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文学 > 综合其他 > 我的召唤物很奇怪 > 87.误导
    赫斯特对贵族的观感向来不太好,他们总是非常通过一些零星破碎的细节便胡乱地下结论。
    领主张张嘴,下面的人跑断腿,这样的事实在太习以为常了。
    就拿路禹来说,确实,一个自称贵族的人却亲自下厨,并且与仆人同桌而食是奇怪了点,但人家也说了,那是他的伙伴。
    落难,一路寻找回家的路,身边就这么一个陪伴他的人,经历了那么多事,哪还有什么主仆?
    贵族脑海里根深蒂固森严等级在生死面前根本什么都不是。
    希瑟对于这一点比谁都清楚,因为她就是这么过来的。
    还是四阶魔法师时,希瑟与星辰骑士团一起参与了袭击精灵驻地的任务。
    那次任务里,她运气十分差,还没来得及表现什么就被精灵仆从之一的树精用毒藤打伤。
    原本是家族里派来跟着混点资历的希瑟成为了整个星辰骑士团的累赘,深入密林的骑士团一边要保住希瑟的命,一边要面对活过来的森林。
    没有进入森林与精灵为敌的人很难理解森林活过来的概念。
    先是一种排山倒海的压迫感,周遭一切绿色的事物都在不断地移动,脑海中空间的概念会因此一点点模糊。
    遮天蔽日的茂盛枝叶让地面上的人无法确认时间,一切都阴沉沉的。
    静谧的恐怖也与此时悄然降临。
    原本枯萎的树木会突然焕发生机,伸出一根又一根地枝杈,横在你必经之路上,让你做的标记消失,而又无法用肉眼辨认。
    走在队伍后的人莫名其妙会消失,再看见时已经与树木融为一体。
    死去的同伴会被藤蔓捆得严严实实,像是被无数树木拥抱,可以预见他们的血肉将成为这片土地的肥料。
    整整四天,星辰骑士团成员锐减一半,逃离精灵追杀时几乎人人带伤。
    而同样参与任务的帝国边军,全军覆没。
    回到营地后,被疗愈法师治疗的希瑟很快就祛除了体内剩余的毒素,但是却一直沉默寡言,无论别人问什么,只会点头摇头。
    那段时间,希瑟的脑海里只回荡着一个声音。
    “为什么要救她。”
    那是星辰骑士团书记官临死前,竭尽全力对赫斯特吼出来的话。
    那双充满了怨恨和不甘的眼神一度在希瑟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以星辰骑士团的实力,他们本可以减少损失逃跑,但是为了对希瑟进行急救,他们进行了短暂的阵地战。
    就是这短暂的一会,让森林彻底活了过来,也埋葬了四十名骑士团成员。
    “因为我背后家族的压力。”
    一次濒死的体验,目睹了无数人死去,年轻的希瑟自行领悟出了这个道理。
    年纪轻轻的四阶魔法师,帝国的希望之星。
    更重要的是,她的父亲也是侯爵。
    她的命,比别人要贵。
    所以在知晓行动消息泄露之后,格朗帝国的边军连续派遣军队在不熟悉环境的情况下进行援救。
    所以星辰骑士团在希瑟中毒后会停下来急救,哪怕他们知道跟精灵作战,这是大忌。
    当陛下的使者质询谁应为任务失败负责时,希瑟抢在副团长和赫斯特之前坦言是自己导致了任务失败。
    父亲为此勃然大怒,认为她在胡闹。
    分明能让星辰骑士团自己找人背负起责任,却傻乎乎的主动揽责,引得陛下不快,剥夺了她的荣誉爵位,最终让家族蒙羞。
    当一个人跳出了自己的阶级去看待周围的事情之后,很多东西会立刻不一样。
    父亲显然并不在乎有多少人死在了那片森林当中,也不在乎那些人都是为了帝国而死。
    对于保密不严的人可能就是贵族圈子里和精灵做生意的人这一点,贵族绝口不提,仿佛一切从没发生过。
    星辰骑士团默默地为死去的同伴举行葬礼,除了陛下为了安抚这个损伤过大的队伍给予了大量资助之外,看不惯星辰骑士团这群由平民跻身上来的人竟然还有心情举杯畅饮,普通民众则是把败仗全都归咎于星辰骑士团实力不济。
    希瑟听着越来越不堪的指责声,做出了决定。
    她要加入星辰。
    希瑟对于父亲“加入星辰就别想回这个家”的警告视而不见,对于来自另外两大骑士团的邀约视而不见。
    赫斯特审核她的申请报告时,还沉浸在送别战友苦痛当中的余下团员一票反对声。
    “贵族的大小姐已经害了我们一次,我们可是连他们尸体都捡不回来啊…难道还要再吃一次亏吗?”
