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文学 > 都市言情 > 温柔玫瑰[娱乐圈] > 痴爱(1)
    时薇怀孕到六个月的时候,虽然身体稳定,但精神却容易陷入焦虑。
    这是她第一个孩子,她还有很多不懂的,这种情况也难免。气温骤降,她这回有些轻微的发烧,她不敢吃药,只靠在于然怀里,靠着退热贴和一些调理的食物支撑。
    可能是因为最近老看于然的dvd解闷,时薇觉得耳边响起来他们团的某一年的主打歌,这声音越来越大,她都觉得有些吵。
    “于然...”她喃喃地跟他说,“哥哥,把音乐关小点...”
    她能感受额头温热的触感,还有于然的询问,她听不清,于是迫使自己睁开眼睛,去看于然在讲什么。
    她睁开眼,瞬间就被尖叫声贯穿了。
    她坐在舞台下面,两边都是狂热的歌迷,带着同样的应援棒,拉着她的手跟着他们一起喊口号。
    时薇抬头,就对上了于然的眼睛。
    她有一瞬间的愣神。
    于然也是。
    他迅速别过眼睛,站在自己的位置,做好本职工作。
    时薇摸摸自己的脸,摸着小了许多。
    这应该是他们最后一首歌,大家热情高涨,一曲终了,时薇有些不知所措地跟着粉丝撤场,刚路过一个拐角的时候,她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李黎。
    他小跑过来,不动声色地打开防护带,把时薇拉过来,然后又扣上。
    时薇明了,跟他道:“李哥。”
    李黎有些意外,“你知道我是谁?”
    “你是于然的经纪人呀。”
    李黎失笑,这时候哪算什么正儿八经的经纪人,都当个助理用呢,但还是跟她道:“然哥说忽然看到你,让我来接你到后台。”
    时薇深深觉得这是做梦,因为于然最火的那段时间,时薇在远在千里的常市奋笔疾书地学习,根本没时间来过一次他或者他的团队的演唱会。
    时薇还是有些忐忑,可后台门一开,看到高挑出众的于然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小跑过去,跳到他的身上。
    “哥哥!”
    于然单手托着她,因为卖力唱歌嗓子有些哑,却还是带着笑,“过来也不跟我说一声。”
    时薇窝在他的颈窝,看到他脖子上细小的汗珠,还有他的喉结,自己也不禁咽咽口水。
    他的耳饰贴在脸上有些凉,时薇抬起脑袋,看着于然年轻又俊俏的脸,觉得好玩,在他脸蛋上狠狠地啵了一口。
    把于然都亲红了脸。
    “小东西,知不知羞?”于然把她放下来,时薇这才知道,自己连于然的胸口都没长到,她看了看旁边的化妆镜,终于察觉,她是十三四岁的时薇。
    正失神的时候,吴今的声音又传到耳朵里:“你妹妹?你还有妹妹?你不是说你是独生子吗?”
    时薇这才察觉,这不是于然一个人的休息室,成员都在。时薇顿时觉得有些脸红。
    “我爸好朋友的女儿。”
    吴今觉得好玩,想去逗时薇,于然却跟时薇开始介绍起人来了:“这是...”
    时薇指了指吴今,“我知道。”
    吴今很高兴。时薇下一句他就不高兴了,她大声说:“他是吴叔叔。”
    “你这小孩,叫我叔叔?”
    时薇装委屈躲在于然身后,于然也有些诧异,因为刚才他就想这样介绍吴今的。
    时薇怕追责,立刻对着林啸、石澜海他们都一个个喊出来“林哥哥石哥哥”等,到了靠在墙上的康瑛,这个人直起身子,颇有玩味地微笑。
    他往前走,时薇却搂着于然的腰,把于然往后带,声音很冷,“别碰他。”
    死康瑛,别想伤害我的于然。
    康瑛有些意外。
    于然也是。
    这些天跟康瑛闹得不愉快,但是只有队里人知道,时薇从哪知道的?于然也不是大嘴巴的人,真是蹊跷了。
    康瑛蹲在她面前,问道:“干嘛啊,不喜欢我?”
    “不喜欢,我恨你:(!”
    这句话出来,别人都笑了。
    “康瑛,你看看你多招人恨,小丫头第一回见你就讨厌上了。”
    康瑛摸摸下巴,有些委屈,“好了好了,是我错了,哥,你下回也跟小妹妹说两句我的好话。”
    于然气也没散,淡淡道:“也得有你的好话。”
    时薇怕他不高兴,拉拉于然的衣服,“哥哥,我们回家吧。”
    她知道于然一般办完演唱会就会有一会儿的空闲。
    于然看向圣娱的负责人,对方点点头,算是默认。
    “行,送你回去。”于然拉着她的小手,等真上了飞机,才问她,“你到底怎么来的?自己偷偷跑出来的?”
    时薇笑道:“我飞过来的呀!”
    “小东西。”于然捏捏她圆嘟嘟的小脸蛋。
    那时候时薇的婴儿肥还没褪。
    原来时薇不喜欢于然捏她,但是现在她完全没有不高兴的样子,还爬到于然的大腿上,握着他的手,看到他坐得有些不舒服,又赶紧起来,“哥哥,你腰不舒服么?”
    于然神色一凛,“谁跟你说的?”
    这事保密,除了他们几个,根本没人知道于然受了腰伤。
    时薇没理会,叫来空姐,拿了一小卷毛毯,给他垫在腰后,“你好好休息,其实你忙来忙去...”
