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文学 > 都市言情 > 回到2002当医生 > 253 简单、枯燥且乏味的手术(白银盟 临渊何羡鱼加更19)

253 简单、枯燥且乏味的手术(白银盟 临渊何羡鱼加更19)

    祝军懂行,他专心致志的看着陈厚坤的手术,虽然心里并不认可这种做法,但是他却沉浸在陈厚坤的手法里。
    手术做的的确是好,虽然不知道陈教授开胸水平如何,只说胸腔镜的话是祝军见过做的最好的。
    咔咔两枪,楔形切除,准备好的温盐水开始冲洗,没有出血和漏气,一台手术就此结束。
    剩下的就是冲洗,反复明确没有出血点、漏气点就要关胸。
    真快,要是没有转移的话,这么做的确能缩短手术时间,减少患者损伤。
    但真的能不转移么?祝军并不这么认为。
    手术基本结束,祝军这时候才发现李庆华不见了人影。
    两台手术连开,谁给他这么大的胆子!祝军转身走出术间,准备挨屋查找。
    不用他找,隔壁术间李庆华和周从文肩并肩站在手术台前,他们并没有做手术,而是在讨论什么。
    祝军好奇,打开手术室的门走进去。三院还是手拉门,简陋的一逼,祝军心里各种看不惯。李庆华调来这里,简直就是自甘堕落。
    ……
    ……
    周从文见陈厚坤已经夹住肺小结节所在位置便退出来,招呼沈浪把袁小利送到另外一个术间。
    见面后周从文见袁小利一脸沮丧,像是偷摸姑娘大腿被人当众抓住一顿暴揍似的有些奇怪。
    “你怎么了?”周从文问道。
    袁小利满脑子都是祝军刚刚说的话,了无生趣的说道,“师父给我们清了912的邓主任,本来是想给我们一个惊喜……”
    “谁?!”周从文的声音蓦然提高,吓了李庆华一跳。
    “912的邓明邓主任。”
    周从文的表情标的古怪,眼睛眯成一条缝。李庆华叹了口气,拍了拍周从文的肩膀,“准备手术吧。”
    “哦。”周从文应了一声。
    大师兄竟然要来江海市!他从来没想到重生之后自己会提前遇到大师兄。此时蓦然听到袁小利提起邓明,周从文一下子精神起来。
    不过祝军说的话怎么能信呢?
    “袁小利。”
    “啊?”袁小利坐在手术台上,反复犹豫要不要走,但箭在弦上,这时候要回去估计也找不到邓明邓主任给做手术,他一直到现在都在懊悔。
    “祝军不是从来不外请专家么?”周从文问道。
    “我们不一样。”
    “不一样?嘿嘿。”周从文笑的很开心,“邓主任从来不出帝都,你知道么?他每天在帝都做手术要做到好晚,你知道么?祝主任有什么面子能请邓明邓主任来呢?”
    “你知道邓主任是谁么!”袁小利虽然觉得周从文说的有道理,但还在兀自强辩。
    “黄老板的大弟子,912胸外科大主任,普胸主任。”周从文很随意的说道,“你们也是,这么多年还不知道祝主任的为人?好了好了,睡吧睡吧。”
    说着,周从文扶袁小利躺下。
    “周从文,真的?”
    “什么真的假的,我就知道邓主任如果要是来肯定不是祝军请来的就是。还为你们请,你也不看看你有这脸么。你检查出来有问题都多久了,怎么决定在我们这儿做手术祝主任就请邓明来呢?估计就是赶巧了。”
    “……”袁小利无语。
    他反复掂量周从文说的话,觉得特别有道理。
    祝主任是什么人他很清楚,刚刚也就是要做手术有些紧张,没仔细想祝军的那番话。如今被周从文提醒了一下,仔细琢磨,的确不可能。
    当时李庆华要做手术的时候祝主任怎么说的?亲手做,从开皮到缝完最后一针,这已经是天大的面子。
    自己能比李庆华强么?
    而邓明邓主任从来不出帝都,这事儿很多人都知道。要是关系真的很熟的话人家在帝都给你留好床位,人一到就可以住院做术前准备、化验检查。
    但泡飞刀?这么low的事儿邓主任怎么会做。
    仔细想,应该是祝主任……袁小利脑海里想着周从文的话,不知不觉已经被扣上了面罩,随后就“晕死”过去。
    “从文,真的不可能?”李庆华也有些迷茫。
    “肯定不可能,我了解邓明。”周从文说完,马上闭嘴,去刷手消毒。
    开始做手术,李庆华前面都很熟练,周从文不断指点。
    “扶镜子是基础,必须要注意角度。比如说这名患者的肺脏,镜子要下压。虽然视野看着不如45°更直接,但进枪的角度都在视野里。”
    “对,要考虑到进枪的角度和肺小结节的位置。”李庆华像是学生一样说道。
    “肺小结节的手术很简单,需要了解的并不多,但每一台手术最好能把它想象成袖切手术。”周从文淡淡解释道,“比如说这里。”
    说着,他开始操作长钳子。
    祝军这时候走进来心中疑惑,为什么李庆华这么乖巧的在听一个小医生讲解手术呢?
