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文学 > 都市言情 > 温柔玫瑰[娱乐圈] > 戏瘾(2)
    “正事?”
    于然解开衬衫的扣子,锁骨纤长,长腿叠起,露出一截苍白的脚腕。
    时薇拉拉他的袖口,又收回手,把面膜揭开,“你等我一会儿。”
    于然看她这么紧张,这才真的把这个当做正事。
    时薇对着镜子拍脸,深吸一口气,这才出门。
    “于然哥...”
    “嗯?”他张开手臂,时薇就窝到他怀里。
    “我想...”她抬头看着他,“我们...”
    “怎么?”于然也不急,循循善诱。
    “我想给你...”时薇咬咬唇,“我想给你一个孩子!”
    她却紧张了,直起身子,手在身前比划,“也不是,就是...想和你...你懂吧?”
    “我懂。”于然眼角微垂,眼睛里都是温柔的笑意,“所以不让买?”
    “嗯。”她对着于然,还是经常容易羞怯。
    “怎么这么突然?”
    “不突然的。”时薇数着日子,“巡演结束,奖也拿了,然后这个剧播出也能补上空档期。”
    “计划好了?”于然离她近了些,“也不和哥哥商量,就等着把东西借走怀孕?”
    “借什么....”时薇看到他的眼睛,大海一样澄澈又深沉,脸更红了,嗫嚅道,“不是...这不是在商量么?”
    “真想好了?”
    时薇抬起眼睛,点点头。她喜欢孩子,其实之前就有些想,但于然以事业为先拒绝了。所以她总有些担心于然不让,这才结结巴巴。
    她知道于然一直都没问题,只是怕影响她。
    “那明天去体检。”于然把她搂回来,“跟医生商量商量。”
    “好。”时薇软软的,搂着他的脖子,于然低头去吻她。
    她哪里都软,还嫩得很,于然确实太习惯把她当成小妹妹,等着他来好好照顾。他颇有技巧地逗弄她,时薇咽了一声,手从他的衬衫领子伸到他的脖子后面,指尖还有些凉,于然没理会,任由她玩去。
    亲完还是藕断丝连,于然又贴下她的唇瓣,这才分开。
    “睡觉去吧。”
    时薇拉拉他的袖子,于然按住,“今晚不了,明天去医院,听话。”
    她的信号是很纯粹的,只要一个眼神就能让于然明白。这回是于然第一次没答应,时薇有些伤心。
    于然在客厅打电话,提前预约了医生。
    他不觉得自己不孕,但是人到中年,之前受伤吃药之类的不在少数,还是好好检查为好。
    做好安排后,于然回到床上,时薇背对着他,于然如常搂了过去。
    她半睡半醒,后背一热,不禁转过身,睡到他的臂弯里。
    时薇喃喃道:“好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于然安抚着,“睡吧。”
    她真的是越长越软,恨不得把他卷起来才好。于然端详着时薇的睡颜,用手去拨弄她的脸,捏不起来多少肉。
    *
    他们俩个出发的早,一系列的检查过后,等到了医生问话的阶段。
    对面是个面色和蔼的男医生,问她性生活之类的事,时薇还是不禁窘迫起来。
    她频频望向于然,医生敲了敲桌子,“时小姐,问您,不是问您丈夫。”
    时薇只好小声作答。
    出门戴口罩的时候,她都摸到自己的脸烫的不像话。
    于然那边不管讲什么都是淡淡的语气,明明晚上最能折腾的就是他,说起来却能跟吃饭一样平淡。
    结果一切正常。他俩都没问题。
    于然向来谨慎,所以检查的内容纷繁复杂,时薇累得冲个澡便睡了。
    第二天他们要接着打落悬崖拍。
    那时候的掌门年轻气盛,尚且心高气傲,圣女也是万千宠爱,盛气凌人,两人打得不分上下,纷纷坠落悬崖。
    当然他们没死,掌门一个飞剑,勾住了悬崖的峭壁,圣女抽出腰间的红绳,一口气把两个人带了进去。
    这是一个湿漉漉的山洞。
    设定在山涧之中,但是实景就是落在地上的一个洞穴。
    秋天天气干燥,也能勉强中和一下这种潮湿,时薇呆了半天脚腕就起了一层湿疹,拍完这一段之后,还是于然亲手给擦的药。
    她的脚搭在于然的腿上,让她有些不好意思。
    于然上的很快,她放下小腿,问道:“一会儿要生火了吧?”
    “嗯,可能会呛,你小心些。”
    按照剧情发展,两个人内力耗尽,打架都放在一边,活着都成问题。
    掌门修道法,还偶尔辟谷,圣女几十年吃香的喝辣的,根本挨不住。
    等火升起来,就听于然平淡又带些嘲笑的声音:“怎么,饿了?”
