兽伏诛这一功劳,周家可赚大发了。”
    “至于那些超凡物事,什么秘籍宝物之类,自然都该归了我这做好事不留名,事了拂衣去的好人儿。”
    “嘿嘿!”
    几道念头闪过,陶潜直接定计。
    依旧没去唤醒周家小姐,只是给其贴心的调整了一下睡姿,免得口水沾湿了衣衫。
    若是旁的姑娘家家,半夜昏睡暗巷,必是要冻个半死。
    但重量级而且还在觉醒着血肉类“异常特质”的周家小姐,却是完全不需要担心这问题,她睡的可香甜了。
    安顿完毕,陶潜转身便往不远处,那剩余两兽处掠去。
    在袭杀杨鼎、张贤之前,陶潜还有些担忧自己这初出茅庐之新人的战斗力。
    接连杀了两兽后,陶潜已经完全明白,自己这条鱼儿,在这些连引气境都没入的低等左道妖人术士中,处于一种怎样的生态位。
    不客气的说,陶潜于他们而言,和食人巨鲨没什么差别。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