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文学 > 武侠修真 > 长生志异,开局菜市口被斩首 > 第二十五章 半龙半人,夜往腾蛇!
    次日清晨,辛苦一夜的陶大店主神清气爽起床,洗漱,开门。
    如今他身怀修为,又揣着巨款。
    常理而言,是时候关了这“诚友书店”去别处潇洒了。
    可陶潜昨夜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先留在寻仙县,先以书生原身的身份,生活上一段时日再做打算。
    昨晚想好要去寻大册本命经,可这世界实在是太危险。
    寻仙居士吴明前辈,那一桩桩惨绝人寰的往事,足够陶潜引以为戒了。
    谋定而后动,方是上策。
    如此想着,陶潜无比自然的整理好书铺,又去品尝了一番街面上的早点铺子。
    身在闹市街,自然是市井气息极为浓郁。
    陶潜也不需要做太多,只看着,就能让那本就剩不多的隔阂感渐渐消失。
    只是有些让人无奈的是,因前日购来的各类画报、书册售罄。
    诚友书铺的生意,又一次惨淡下来。
    不过现在陶潜已经知道该如何做买卖,加上怀里那一千多元的钞票银元,心底丝毫不慌。
    一上午,无什么人来。
    除了那熟悉的李三鱼、贾强两位邻店老板。
    这二人也是闲,似将陶潜这寒酸书铺当做了闲逛的必经一站,特意抽空过来唠了几句。
    其中重点,是分享一些八卦。
    比如昨夜在寻仙县内,发生的两件大事。
    两人绘声绘色,那模样似有什么内幕消息。
    “陶书生,我知道你们这些酸儒讲究什么子不语怪力乱神,不过昨晚那事,全县都听到了。”
    “那一声龙吟,简直如蛮荒大鼓,即便你睡成猪,也不可能没听见。”
    “我再告诉你一绝密消息,我有一远房子侄就在县衙当捕快,昨晚他亲眼看见有一头异龙,携着风雨雷霆,过境寻仙县,似乎是有感于招魂杆上那群志士的热血,竟是出手将他们的头颅救走,顺便还救了两个有同样目的的侠侣大盗。”
    “都是国之将亡,必有妖孽,也不知这异龙,算是妖孽还是祥瑞?”
    “反正今日那县衙内只有几名老吏留守,那胆小如鼠的官老儿,一大早便躲了起来,显然是生怕大白日就被那异龙找上门轰杀了,呵呵。”
    “除了这个,你们一定不知道,昨晚还有一件怪事发生了。”
    “据说城中大户周家千金,昨夜被出了名的妖人术士‘舍县四兽’给绑了,幸好关键时刻,有异人路过,不但出手相救,还顺带着将那四兽给毙杀了。”
    “一大清早周府便将四兽尸体送去了县衙,不过周家是狗大户,非但不在乎赏金,还放出话来,只要异人愿意上门接受酬谢,周家愿出上万元。”
    “这消息刚出来,周府的门槛差点被踩碎,一大帮子流氓地痞上门假装恩人,结果这帮二货,险些被暴怒的周家千金砸成肉饼子。”
    “周小姐说了,昨夜天色虽黯,但她瞧得分明,自家恩人是个极英俊,好似谪仙般的人物。”
    “再有歪瓜裂枣上门,她索性直接锤死。”
    ……
    在陶潜这个合格捧哏的配合下,两位分享了内幕八卦的老板心满意足的离去。
    陶潜自己,则有些犯嘀咕。
    昨夜的两件事,陶潜确认自己办得完美,且隐秘。
    “那周家小姐绝不可能看到我的脸,至多能看到我离去的背影。”
    “她说什么极英俊、谪仙般的人物……大概是恩人滤镜发作了。”
    “不过这事的确还是有些疏忽的地方,比如我竟忘了蒙面,属实不应该。”
    “下回再有此类事,遮掩身份面目,是第一要务。”
    陶潜总结着晚上出门干坏事的经验,无甚波澜便度过了一上午。
    午时,陶潜毫不犹豫的关了铺子。
    临走前,又扯来张白纸,提笔写下:
    “外出买书,下午重开,届时女郎画报、神秘书册、武侠志异、西洋夷书……货源紧俏,欲购从速。”
    略啰嗦些,但吸引力十足。
    陶潜满意拍拍手,转身便又往寻仙码头书场处去,眸中隐隐有期待之色。
    前日,他在书场捡漏了《百禽戏残册》与《仙鱼诀》。
    如今再往,有所期望也很正常。
    然而很可惜,捡漏这种事,你得有“黄金瞳”这种外挂才能经常遇上。
    而且,还得是在对的地方。
    书场虽然沾了点边,可它本质还是凡俗之地,要捡漏修行秘籍,哪有这般容易?
