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文学 > 武侠修真 > 长生志异,开局菜市口被斩首 > 第二十二章 侠侣志士,朝廷鹰犬!
    寻仙县,东街边缘处一暗巷内。
    车厢比寻常马车要大些,由一头温驯黄鬃马拉着的马车,帘子忽然掀开。
    一身穿短打,浑身肌肉的大汉走下来。
    浑身酒气,有些迷糊,是以走路摇摇晃晃。
    身后那马车内,一面有凹陷,裹着头巾的中年汉子,满脸嫌弃的在后方吐槽道:
    “旁人都说懒人屎尿多,大牛你这懒汉白生了这般大的块头,咋连点黄汤都兜不住。”
    “走远些尿,别让风把你的尿骚味吹过来,忒难闻了些。”
    简单两句话,显示出这汉子和肌肉大牛关系很亲近,也非常有生活。
    被嫌弃的鲁大牛也没回话,只是撇撇嘴,乖乖往稍远处隔壁一巷子里去了。
    双腿岔开站定,松裤,窸窸窣窣,滴滴答答,不多时长出一口气结束。
    系紧裤腰带的鲁大牛,正欲回转马车。
    就在这时,一道不甚闪亮,但在夜里却很明显的“银光”掠过他的眼角。
    因为对银钱的敏感,这肌肉大汉立刻转头看去。
    果见巷子底一角落内,竟躺着一枚银灿灿的银元。
    虽说他不是普通人,但这时代,一枚银元的购买力还是极可观的,大鱼大肉可吃得,去了花船柳巷也都用得上。
    何况如今状况是路上捡钱,他一个将肌肉练到脑子里的大汉,如何能拒绝?
    是以这鲁大牛嘴角咧开,屁颠屁颠便过去,蹲下身探手便要将这白得的银元捡起。
    几乎就是他触及那银元的同一时刻,他背后的阴影中。
    伴随着一道呼吸,一个白皙拳头猛地砸出。
    目标,这看似憨厚实则丧尽天良的大汉后心处。
    与之前两次偷袭不同的是,这唤作“鲁大牛”的大汉,所擅长的,正是厮杀战斗。
    在陶潜动手之时,鲁大牛面色倏然大变。
    他的躯体,甚至比他的大脑先一步感知到了凶险。
    旋即鲁大牛躯体开始出现肉眼可见的“异化”,速度极快,在陶潜拳锋砸至之前,已完成大半。
    伴随着“嗤嗤嗤”的诡异声响,灼热的蒸汽竟是从鲁大牛毛孔中喷射而出。
    随之他开始膨胀,本就高达一米八的躯体,眨眼往两米蹿去。
    块垒分明的肌肉不断隆起,一束束的肉筋根根爆出,在肩膀、背部、腹部等区域,竟都鼓起诡异的红色肉瘤。
    其身上毛发,也在瞬间掉落干净。
    皮肤变得粗糙,泛着红黑相间的光泽。
    刹那,陶潜面前便要多出一头与人类看起来没什么关系的肌肉怪物。
    尽管他给陶潜的感觉,远远无法与当初码头上那位漕帮寻仙舵主洪黑虎相比。
    可此刻,陶潜还是感受到了一丝淡淡的危机。
    不过这危机来的快,解除的也极快。
    鲁大牛这一身异化看来可怖,想必战斗起来也极其骇人。
    但很可惜的是,陶潜,是偷袭下手的。
    鲁大牛意识到被袭杀,躯体更先一步异化,可依旧拦不住陶潜那一拳砸在他的后心处。
    “嘭”
    伴随着一声闷响。
    陶潜很是认真的,将自己体内拥有的駮龙之力,灌入这鲁大牛体内。
    若此刻鲁大牛可以内视,便会发觉自己后背直接凹陷,恐怖的力量隔着粗糙皮肤,震碎了皮下的所有血肉,也包括他那颗强壮有力的心脏。
    骤然停歇,化作肉糜。
    鲁大牛到嘴边的嘶吼,没来得及发出来。
    暗巷中“嗤嗤嗤”作响,随着那些灼热蒸汽的离去,他的躯体退出异化,甚至开始过度萎缩。
    不多时,只余一具侏儒似的死尸。
    陶潜没有即刻下手摸尸,而是再度融入阴影,往那辆马车飘去。
    夜风吹拂过来,直接降温带走血气,也带走了陶潜身上的气息。
    尽管只余最后一人,陶潜仍保持着小心谨慎。
    行至马车边,以强化过后的耳目确认车内那唤作“赵斗”的最后一兽,心跳呼吸并无异常后。
    陶潜装出步履蹒跚的姿态,很是随意的掀开了马车的帘子。
    车内,赵斗正低头点数着一些银元、铜板,满脸财迷的模样。
    听到帘子掀开的动静,头也不抬便道:
    “倒完尿汤啦?老大和老杨估计也快得手回来了,不许再喝酒,保持警惕……”
    说到一半,赵斗意识到不对。
    猛地一抬头,他看到的并不是鲁大牛憨厚的脸,而是另一张陌生且英俊的书生脸。
    赵斗面色倏变,杀意暴起。
    可就在他要动手之时,陶潜早已先下了死手。
    一句话废话都没有,甚至在赵斗还未说完话之时。
    陶潜的手掌,已然闪电般的拍在了他的头顶。
    连杀数人,陶潜对于这项业务渐渐熟悉,对于自己体内力量的掌控也愈加熟练。
    掌心駮龙血脉之力一吐,赵斗脑子里的物事便成了酱泥状,顺着耳窍、鼻窍流淌出来。
    他比鲁大牛还不堪些,甚至没来得及展现出自己所修的是何种邪术。
    陶潜其实还是有些好奇的,但为了这点儿好奇,不值得冒险。
    前世他看那些影视剧时就学到了一个经验,不管反派还是正派,一旦决定要动手,那就不要废话了。
    话多,是很多强者的死因之一。
    默默吐完槽,陶潜先去将鲁大牛的尸体搬过来,也没忘记收回那用作诱饵的一块银元。
    而后,他惯例进行了摸尸。
    不多时便有了结果,让陶潜有些许难受的结果。
    宝物、修行秘籍?