    “这里。”
    周从文用长钳子夹起肺叶,露出支气管动静脉。
    “扶镜子的时候要尽量让术野更清楚一点,再有一个细节是我们没有电烧,可能会有渗血流下来污染镜头,所以镜头要紧贴怀疑有出血的切口方向,顺便做压迫止血。”
    “有电烧的时候也要这么做,虽然只是一个小动作,但可以省很多事情。”
    “在比如说这里……”
    周从文淡淡的讲解,李庆华努力记住他说的每一句话。
    祝军心中不屑不翼而飞,也听的入了神。
    因为水平够,所以他很清楚周从文说的话看起来无关紧要,但每一句话都说在手术的重点上。
    要是按照他说的去做,会减少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虽然每一个麻烦都不大,影响的时间也不多,可要是累计起来的话,就极为恐怖了。
    这名小医生什么来头?祝军怔怔的看着电视胸腔镜的屏幕,心里忽然出现了这么一个念头。
    无论他给谁当助手,都能让手术上一个台阶。
    三院还有这种人才么?
    “再有这里……”
    “还有就是你要注意……”
    祝军想象中需要注意的点并不多,毕竟只是一台极小的手术。
    可是!
    他站在后面听,周从文滔滔不绝的说着,似乎永无尽头。
    每一个“知识点”都不大,甚至很多问题祝军从来都没意识到。但周从文说出来,祝军越听越是心寒。
    原来自己做胸腔镜竟然那么糙!
    难怪一直没什么进步,很多细节自己都没注意到。
    不过祝军依旧心中不屑,周从文说的很多细节都是做胸腔镜下肺叶袖切的要点。
    在他看来这就是纸上谈兵。
    真要是做手术,能做成什么样还真就不一定。胸腔镜也能做袖切?全国都没听说过。做食管癌都要9个小时,这就是在祸祸人。
    “从文,我们下来了。”陈厚坤的声音在后面出来。
    “陈哥,已经开好了,你来打枪就行。”周从文回头,眼睛眯了一下,像是在笑。
    “真快啊。”
    “还行,你来做,我们去开下一个患者。”
    “好咧。”
    祝军下意识的往旁边躲了一下,不能影响到术者。他的眼角余光看到时间——竟然只用了四十多分钟!
    手术真快……不,手术做的真糙,什么玩意!祝军扭转了自己“错误”的认识。
    陈厚坤和助手上台,咔咔两枪,打掉肺部小结节,冲洗,关胸。
    手术做的快,而且枯燥乏味,简单的让人发疯。
    习惯了开胸关胸一小时的祝军觉得这就是不负责任,哪有胸科手术这么做的道理。
    简直太糊弄了!
    一个术间切小结节,另外一个术间麻醉、开胸,虽然时间并不吻合,但是隐隐成为一个整体。
    四个患者还真就不够看,十点多一点,四台手术结束。
    祝军有些茫然。
    他做了一辈子的手术,从毕业来到江海市人民医院后几乎每天都要上手术台。祝军在手术室消耗的时间,甚至要比自家客厅还要多。
    祝军深深知道自己的水平一天3台手术已经是极限,要做4台开胸手术,需要很多前置条件。
    比如说手术简单,比如说自己的手风顺,比如说配合的助手水平高,比如说……
    诸多巧合在一起,自己一天也能做4台手术,但结束的时候至少要晚上六七点钟。
    然而!
    陈厚坤八点开台,十点一刻都不到4台手术就已经结束。
    事实无情的击碎了祝军事先所有的猜测,他怔怔看着陈厚坤做完最后的缝合,转身下台。
    三院的小医生开始搬运患者,祝军失魂落魄。
    胸腔镜手术还能这么做?
    这还是三院没有电烧,陈厚坤开皮止血,每台手术都要“浪费”5-6分钟时间的前提下做到的。
    要是有电烧……
    祝军已经不敢再想。
    他隐隐觉得三院、觉得陈厚坤、觉得李庆华的做法是对的。
    自己要不要……
    等祝军开始怀疑手术台上周从文给李庆华讲解的要点的时候,猛然发现自己忘了一大半。
    能记住的都是自己有所感悟的那些点,剩下的竟然完全想不起来了。
    老喽,祝军无奈的摇了摇头。
    真是老喽,不能和二十年前比。
    一想到从前自己旺盛的精力、卓越的记忆力,再对比现在,祝军心生厌恶。他把所有的负面情绪都投射在电视胸腔镜上,这种手术,就是特么的异端!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