    整个下午,陶潜看着顾客盈门的自家铺子,却是非常的索然无味。
    一边收着一枚枚锵锵有声、白花花的银元,一边则在心底感叹道:
    “书场捡漏看来不怎么现实了,还是得去那腾蛇镇试试。”
    “以我那极敏锐的超凡感知和古怪格式的信息,在那种修行、超凡物事汇聚之地,捡漏几率将大增。”
    “再说按照秘册中描述,腾蛇镇内可是真正的欲望放纵之地,各种节目精彩异常……有些迫不及待了啊。”
    数个时辰的时光,很快在陶潜收钱和畅想中消磨过去。
    天色刚有些黯淡下来,陶潜便毫不留情的,将一群试图在他店中就将那些画报册看完的老色批全部赶了出去。
    白嫖这种事,如今是他陶潜擅长的。
    旁人还想白嫖他陶大店主,痴心妄想。
    关了铺子,陶潜回转隔间,将那磨得光洁明亮的铜镜摆在窄桌上。
    晚时他便要前往那“腾蛇镇”,那里可与书场不同,是真正的超凡地界。
    无名秘册有描述,那镇子里,除了大多为旁门左道的人类修士外,还存在着一些妖魔怪异,魑魅魍魉。
    虽也有秩序,但薄弱的可怜。
    经验不甚丰富的新人去了,很可能一不留神就会丢东西。
    比如,一身的精血。
    又或者,自家性命。
    吸取昨夜教训,陶潜决定出门前先化化妆。
    他虽无化妆品,也不会那种鬼斧神工的易容邪术,但他自有妙法。
    对着铜镜,陶潜开始凝聚精神,主动引导起体内的“駮龙源气”。
    如今,他处于修行九境之一引气境,锻体阶段。
    源气随之他意念流淌,每至一处,只要他灌注心神,该处便会生出相应变化。
    如淌过皮肤,便渐生駮龙鳞片。
    若停留于面部,不多时便生金瞳龙齿,须发皆泛青。
    手脚、胸腹,亦或是臀部之类隐秘区域,也是同样的现象道理。
    说起来,这般玩法陶潜也很熟。
    只是与前世玩游戏不同,现在可是实操。
    而且那駮龙源气改造躯体,并不是毫无代价的,除了源气本身会不断被消耗外,还会伴随着疼痛、麻痒等等。
    这一类即时代价,陶潜的特异似并不能消除豁免。
    是以,只是片刻他就没了玩心。
    强忍着一些不适感,陶潜给自己做了些“改造”,保证无任何人能辨认出他就是诚友书店的酸书生老板。
    待寻仙县真正入夜后,菜市街一暗巷中忽而腾起一团模糊云气,随着夜风,眨眼融入天穹。
    约莫数分钟后,寻仙县外。
    一条通往远处黑幽幽群山的山道之侧,蓦地一道身影从天而降。
    借着月色,隐约可见此人身形容貌。
    身高暴涨至近两米,虽身穿着书生长袍,但衣袍下的肌肉线条完全遮挡不住。
    并非那种臃肿堆叠的肌肉块,而是一种充斥着恐怖爆发力以及原始魅力的体型。
    不过真正引人注目的,却是他的面部。
    有着类人的“五官”,但更多却偏向于……龙?
    嵌着龙鳞的坚韧皮肤,金色的竖瞳,极明显的龙齿,还有那极度飘逸,泛着青光的须发。
    而最明显的,莫过于那种几乎任何人都能感受出来的,更强大生命特有的淡淡威压。
    正常人,只要见到此刻的陶潜。
    第一念头,必定不会认为他是个人类。
    而是会猜测,这要么是个妖魔,要么便是一种异类。
    “不管是无名秘册内述,还是日鬼道人林小花所说,都表明修行界虽然大多数是人类修士,但各种非人类生命体的数量,同样不少。”
    “有万千怪异,有无尽妖魔,亦有异兽魔物,鬼怪邪物之流。”
    “甚至,还有原是人类,但后来蜕变的不可名状,不可理解的仙神存在。”
    “我这种半人半龙的形象,在凡俗世界会引起轩然大波,但在修行界,恐怕早已是见怪不怪了。”
    “太多状况,会出现这种生命体。”
    “比如修炼秘法失控的修士,吞了异物的人类,或是试图化形为人的妖魔鬼怪。”
    ……
    任由脑海思绪奔腾,陶潜便以这般妖魔形象,借助夜风遮掩,往群山深处而去。
    虽然陶潜早已将《无名秘册》翻了个烂熟,完全知晓腾蛇镇的大概位置,也知晓进入其中的诸多规矩。
    但毕竟是首次前往,无人引领。
    耗费了足足一个时辰之久,陶潜才借助自己的“超凡感知”,在翻过一座山头后,看到了不远处闪烁着的灯火亮光。
    那里,赫然是一座规模不大的城镇,诸多建筑依山而建,自山脚处,延伸至那黑黢黢最高处。
    那黑黢黢之山,形态轮廓,的确酷似传说中的异兽“腾蛇”。
    而那些建筑,远远看去,竟像是依附于腾蛇皮甲之内的寄生虫豸,灯火摇曳间,似在抽吸皮肉鲜血,让人看了莫名感到恶心。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