    忙来忙去,最后还是散了。
    时薇喉头有些哽,她没接着说,而是用小手轻轻揉着他的腰。
    她这样老成,反而让于然更奇怪了。
    可他一时又看不出别的,就放任她去了。
    等到了家,赵蓉在门口焦急等着,看到时薇,时薇知道她的脾气,再加上这段时间应该是时川刚走,她不想说别的,乖乖道:“妈妈,我知道错了,我先回去睡觉,我们有啥事明天再说!”
    然后飞上楼,关了房门。
    赵蓉似乎有些惊讶于时薇的乖巧,无奈地看向于然,“她跟他爸吵架了,突然跑到你那里去,对不起啊。”
    “没事,叔叔睡了么?”
    “他睡了,明天早晨赶飞机,也生闷气呢。”赵蓉想了想,道,“你明天走?明天中午来家里吃口饭吧。”
    于然明天晚上的飞机。他点点头。
    *
    时薇看了看床头的日历,果然,时川已经走了一年了。她长舒一口气,合上眼睛,再醒来,就看到模模糊糊的于然的身影。
    “醒了?”于然的脸明显成熟很多,时薇有些懵,“几点了?”
    “你这一晚上也没睡好的样子,现在都十一点了。”
    时薇这才确定自己是在做梦了,爬起来吃饭,还是忍不住跟于然道:“我十四岁的时候,去看过你的演唱会吗?”
    “那时候哥哥哪有演唱会。”
    “就你们团一起...”
    于然失笑,“你说了一晚上梦话,说要剁了康瑛,今天又问这件事,怎么了?”
    “做了个梦...”时薇小口抿汤,“你说嘛,我去没去过?”
    “你没去过。”于然敲敲她的脑袋,“没良心的,从来没去过。”
    时薇闷闷道:“知道错啦!”
    “没怪你。你好好学习,我更放心。”
    她看着于然,和梦境一对比,她才发觉这个男人其实是有变化的,但是一直在一块,反而不太明显。
    她抚摸着他的手腕,轻声道:“我爱你。”
    “这是做什么梦了?”
    “就是...”时薇想起他的腰,想起他隐忍的眼神,那么真切,都不像她想出来的,“我心疼你。”
    于然拍拍她的手,“别乱想,我很好,我都胖了。”
    时薇应了一声。
    于然知道怀孕期间很敏感,又补充道:“我也爱你。”
    到了晚上睡觉前,时薇找出来那年的dvd,于然的样子和梦里吻合。她有些奇怪,关上电脑,躺回于然的怀里。
    于然轻吻她的额头,“早些睡吧,省得做噩梦。”
    “我倒希望接着做梦,赶紧把康瑛给你法办了。”时薇咬牙道,“臭无赖!”
    于然笑出了声,“这么有精神,我看你是不累。”
    时薇窝在他胸口,忽然问他:“你真的是在我出国以后才喜欢我的呀?”
    “怎么又说这件事?”
    “我就想知道嘛,我十几岁的时候,乖乖的可可爱爱,你个老不正经没动心吗?”
    “??”于然捏着她的鼻子,“说什么呢?我是那种人吗?”
    时薇咂咂嘴,“好吧。”
    于然还等着她接着解释解释,时薇却道:“我睡了。”
    于然也不好逼她说清楚,只好去熄灯,他的手臂一抽离,时薇就紧张道:“你去哪?”
    “关灯,不走,不怕。”
    时薇这才放松下来。
    等于然回来,她又重新躺到他的怀里,喃喃道:“抱着我。”
    “抱着呢。”他的手搭在她的腰上,轻轻抚摸她隆起的腹部,“抱着两个。抱得好好的呢。”
    时薇嗯了一声,眼皮沉沉的,很快便进入沉睡。
    她这一睡,就又开始发梦。
    她听到了敲门声,赵蓉在外面,声音故意压低:“薇薇,真不起来啊?再不起来你爸真走了啊?”
    时薇腾地惊醒。
    她身上还穿着昨天的卫衣,手脚并用的爬起来,门一打开,赵蓉吓了一跳,“吓死我了,莽莽撞撞地,做什么呢?”
    “我爸?你说我爸?”
    “那我还说谁?”赵蓉一个白眼。
    这么生动鲜活的女人,完全不像现在的赵蓉。
    她跌跌撞撞地泡下楼梯,拖鞋都掉了,家门开着,厨房还有饭香,时薇迟疑着,还是走向门口。
    时川穿着灰黑色的西装,后背挺直,手上是他最喜欢的腕表,年近五十,面容很是硬朗,只是眉头紧皱,嘴里叨叨咕咕的。
    赵蓉在后面气急,“你跑什么?还有时川,你吃不吃饭了?我做饭都没人吃,下回我一口也不做了!”
    时薇耳边轰鸣。
    她小心翼翼张嘴:“爸?”
    时川惦记着之前吵架,他没搭理,冷哼一声。
    “爸...”时薇拽了拽他的西装外套。
    他那么高,她快看不到他的眼神了。时薇眼睛酸涩,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浑身都止不住地抖,“爸...爸爸,你别走...”
    时川也慌了,他蹲下来,拍拍时薇的后背,“你哭什么?”
    时薇抖得站不住,手背擦着眼泪,几乎是嚎啕大哭了,根本吐不出一个完整的音节。时川把她抱起来,时薇不小了,他好久都没这样用托着小婴儿一样的姿势抱着她,时薇在他肩膀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搂着他的脖子不撒手,时川求救地看向赵蓉,赵蓉也是一脸茫然。
    “别走...”时薇几乎是哭喊着。
    “不走不走...”时川看向在门口等待的秘书,他知道这次商业会谈的重要性,但还是故意大声说,“不走了啊!赶紧给我把这件事推了,我哪也不去!哎!就在家陪我小闺女!”
    时薇反倒哭得更大声。
    “……?”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