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文学 > 武侠修真 > 长生志异,开局菜市口被斩首 > 第二十九章 大自在僧,野狐禅经
    陶潜原想询问“仙鱼诀”之禁忌,但转念一想,那仙鱼诀看似低端,连吴明这等真正底层修士都能弄得到,可去了那仙境鱼塘便知其中凶险。
    凡事讲究由浅入深,陶潜决定先问自己到手的第一种修炼功法。
    百禽戏秘册!
    相问时,陶潜也正式打量眼前的食书老人。
    的确是容貌丑陋,皮肤粗糙松弛衰老,满是老年斑和长长汗毛,身形也佝偻到极限,仿佛随时可能倒地不起。
    最引人注目的,是老人的头。
    不但硕大,且形状极不规则,像极田埂角落中生成的大冬瓜。
    但其一双浑浊眼眸,却仿佛有着洞悉人心的力量。
    陶潜与之对视有种被看穿之感,这让陶潜很是好奇,习惯性的想探手摸上一把。
    当然,他很及时的遏制了这般作死的念头。
    下一刻,也听到老人那睿智嘶哑的声音:
    “百禽戏者,功法小册也,由八十年前人类修士百禽老人所创。”
    “此法灵感实则源自于魔道的炼血法,但又开辟蹊径,生生改成了类佛门之法,修炼此法可获上百灵禽之血脉异力,若非代价惊人,评价或可再上一层。”
    “以魔道为基,再蒙以佛家外衣,终不是正道。”
    “不论有何等手段,修此法,必破戒,必化妖魔,几不可逆转。”
    “此法成册后不久便被大肆散播出去,在那陀县区域,酿成【百禽之乱】,过万人类因此受灾。”
    “不过在那大乱中,也孕育、催生出了不少具百禽之力的大妖魔。”
    “尊客可知,这些原本是人类,后来变成的大妖魔,是何等下场?”
    说到这里,老人浑浊目光看着陶潜。
    内里,隐隐有着劝诫之意。
    也没有真的卖关子,不待陶潜回应,老人叹息一声,直接解惑道:
    “百禽之乱最终引来了【大自在寺】的僧侣,此寺是佛门三千八百寺中,最恐怖的寺庙之一。”
    “那日只去了一僧,持破铁钵,披烂袈裟,所过之处,那些个食人血肉,力可搬山的大妖大魔竟是毫不反抗,直接归降。”
    “数日后,一众妖魔皆成了大自在寺的护法兽,陀县乃安。”
    老人这边说着,陶潜也努力消化着这些信息。
    其中多数与陶潜的超凡感知对得上,唯独多了“后续故事”。
    一段听起来还算不错,但细思恐极的故事。
    “修百禽戏必化妖魔……陀县百禽之乱……大自在寺第一时间出手,仅以一僧便平乱,还带回去一群护法兽……不是我阴谋论,那百禽老人真的不是从‘大自在寺’出来的?”
    虽说陶潜早就知道,这个世界的修仙界坑实在是多,且是一坑接着一坑,令人防不胜防。
    此刻,还是被这百禽戏秘册中蕴着的恐怖隐秘给惊了一下。
    陶潜自觉,若无那古怪的外挂金手指,他是不太敢修仙的,不如当个文抄公、本子画手混吃等死,也好过莫名修了什么带陷阱的功法,被人穿了鼻环,捆了缰绳,当做是畜牲般牵走。
    好在他陶潜,是可以白嫖的。
    心念一定,陶潜又见那食书老人解答完问题后,身形又要回转斑驳竹简。
    似是不经意的,陶潜忽而探手抓住老人衣袖。
    同时又掏出一枚欢喜金钱,一边递过去,一边急切道:
    “老前辈且慢,晚辈还有一问。”
    “有一秘法唤作《仙鱼诀》,据说可通天道,前辈可知底细?”
    忽然被拽住,食书老人并未恼。
    先收钱,而后用一种古怪的目光,盯着陶潜的龙脸若有所思。
    沉默半个呼吸后,老人才叹息道:
    “仙鱼者,以魂化鱼,入得那混沌仙境。”
    “仙境中充斥养魂气,时有诸多异宝、书册降下,运道稍好,便可日渐壮肥,仿若真通了那天道至理。”
    “可有得必有失,修了此法,身家性命便不再由自己掌控了。”
    “只要某日运道稍差,便将莫名横死。”
    “若太过肥美,则沦为他人盘中餐食。”
    “而最致命的代价,则是一旦修了,便很难再挣脱出来,更遑论得益后彻底超脱成仙。”
    “如鱼跃龙门之说常有,你可曾听过哪条鱼真跃过去了?”
    “你上山时必经过一座【福寿楼】,此名取自凡俗世界,有一物唤作福寿膏,服之可解诸多病痛,可一旦服了便再离不得,那混沌仙境中的养魂气,便相当于是修行界中的福寿膏。”
    “你嗅了一次,便想第二次,再有仙境中诸多好处相诱,你可忍得住?”
    “世间万物,皆慕长生。”
    “殊不知此道之艰难,非常人可行。”
    “多嘴这两句,便算是老朽奉送尊客了。”
    话音落下,这老人竟是自己摸了摸那大冬瓜似的脑袋,嘿嘿一笑,身躯直接化作虚无,消失在了陶潜面前。
    这次,陶潜没有再拉住他。
    第一是他目的已达到,第二则是他没多少钱,浪费不得。
    他在消化老人吐露信息之前,先看了眼因触及老人躯体,而浮现脑海的格式信息。
    和陶潜意料的一样,一大堆问号。
    不过,也有些有效信息。
    【志名:???】
    【志类:???】
    【志述:……已道化的未知存在,其真身匿于他界。】
    “道化?”
