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文学 > 武侠修真 > 长生志异,开局菜市口被斩首 > 第三十七章 艳尸菩萨至,高台皆假仙
    厢房中,一柔媚侍女面前,陶潜手捧着那册《灵宝九真图解》,那悸动感好似洪钟大吕,冲击着他的心神脑海。
    那由魂灵异常感知出的格式信息,愈加的清晰。
    【志名:灵宝九真图解。】
    【志类:异类。】
    【志述:此法出自道门大派“灵宝宗”,此宗为道门正统之一,对门下弟子似无太多天赋资质上的要求,只看福缘心性,由此弟子颇多,强者云集,九真图解为其基础根本法之一,修之可得灵宝源气,可入炼气境,只是习练此法首重心性,一旦有所错漏,必堕魔道。】
    【注一:修成此法,踏足炼气之时,体内将凝一幅灵宝九真图,自生感应,可寻得灵宝山门。】
    【注二:此法并没有行忌、食忌、肉欲忌等等戒律,唯需守心戒,需时刻随心所欲,若违了自身心意,必勾来域外群魔,将修士之心神意志引诱啃噬,直至彻底异化疯狂,堕入无间魔狱。】
    【注三:平素习练此法时,同样需警惕域外群魔,被任一魔头侵入体内,便再修不成无漏灵宝身,也绝了入灵宝山门之可能。】
    【注四:代价可豁免!】
    陶潜看着这些信息,一种强烈的契合感莫名生出并占领了他的心灵。
    虽在志述上表露出来,但陶潜知晓。
    三册根本法,此册最适合他。
    陶潜有种直接购买下来的冲动,不过出于谨慎,以及荷包尚算鼓胀的状况。
    他将这书册放回玉盒,但未让侍女取走,而是转身对着小青道:
    “这书留下,而后你再去将《小自在心经》、《假婴秘法》、《通灵小录》取来。”
    “放心,我即刻就有决定了,必不使你白跑几趟。”
    陶潜将小青使唤的团团转,但只是出于一种保险的考虑。
    规则范围内再看三册,陶潜分别选了一册佛门心经,旁门小册,以及又一道门大派“天符宗”的基础法。
    约莫十几秒后,陶潜看到了目标。
    明面上毫无异样的分别触碰,感知反馈来的结果,倒是又让陶潜惊讶了一番。
    小自在心经可豁免些许代价,通灵小录也是如此。
    可出自旁门左道大派势力【万婴宗】的假婴秘法却是代价全免,这意味着陶潜适合进入万婴宗?
    陶潜心底摇摇头,默默拒绝。
    不管是因为天赋资质适合,还是因了体内已学会的“小先天元婴遁法”以及那三缕元婴源气。
    那假婴秘法虽免了代价,但却并没有给陶潜那种强烈的契合感。
    似乎,并不需要再犹豫了。
    陶潜有了决定,但依旧选择延续人设,绷着那股劲儿,转身对着小青姑娘淡淡道:
    “就这册《灵宝九真图解》了!”
    “顺便我听闻你们人类修士最擅炼制一些稀奇古怪的好玩东西,也爱收集那些诡异物事,你将异宝副册也一并拿来,我再挑选些东西,拿回去当作是小礼物。”
    这两句入耳,因“龙气之淫”而尴尬数次的小青姑娘顿时眉开眼笑。
    业绩二字,最是致命。
    不管是前世还是这异世界,竟都是如此。
    约莫半个时辰后,欢喜宝阁门口处。
    陶潜顶着一张半龙脸庞踱步而出,虽然有鳞骨遮着,但任是哪个路人都能看出这厮面上的畅快神色。
    而他身后,是满脸潮红之色,娇羞瘦弱,宛若仕女般缓缓而行的小青姑娘。
    进去来往的客人们敲着这一幕,哪个不心中暗骂:“该死的龙崽子,也就是靠着一张龙脸混吃混喝,不知廉耻。”
    陶潜当然不知道路人们的愤恨,知道也不在乎。
    此时,他正是心情愉悦时。
    他算是明白了,即便成了修士,也逃脱不了凡俗欲望,至少现在还是。
    “花钱,实在是过于快乐。”
    陶潜心底腾起这念头的背景,是他将从那老狐处敲诈来的三千欢喜钱,几乎用了个干净。
    倒不是他继承了原身的败家子属性,而是他所购的那册《灵宝九真图解》实在是太贵。
    只这一本堪堪可作本命经的厚册,便耗了足足两千欢喜钱。
    陶潜心想,再加上给小青的服务费,取来书册阅览的零散费用,也剩不了几百钱,索性就花销个干净吧。
    这般想法下,陶潜购物欲便肆无忌惮的发散,很快就清空了荷包。
    当然,他的收获也大。
    不提那终于到手的根本法,购置的其余物事,也让陶潜战力再度上涨了不少。
    “就是这附赠的欢喜囊,实在是太丑了些。”
    “绣什么不好,偏绣那只瘟金蟾蜍,莫不是为了省点肖像使用费?”