    她抱着大腿,不加理会。
    掌门自顾自的打坐,镜头转到了后半夜,圣女发起高烧,整个人都软糯脆弱起来,两个人在山洞里呆了两三天,孤男寡女,掌门又是个禁欲好多年的,难免会有些小火花。
    掌门刚刚恢复的内力都渡了进去,从于然这个角度,能看到时薇领口里面贴合肤色的内衣。
    他的喉结上下滚动。
    时薇睁开眼睛,睫毛忽闪忽闪,又有些迷离。
    “卡!”
    于然这才把她放开,时薇手脚并用的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老公,我们收工啦!”
    于然点点头,外面是吴羽,看见时薇出来了,递过去一瓶药,“这个挺管用的。”
    时薇看是治湿疹的药,摸了摸吴羽的脑袋。
    他俩差不多高,吴羽的脸腾的红了,下意识看向于然。
    小伙子懂得还挺多。
    于然摇头笑笑,展了展衣袖,准备回到临时搭建的休息室换衣服。
    时薇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在他身后。
    这里是个后山,枝叶落了一地,于然握住她的手,进而搂住她的细腰,他温和的声音又在头上响起来,“小心些。”
    时薇点点头,一步步地走到休息室,收拾差不多就跟着车一起回到了剧组。
    今天散的早,时薇的疹子又难受,趴在床上不想动。
    于然端着饭放到她嘴边,就差帮忙张嘴吃下去了。
    时薇问他:“导演没说什么,你觉得我今天拍的怎么样?”
    “挺好的。”
    好到让他动心。
    “唉,下回咱俩还是接一个不太苦命的情侣吧,明天拍完山洞又要分开了。”
    时薇伸出小腿,搭在他身上,哼哼唧唧。
    于然给她揉着,轻声道:“明天拍完就休息几天,别的往后排一排。”
    “在家也没事,想看着你。”
    “嗯。”于然给她上好药,揉了揉她柔软的长发,时薇缩着肩膀,碎发扫过眼睛,她不禁闭了起来。
    像只小猫。
    “今天也不一起睡么?”
    “省得弄到你的腿。”于然把小熊给她拿过来,这是他前些日子去国外拍杂志新买的卷毛小熊,时薇喜欢的紧。
    她搂过小棕熊,糯糯道:“那你晚安。”
    *
    山洞里两个人干柴烈火,荒唐一夜,都一笔带过,知道有这个事就行了。
    苏醒过来掌门和圣女面面相觑,脸上都有点尴尬的红晕。
    正巧不过一会儿正派人士就找到了落崖的年轻掌门,掌门衣袍宽大,把她遮挡住了。
    她揪了一下他的衣袍,这一拽就牵绊了两个人的一生。
    导演觉得可以过之后,两个人终于离开了山洞。
    时薇踩着碎叶,握着于然的手,跟他道:“一会儿我把那部分拍完,然后在休息室等你,我们一起回家。”
    于然点头,他垂着眼眸,阳光穿过树林打在他的脸上,时薇都不禁呼吸一窒。
    她偷偷拿出手机,对着他的脸连拍好几张,这才心满意足地放回口袋。
    于然唇角带笑,“这张脸你都看了二十年了,还没看够?”
    时薇踮着脚,“看不够。你也没变。”
    于然真的冻颜,不管是性格还是外貌,在时薇的小宇宙里,他从没变过。
    下面的戏份就要开虐,掌门求娶魔教圣女被正派不齿,被迫入关,圣女也因为此事被禁闭多年。
    时薇就需要演一段和母亲对质然后被丢在地宫就可以了。
    她表演能力很强,基本都是一两条就过,结束之后时薇就去于然,他正拍到准备闭关的部分,吴羽跪在地上请求,少年的眼睛里满是热泪。
    真的有父子的感觉。
    时薇站得远远的,恍惚地想,如果和于然有了孩子,等他长大之后,是不是也像今天这样?
    检查完于然也没做什么事情,时薇隐隐觉得他在等她的腿好一些。
    事实也是如此。
    时薇的湿疹好了之后,能到浴室洗澡,于然也跟着,在淋浴间就有些难以忍耐,跟时薇索要了一回,时薇立刻带了哭腔。
    “难受了?”于然收敛动作,有些心疼地把她抱过来,“我们回屋里?”