    陶潜心底念叨,知晓自己接触了一个新的知识点。
    同时也知道,眼前这竹简、食书老人,应该都不是他的本体真身。
    这都是并不意外,吴明的《无名秘册》中也说了。
    食书老人,是可以同时出现在不同坊市中,甚至周遭数个省份内的一些交易场所,都有他的踪迹。
    正因为这样,他才会被怀疑是一种无法理解的神秘现象。
    总之,是未解之谜。
    “这就是层次太低的缘故,初入修行界,遇到什么都是新鲜玩意儿。”
    陶潜记下知识点,而后默默吐槽了一句。
    而后,才开始消化询问所得。
    从收获上看来,陶潜觉得有些亏了。
    因为食书老人所说的信息,大部分陶潜早就知晓。
    当然,还有些许细节,值得推敲。
    “原来那让人魂灵舒畅的气息,唤作养魂气。”
    “居然是类似福寿膏一样,让人上瘾的东西,这倒是可以解释我为何能豁免九次,余一不可控了,显然那种上瘾会堆积累加,九次之后,瘾头恐怕大到极致,我再进入仙境,结局将无法控制。”
    “十次之后,我那异样灵魂又会将瘾毒清空,再来一轮?”
    陶潜做出猜测,心情更好了些。
    这猜测若是对了,他修仙鱼诀还能更肆无忌惮些,好处也大。
    “至于百禽戏残册,又与仙鱼诀、土元小册不同,除了是可以夺取灵禽血脉的修行功法外,它还是我如今最缺乏的战法秘册。”
    “我空有这强横躯体,却并不通晓修行界的战斗之法。”
    “残册中,恰好便是十种不同的妖魔厮杀之法,只修一种,也可让我战力上涨不少。”
    “不过是否要修,还是看此次的收获。”
    “真正的捡漏大业,我可还未开始呢。”
    这些念头落下,陶潜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他在那“书场”之地,都能捡漏得了百禽残册和无名秘册。
    那这正经的修行界集市,岂不是要捡的盘满钵满?
    陶潜这种异想天开的想法,很快就得到了沉重的打击。
    他逛了一圈,终于注意到。
    首先,这腾蛇坊市内,摊位也好,店铺也罢,内里售卖的货物,大多数都是明码标价,来历价值清清楚楚,根本就没有多少捡漏的空间。
    其次,陶潜很穷,具体有多穷呢?
    以银钱论,他身上总计还剩十五枚钱。
    尽管他还有上千元的钞票银元,但很可惜,那是凡俗财货,在这腾蛇镇坊市内,仅比废纸强一些。
    这坊市中,功法书册最贵,大多是在那些背后有大佬撑腰的店铺中售卖,价格极端夸张也就罢了,几乎也没几本厚册,大多数也都是大路货,唯一的优点是有担保,不至于买到假货。
    而其他的异宝、诡物、修行材料之类,只接受欢喜金钱,或是以物易物。
    十五枚钱,或许能买来一些他想要的禽血。
    功法书册?那是绝无可能。
    好在,捡漏空间小归小,却也不是没有。
    陶潜目光,蓦地锁定一片区域。
    那里是坊市边缘处,临着黑黢黢悬崖边,鬼火晃动,映照出一个个大小摊位来。
    其中不少摊位上,都摆着书册,显得很是诱人。
    在那里逛着的修士、妖魔也不少,忙碌来往,不时有讨价还价之声。
    陶潜一边走过去,一边则回想着那可怜吴明前辈的遭遇。
    无名秘册有述:
    “腾蛇坊市内有一处区域,骗子云集,假货横行,非眼力毒辣,自有特异手段者入内,必遭哄骗。”
    “因眼力不济,被一狐妖哄骗,以一百欢喜金钱购了一册《野狐禅经》,伪作也,三年积蓄付之东流。”
    “回身再寻那狐妖算账,谁料被其暴打一顿,讥我福薄命薄,莫说长生久视,便是要寿终正寝也是难事,吾恨啊。”

热门新书推荐

  1. [都市言情]讨命人
  2. [综合其他]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3. [玄幻魔法]天黑请入眠
  4. [玄幻魔法]纯阳武神
  5. [都市言情]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6. [玄幻魔法]放开那只妖宠
  7. [都市言情]近战狂兵
  8. [综合其他]我家老板非人哉
  9. [都市言情]开局站在人生巅峰
  10. [都市言情]娱乐超级奶爸
  11. [武侠修真]数据化修仙游戏
  12. [都市言情]我的女团爆红了
  13. [综合其他]因为怕输就全点攻击力了
  14. [网游竞技]从野怪开始进化升级
  15. [都市言情]极品赘婿肖宇
  16. [玄幻魔法]我,签到万年,被美女徒弟曝光了
  17. [综合其他]大宋有种
  18. [玄幻魔法]农门小王妃
  19. [综合其他]于新世界高举龙旗
  20. [都市言情]医者无眠
  21. [都市言情]深空彼岸
  22. [科幻灵异]携铠甲战士系统闯异界
  23. [综合其他]大唐不良人
  24. [综合其他]海贼之黑色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