    二者,皆无。
    陶潜搜来的只有一些银钱,几瓶酒。
    这结果,让陶潜不敢相信的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之前摸张贤、杨鼎二人,收获都算是不菲。
    怎么到了真正擅长的鲁大牛、赵斗二人,却是一丁点都没了。
    从大红手转变到大黑手,实在太快。
    虽然也有些银元铜板银角子之类,但得了一大叠钞票,脱贫入富的陶潜,已经是看不上了。
    在对两人尸体进行一番感知后,陶潜知悉原因:
    “这舍县四兽赏金不俗,还能在妖神军内部混上【捕异郎】这种职位,虽然没入引气境仍是修行界的底层,但比寻仙居士吴明的层次要高。”
    “四人各有超凡际遇,可认真计较起来,还是张贤和杨鼎二人算有传承,尽管异常残缺,边角料而已。”
    “而擅战的鲁大牛和赵斗,一个是幼时吞了异物获得血肉增幅,另一个则更倒霉,幼时被邪门术士抓去做人体改造,后虽活了下来,但二者其实都没了前路,也不知修行,只能凭本能行事。”
    “在修行界,这类人,太多了。”
    “所以他们才会这般渴望,能获得真正的书册传承。”
    “只是丧尽天良的事做太多,又偏巧遇上了我。”
    连杀四兽,成功获得实战经验,又收获了不少秘籍宝物的陶潜。
    心满意足的,给这次行动收了尾。
    也不复杂,直接将三兽尸体,一股脑丢到了周家小姐身旁。
    然后用曲蟮粪石的臭气,将人唤醒。
    在周家小姐发出那响彻天地的尖叫声后,陶潜则带着鼓鼓囊囊的收获,飘然远去。
    ……
    离了东街周府,陶潜径直往菜市街去。
    但方位,却不是他那诚友书铺所在的街尾。
    而是菜市街真正的核心区域,那最近时常被用作是刑场的地方。
    那里,竖着一根唤作“招魂杆”的木头桩子。
    而桩子上,仍挂着十几颗志士的头颅,里面也包括了陶潜附体重生的原身之一。
    陶潜初来乍到,又或者借了书生躯壳复生时。
    都是手无缚鸡之力,也无权势财富可用。
    即便心有愤怒,也做不了什么。
    但现在,完全不一样了。
    在“舍县四兽”的贡献下,陶潜已经完全知晓现在的自己,拥有怎样的力量。
    既然如此,该做的事,便该去做了。
    “夜黑风高,正方便行事。”
    陶潜吐出这句时,身形已经接近目的地。
    他前来这里的初步打算,自是帮忙敛了志士们的头颅,之后如何,等真正适应世界,了解更多后再作其他打算。
    在这之前,陶潜从那老吏口中得知。
    寻仙县衙的官儿们,打算用这些头颅钓鱼,目标无非便是其他的志士。
    和在那仙境中一样,陶潜知道是“诱饵”,知道是陷阱,不过他依旧打算往里闯。
    仙境中,陶潜倚仗的是自身怪异,可白嫖那仙境主人。
    而这里,陶潜不是要白嫖,他是要生生拆了这陷阱。
    若这群来自本世界官方暴力机构,也唤作“朝廷鹰犬”的人太过凶恶,陶潜也不忌讳下辣手毙杀一些。
    陶潜得了志士、书生两份生平经历和记忆,对这群人,自是一丝一毫的善意都欠奉。
    他这边刚定念又接近了目的地,忽然,前方传来变故。
    大量脚步声,喊杀声,兵刃互砍的战斗声响。
    被夜风带着,钻进陶潜耳中。
    “嗯?”
    惊咦间,他隐匿着的身影,已是出现在菜市街一个阴影角落中。
    放眼看去,一场战斗正好接近尾声。
    只是双方的数量相差悬殊,弱势一方,眼看着就要落败。
    一方,达数十人,大半是县衙捕快,但核心却是七八个江湖人士,其中三人还是僧侣打扮。
    而另一方,则是两条闯入陷阱的“鱼儿”,一男一女,气质容貌都是不凡,看起来似乎还是情侣。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