    时薇点点头,窝在他的心口抽着鼻子,小声地搭腔。
    她在他耳边求了两句,于然温柔答应着,“好。”
    以前于然很收敛,怕哪次不小心让时薇有了,影响她工作,这次没有其他束缚,难免有些放纵。
    结束后,时薇心跳飞快,背着他喘气。
    “难受么?”时薇摇摇头,他贴在她的后背,把她温柔环好,“抱歉,弄疼了。”
    时薇覆盖着他的手背,声音很小,“也不是疼。”
    她只是觉得站着有些羞。
    “睡吧,明天好好休息。”
    时薇已经累得迷迷糊糊,她扭头轻吻于然的侧脸,这才转过身去,接着睡觉。
    *
    因为于然饰演这个无实权掌门被强行要求闭关修行,导致走火入魔记忆缺失,十年后出关除了他的徒弟基本谁也不认。
    时薇接下来的戏份就像是一个恶毒后妈,因为爱人的疏远,就一心培养圣女2.0,又因为戒指上有世代相传的诅咒,这才没有把教主的戒指传给自己的小徒弟。
    也不免被当成放不下权利,所以他们这老一辈人,多的是误会和恩怨。
    时薇没戏份的时候,就托着腮看于然在旁边耍剑,熟能生巧,于然一把剑用的得心应手,再加上一身白衫,看痴了也不奇怪。
    自从浴室那回,于然就更有些不再忌惮,可惜时薇过了十几天,生理期按日子来了。
    她确实觉得遗憾,一天唉声叹气,于然舍不得她不高兴,没有戏的那几天,带她去国外玩。
    冬天将至,北方一些国度早早飘起了雪花,于然选了个小城的旅馆,这里多是前来登山的背包客和他们这样来旅游的。
    时薇爬不动雪山,就乖乖坐缆车上去,在高台一览连绵山峰,小脸冻得红扑扑的却还是笑容满面。
    于然亲了亲她的侧脸。
    时薇的脸又红了一度,“干嘛呀?”
    “可爱。”
    “老不正经。”
    于然举双手投降。
    她看好后便下了山,在自己的小屋子里点燃炉火,吃了好一大块牛肉,然后便裹在被子里取暖。
    于然递过去热牛奶,她小猫一样抿着,却很快便喝完了。
    所谓饱暖思那啥,时薇拉了拉于然的毛衣,就把他拉到了被窝,于然伺候舒服,想要撤退,时薇没让。
    “还想要?”
    “没!”时薇搂着他,支支吾吾,“总之别走。”
    于然眉头一挑,“认真的?”
    时薇点点头。
    他还单手支撑着身体,闻言长舒一口气,轻声道:“那我也不能这样呆着。”
    时薇就把他拉到怀里,于然轻笑,“不重?”他全身的重量可都快落在她身上了。
    时薇没吱声。
    “别着急。”于然知道她还惦记着孩子的事,慢慢撤出来,惹得时薇嘤咛一声。他听得心尖动。
    他俩一整天都厮混在一起,回了国拍完最后大结局那场混战,这才杀青。
    于然和时薇有一个大蛋糕,导演知道他俩感情好,还在上面写了个百年好合。
    时薇切了一块,刚放在嘴里,就被奶油的甜腻黏了喉咙,差点吐出来。
    她没怎么表现到脸上,喝了一口热茶缓解那个腻歪味,就只去吃水果了。
    于然察觉她不太舒服,因为人多不好意思讲的样子,就快速结束应酬,陪她回家。时薇一坐上车,还没走出去两公里,就捂住了嘴。
    于然立刻停车,时薇跑出去就吐了。
    她头晕目眩的,于然拍着她的背,给她递水,声音紧张,“怎么回事?
    “就是恶心...”
    于然温柔地给她擦着嘴角,“忍一忍,到家着。”
    家里有备用的验孕棒,时薇到了厕所一测试,果然是有了。
    她有些不真切地摸了摸肚子,这里面好像有一条小鱼,在她手下游动。哪怕她什么也没摸出来。
    “薇薇,还好么?”
    “嗯。”她收拾好,推开门,忍不住笑出来,“你要做爸爸啦!”
    哪怕于然已经有这个预测,真的听到这句话,还是愣了一阵。
    也只是短暂的失神,他抱住时薇,轻轻磨蹭她的侧脸,声音虽然轻,却还是有止不住的颤抖,“真好。真好。”
    真好,他的家,又有了一盏灯了。

热门新书推荐

  1. [综合其他]离婚后,沈总追妻火葬场
  2. [网游竞技]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3. [都市言情]开挂的住院医
  4. [历史军事]人在东京:开局一座时空门
  5. [历史军事]剑圣的星际万事屋
  6. [网游竞技]神秘之劫
  7. [武侠修真]我的手机连万界
  8. [玄幻魔法]修罗武神
  9. [玄幻魔法]混沌龙神诀
  10. [玄幻魔法]旧日之箓
  11. [武侠修真]仙宫
  12. [都市言情]神医下山之我有七个师姐
  13. [都市言情]圣医龙婿
  14. [都市言情]桃源山庄
  15. [科幻灵异]重回九零她靠科研暴富了
  16. [科幻灵异]罪恶战境
  17. [都市言情]商少又被小娇妻带歪了
  18. [都市言情]偏执陆少宠妻如命
  19. [科幻灵异]某美漫的超级玩家
  20. [都市言情]你的情深我不配
  21. [玄幻魔法]绝世邪神(邪御天娇)
  22. [玄幻魔法]妖龙古帝
  23. [玄幻魔法]孙猴子是我师弟
  24. [武侠修真]玄幻:原来我是绝世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