    陶潜一边往宝阁外行,一边则吐槽着正塞入怀中好似香囊似的物事。
    这香囊织的极好,还给上了些金线,正面绣着“欢喜宝阁”四个大字,反面则赫然是那“瘟金大蛤蟆”。
    从前世来的陶潜对这风格很有既视感,你去些大店消费了,人不得送些小玩意儿,纪念品什么的。
    一般而言,上面就会搞这些物事。
    略烦人,但陶潜也不可能拒绝,毕竟这香囊,实际上是一件储物法宝。
    显然就是陶潜自己,也没想到修行以来获得的首样正经储物异宝,是个绣了烂疮大蛤蟆的香囊。
    尽管内里空间并不大,勉强能容纳一成年人类。
    但“可储物”这个功能,却是做不得假,里面除了放置着《灵宝九真图解》这厚册外,还放着陶潜从宝阁内购置的一柄剑器,几瓶丹药,些许熏香,以及其他的一些在陶潜看来能发挥作用的诡异物事。
    也就是这些,掏空了陶潜。
    “财去人安乐,该下山了!”
    陶潜嘀咕一句,旋即便打算离开腾蛇镇。
    折腾大半夜,天光将亮,他该回去继续做那“诚友书店”的书生店长了。
    这么说着,陶潜正欲踏入主街,穿过人类修士、妖魔异类形成的潮流,离了这古古怪怪的腾蛇镇。
    可突兀这一刻,天边竟是蓦地闪烁起了佛光,随之那云天深处又飘荡出大量金黄色的雾气。
    顷刻成型的雾海内,让腾蛇山上所有人都转头去听的佛音梵唱传了过来。
    由远及近,庄严肃穆。
    而更惊人的,却是自那雾海内,踏空而来的一支队伍。
    诸多宝相庄严的僧侣、女尼,分列两侧,抬佛坛香炉,宝盖云幡,经幢花幔,木鱼铜钟之音不绝于耳。
    在中央处,由八位裸精壮金色上身的僧侣抬着的莲花宝座之上,竟是慵懒卧着一位佛光照耀,好似“女菩萨”般的存在。
    随着佛音接近,无比耀眼的佛光直接将这好似被寄生异兽般的黑黢黢腾蛇山照亮。
    所有人,不由自主的昂着头颅,仰视那位“菩萨”。
    她面相庄严,仿佛已至这世间美艳容貌之极。
    其肌肤白皙胜雪,长眉修目,头戴宝冠,梳着高髻,斜披大巾,下着长裙,佩带着耳珰、臂钏、手镯、华贵美艳,霓裳玉带飘荡云雾之间,令人心旷神怡,恨不得随侍于那莲台之上。
    一时之间,不管是人类修士,还是妖魔异类,似都忘了言语。
    俱都用呆滞的目光,看着那莲台上的女菩萨。
    不少心志脆弱者,直接跪伏下来,口中竟不知为何不断颂念着“求菩萨慈悲肉身布施”这种大逆不道的疯狂话语。
    陶潜也混在人群中,低垂着头颅,不敢有任何异动。
    他没有求菩萨布施,他只求女菩萨快些过去。
    此刻他的脑海中,仿佛有人堆了数十上百战鼓,在那里以重锤不断擂动着。
    轰鸣!
    强烈的悸动感,无比形容的危险预兆,让陶潜恨不能化作“土元”,钻进地底去避开这一遭。
    他仿佛能感受出来,头顶那“女菩萨”正以一双慵懒眼眸,梭巡着下方的人潮。
    不多时,便要到他了。
    就在这一刻,突兀那腾蛇山最高处,竟也传来一阵喧哗。
    其中一道声音粗糙猖狂,但其主人无疑有着恐怖无比的修为,竟是直接镇压佛音梵唱,响彻整个腾蛇山。
    “艳尸菩萨,听闻你刚刚叛出观音寺,偷了一大堆功法秘册,佛门法宝,所以得到了魔道隐宗【魔佛寺】的接纳,还被允许修行大册《魔佛经》上的血肉秘法。”
    “可你毕竟是观音寺的叛徒,此地距那大寺也算不得多远,你就不怕那些昔日同门杀过来,把你这具美艳躯壳打成齑粉?”
    随着这声音响起,一众修士妖魔这才发觉。
    那腾蛇山高处,竟耸立着一座天宫阁楼般的建筑。
    其上有一伸入云海的高台,此刻那台上,似在进行着某种宴席。
    仙音环绕,百花盛开。
    席上,几已坐满。
    每一位客人都是扮相不俗,各具仙气,完全不似凡俗中人。
    只看过去便知,那恐怕是仙神之宴。
    可目力强横的陶潜,在看过一眼后,心底立刻翻腾起了惊涛骇浪。
    宴席上其他人,他一概不认识。
    可其中一位裸着美好躯体,好似圣洁雪女般的存在,陶潜却是见过一次。
    就在不久前,山脚下。
    陶潜曾亲眼看着这女子身上出现密密麻麻的孔洞,鲜红扁平好似“猪肉绦虫”般,数米长的寄生虫伸出来,在空中摇曳飞舞。
    那种深入灵魂般的恶心,任是谁也无法在数小时内忘记。
    尽管此时,这女子躯壳完好,比菩萨还要圣洁。
    “这里有尊劳什子‘艳尸菩萨’,那山顶的所谓仙神晚宴,恐怕也是一群恐怖怪异假作仙。”
    “苦也,该早些离去的,沉迷购物害死人啊。”
    洞悉些许迹象的陶潜,心底顿时叫苦不迭起来。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