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文学 > 都市言情 > 温柔玫瑰[娱乐圈] > 第38章
    时薇回家整理一阵,就盘腿在地毯安静吃鸡。于然坐在她身后沙发上,轻声道:“腻么,我给你切水果。”
    时薇当然乐意,蹭蹭他的膝盖,乖巧示好。
    于然切了水果和一些卷心菜,放好沙拉酱,搅拌,端到她面前,“吃完放在冰箱里就成。我去洗澡。”
    “好。”
    于然用手掌轻按她的肩头,转身到洗浴间。
    冷水淋头而下,于然叹了一口气。
    他也想吃肉。
    可惜肉在嘴边吃不得。
    时薇吃好后就跑到厕所洗手,第一层的卫生间干湿分离,浴室是毛玻璃,能隐隐约约看到人形。时薇擦手时,忍不住盯着他模糊的身影看,看到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这才放好毛巾,准备离开。
    于然推开浴室门,因为脑子里的旖旎念想,都没注意门口站着她。
    时薇一抬头就撞到了他的胸口。
    即使见过他光着的样子,还是不禁红透耳根。
    他的皮肤真的很白,胸肌的轮廓处才有一点淡淡的红,时薇咽了口水,咕咚一下,掷地有声。
    于然垂头看她,时薇羞愧难当,迅速逃离现场。
    她两步上楼回到自己的卧室,钻到被中,缓慢消化刚才的图像。
    她想起于然在她背后和她商量,等她准备好再做,时薇深深觉得,她可能这辈子都准备不好了。
    开机仪式大操大办,以顾明的水平,估计得营销到让人厌烦,令人意外的是,顾明虽然自信爆表,却不想要大权在握。
    他真的只出了钱。
    保密工作很严密,剧方的官博成立,却并未官宣主演。
    官博只有一条微博。
    【困在禁地,两相厌弃,仍旧爱你】
    无配图,十分禁欲。
    有些原著粉已经关注了官博,下面也有不少饭圈人纷纷画饼。
    原来这部漫画在两年前火了很久,漫画收官时创下浏览订购双一不说,改编的动画也是异常火爆,不然汽水呱呱也不可能有六百万粉丝。
    饼就这一块,好多营销号过来舔一口就跑出去造谣,很多演员团队也没有放弃这个蹭热度的机会,所以时不时有选角的话题冒上热门。
    时薇明显感觉营销团队有点东西。
    因为是周更,时薇前两周的任务就是先把播出之前的宣传片、定妆照、前两集的内容全部拍完。
    拍摄大概按照剧本时间线前进,戏份提前确定,准备工作十分充足。
    一开始的戏份就是时薇在奔跑,一身的伤,光是化妆都用了两个多小时。
    时薇为了演出脚跟受伤的样子,特地在鞋里放了几块石子,看起来一跛一跛的,万分痛苦。
    她来的是影城一处狭窄的小巷,昏暗的灯牌,这是都市的阴暗面,一路上呕吐物、垃圾甚至还有流浪的猫狗藏匿在其中。
    布景写实。
    时薇拖着伤,却强行脚步稳健,迅速逃窜。
    一开始就是长镜头,对演员很有挑战,时薇似乎天生就吃这口饭的一样,表演起来,完全就是女主人公了。
    现场收音,时薇那大口的呼吸,让工作人员都不禁紧张起来。
    一道阴沟绊住了时薇的伤脚,她狠狠地摔倒泥坑里。
    刚下过雨的巷口到处都是潮腥味,时薇猛地呛了一口烂泥。但也因为这个沟壑,她躲过了重重追捕。
    她蹲在沟下,等人走开才冒出头。她猛呸了两下,想要站起来,但是脚跟冒血,完全失力。
    这时候伸来一只手,烟气扑鼻,时薇望去,正对上于然的眼睛。
    “卡!”导演拍掌,“perfect!”
    于然也顺势把她拉起来,时薇满嘴泥渣,接过钱宁递过来的水,呸了半天。
    她坐在马路牙子上,抖出鞋里的石块,脚心全是红红的坑。
    于然坐在她身侧,把纸巾递给她,声音很紧,“疼不疼?”
    “不疼,没事的。”时薇漱口,背对他把水吐掉。
    于然穿着白色的老爷背心,像是浆洗了很多次,还有些脏脏的痕迹。他的头发也是乱糟糟的,七分,额前的发遮住了他的半只眼睛。
    果然是颓废中年男。
    于然手里是廉价的香烟,他只抽了一口。
    “下一场!去屋里!”导演很热情,而且说话也和气,长的不像国人,原来是因为他是混血,之前在国外待了一段时间,中文还算标准。
    “走吧。”于然拉起她,走在她身前。
    因为于然根本晒不黑,给他敬业的机会都没有。从海滩晒到背后爆皮,皮肤仍旧是比苍白黑了一些。
    他只能用黑粉。抹了全身,这才算是像个上了点岁数的退休刑.警。
    时薇跟在他身后,觉得有些忐忑。
    之前拍定妆照的时候,时薇能明显感觉到于然的紧张。
    她曾和导演司恪交流,导演一语中的。
    “你说于然老师演戏不好吧,他却能对人物有很多理解,你说他演得好,但是浑身没戏。”司恪指着电脑上的照片说,“不知道你看不看得出来,于老师明显就是那种偶像包袱太重的人,完全放不开,也没办法做到真的真情流露,他确实有些紧张,但更多的应该是,带着包袱太久了,肩扛着五六十斤的东西,你怎么让他伸懒腰?”
    “我原来也听过于然老师的歌,对他也有些了解,他这十年风评极高,完美的像个假人。人都有烦躁、伤心等负面情绪,于老师可能埋得太深,人生如戏了。”
    是了,哪怕是时薇,也没见过他愤怒、失控、流泪。
    于然是很得体的人。
    他永远温和有礼。
    待她也是,又疼又爱,她任性也好,闹腾也罢,于然从未说过一句她的不是。
    他让人舒服到很容易忽视他自己的情绪变化。
    甚至包括时薇。
    她望着他的背影,他的脊背挺拔,时薇却越发觉得他肩上背着沉沉的担子。时薇上前,敲了敲他的后背。
    于然回头,笑道:“怎么了?”
    “给于老师放松放松。”时薇歪头看他,声音小到只有他们能听到,“反正我们是来公费恋爱的。”
    “小东西。”于然浅笑。
    时薇大部分戏都是和于然的对手戏,这场也是。
    被于然救了之后,她一觉醒来,是狭窄的出租屋。只有一室一卫一厨房。
    厨房与睡觉的地方是互通的,时薇从地铺上爬起来,就看到于然在做饭。
    锅里咕咚咕咚,时薇拖着病脚,这才发现脚腕缠上了一圈纱布。时薇一身白色的连衣裙,蕾丝勾线,早就烂了,上面全是泥巴的黄痕。
    她轻车熟路地攀上男人的腰和肩,整个人靠在于然的背上,在他耳边吹气,“谢谢叔叔。”
    于然的菜刀拍在案板上,时薇就被他的胳膊肘怼远了。她似乎是觉得无趣,呸了一声,然后开始翻看他放在柜子上的相片。
    “你妈没教你别动别人的东西吗?”
    于然的声音很冷,他演的就是面瘫。
    “我妈早死了,我是被人当街刨出来的,听说她的肠子都流出来了。”
    时薇用眼角打量于然。普通人听到这种话应该都会表示震惊,但是于然依旧淡定切菜。反倒是她流露出一丝惊讶。
    “这是你老婆孩子啊?”
    合照上于然抱着一个小姑娘,扎着羊角辫,旁边是个年轻的女人。
    “吃完赶紧滚。”于然端着一碗汤,几乎是用摔的放在桌上,汤汁都满了出来。
    时薇吃的时候嘴也不闲着,“你老婆不会吃醋吧,我这么年轻漂亮...”
    “早就死了。”于然演的是个老烟枪,说话的间隙已经点燃了一只香烟,“闭嘴吃饭。”
    时薇低头吸汤。
    摄影师用镜头推进,怼到于然的脸上,导演这才喊卡。
    这个面又烫又咸,不是于然的手笔,而是节目组对付戏份的,时薇忍不住又吐了回去。
    于然瞧见了,立刻递过去一瓶水。
    时薇小口小口的喝着。
    接下来又拍了几段,时薇和于然配合的天衣无缝,几乎每次都是一段就过。
    司恪也有些惊讶。
    “于老师,接下来得拍你的戏。”
    于然正在被几个化妆师包围,拼命给他上黑了好几度的粉底,他闻言抬了抬手,算是答应。
    接下来是于然的单独回忆戏份,回忆结束就是时薇溜出出租屋,和男配回合的对手戏。
    她抱着于然给的水,看他先是把在警局的戏份拍完,在于然掀桌子的时候,对着镜头的她都不禁吓得后退一步。
    审讯室里是于然的怒吼:“那我的孩子不是命吗?”
    于然的抽烟的时候,手指都是颤抖的。
    导演喊停,跟旁边的时薇说:“错怪于老师了,这水平真的很高。”
    时薇美滋滋的。她扒着窗户看他,笑容过后,又有一丝丝心疼。他和她说,因为她在,所以觉得很舒服,演戏也放松了许多。
    于然知道,这个角色更像是自己的阴暗面。
    他无休止的工作,带着笑脸,所有的暴虐都藏匿无踪,有时也会化成气场,让人望而却步。
    但他从没发作过。
    迟到十年的宣泄,于然嘴里叼着三块一包的土烟,蹲在马路上,那味呛得自己直咳嗽。
    时薇也小小地咳嗽着。
    “于老师。”她拍拍他的肩膀,“导演让我过来跟你学学抽烟。”
    于然扫过司恪,年轻的导演挂着大大的笑容,比了个耶。
    “你别过肺了。”
    时薇手里是纤细的女士烟,味道还带着果香。她顺着于然的指导,放在嘴里,抽了一下就狂咳不止。
    司恪跑过来,询问道:“怎么样?”
    时薇眯着眼睛,连连摆手,“真的不会抽。”
    “你就吐出来就行了,别去闻。”
    时薇只好在两个大男人的注视下,吸了一口,然后迅速吐出来。
    “一会儿拍你的第六场,剧本里都有,漫画也看了吧,一定要风情万种。准备放在宣传片里。”
    时薇点点头,眼睛被熏得有些红。
    于然道:“就这一回,再有就删掉得了。”
    “没事。”时薇伸手,握住他的手腕,“你起来指导指导我。”
    于然只好起身。
    镜头是从时薇的脚开始的,她穿着黑色的丝袜,小腿纤细,长裙摇曳生姿,侧头抿了一口烟,从容吐出,眉毛纤长,目光带着笑意。
    这个镜头拍完,司恪又拉着她去拍另一个镜头。
    他们俩的戏结束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其他人物的戏也陆续跟上,时薇于然光荣下班。
    司恪坐在座椅上,挥手告别。
    出影城这段路不短,车开不进来,两个人走在路上,后面跟着林源和小徐。
    “没呛着吧?”于然这才换上平时和她讲话的温声,“那美国烟味道重。”
    “刚才没有。”时薇抽了一次就再也不想抽了,她越发的不理解男人为什么喜欢抽烟。
    于然揉了揉她的头发,揉散了一天的疲乏。
    作者有话要说:“困在禁地”一句取自《厌弃》

热门新书推荐

  1. [科幻灵异]罪恶战境
  2. [科幻灵异]我抽到了一颗星球
  3. [武侠修真]洪主
  4. [综合其他]海贼的公主终成王
  5. [玄幻魔法]异界军火帝国
  6. [网游竞技]加一个,我不太会打
  7. [科幻灵异]不义超人从漫威开始
  8. [综合其他]贞观三百年
  9. [网游竞技]NBA:艺术就是垃圾话
  10. [都市言情]我真不知道原来我家这么有钱
  11. [综合其他]海贼之苟到大将
  12. [都市言情]大运通天
  13. [综合其他]小阁老
  14. [综合其他]霍格沃茨之最强巫师
  15. [历史军事]春回大明朝
  16. [都市言情]反派就很无敌
  17. [综合其他]贞观俗人
  18. [历史军事]回到清朝做盐商
  19. [都市言情]这个明星很想退休
  20. [历史军事]大明莽夫
  21. [历史军事]抗战之关山重重
  22. [综合其他]诸天末世之开局解锁轮回眼
  23. [科幻灵异]消逝的魔环
  24. [历史军事]锦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