    只剩下三十余人的星辰骑士团群情激奋,身为团长的赫斯特思虑再三,还是给了希瑟一个机会,让她自己说服其他人。
    置身众人之中,面对那些充满敌意的目光,希瑟却眼神愈发坚定。
    “既然是我导致的失败,就该由我来弥补,我会带着星辰重新崛起。”
    “我知道星辰选人的规矩,我父亲说我还想加入星辰,就再也别想回家,所以,现在的我已经不是贵族的一员了。”
    简短的发言,没有过多的抒情,但每一句话都掷地有声,充满了决意。
    当最终投票开始后,一双又一双的手举了起来。
    十九岁那年,希瑟还是贵族。
    在那之后,她的身份只剩下了星辰骑士团团员。
    而她也践行了自己的承诺,用十年的时间去弥补自己曾经犯下的错,并且带领着星辰骑士团成为陛下认可的帝国第三大骑士团。
    这些年希瑟愈发清醒地认识到,贵族那些无聊且繁琐礼节其实就是一种自我神化的仪式。
    他们用这种方式区别自己与一般人,并轻蔑地称呼那些支撑起帝国运转的普通人为“贱民”亦或是“下等人”。
    然而每次与精灵,海兽作战时,这些贱民与下等人却是流血最多的。
    高高在上的贵族何时与这些保家卫国的平民站在同一壕沟中过?
    菲尔顿这样的人,大概一生都无法明白,一位魔法师为何愿意为自己的仆人下厨。
    但不要紧,希瑟能理解。
    基于这个原因,她愿意感性一些,相信路禹这位奇怪的侯爵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菲尔顿自然是没有勇气去于一位疑似七阶魔法师的人对峙,他只是不断地重复着“不可能,我不信”这样的话,这让希瑟脸上的假笑险些无法维持。
    菲尔顿再次邀请希瑟观看魔法师手稿,却被希瑟以寻找巨龙的踪迹推脱了。
    离开凯斯城,星辰骑士团的书记官拿着已经草拟好的信件给赫斯特过目。
    无论如何,骑士团遇到一位疑似异国侯爵的高阶魔法师这事都应该让都城的人知晓。
    赫斯特习惯性地把信件交给希瑟观看,尽管希瑟在团内没有任何职位,但是她的地位与自己无异。
    十年时光,即便是对希瑟成见最深的早期团员也只剩下了对她的钦佩。
    放弃了贵族的爵位,舍弃了身为人上人的享受,跑来和他们一起受苦,坚持以实力与努力赢得尊重,可以说,希瑟的事迹也是星辰骑士团传奇。
    希瑟看了一眼,笑着夸赞了书记官的行文与遣词,然后当着他的面把信件撕碎。
    “希瑟姐…”年轻的书记官愣住了。
    希瑟轻拍书记官的肩膀:“别误会,你写的的确没错,做的也没错,遇到这种事的确应该上报,不过…”
    “刚才菲尔顿的反应让我有了一个好玩的想法。”希瑟说,“你觉得都城那群眼高于顶的贵族,还有那两个骑士团傲气的小天才们碰上路禹会发生什么?”
    “啊?”年轻的书记官没跟上希瑟的节奏,茫然四顾,祈求周围的同伴能带带自己。
    团内的老油条一击掌:“希瑟姐不会是想,改一改措辞,让都城的愣头青去头铁一把吧?”
    希瑟打了个响指:“完全正确,记住,别说我重击对方的召唤物,对方召唤物毫发无损这件事,写的模糊一些,写的隐晦一些,玩文字的,你应该怎么组织语言达到这个效果吧?”
    “然后啊,你就说,我们星辰骑士团实力不足,判断不出这位侯爵的实力…”
    书记官一下子就感受到了希瑟的腹黑之处,他擦着冷汗顺着说了下去。
    “然后帝国骑士团与风羽骑士团就会为了证明自己更强,去试探路禹侯爵…可是这样做,路禹侯爵要是生气了,会出大事的吧?”
    “不要看我们这么小心谨慎的应对他就觉得我们格朗帝国没能力对付七阶魔法师好吗,我们只是不希望波及到无辜啊。”希瑟笑了,“真打起来,七阶魔法师,而且还是个召唤师,他不会好过的。”
    希瑟曾经也想选修召唤流派,奈何召唤学派的研究停滞太严重,可参考的文献极少,只能放弃。
    虽然这么说,希瑟还是对于路禹长期召唤出来陪伴在身边的那团黑雾有着一丝疑惑。
    “应该只是造型像吧,不存在召唤师能每次都稳定召唤同一只召唤物才对的。”
    “召唤师的天然软肋解决不了,这个流派永远就是末流。”

热门新书推荐

  1. [都市言情]从小村长到首富陈阳苗月
  2. [综合其他]贞观俗人
  3. [综合其他]神级游戏设计师从吓哭主播开始
  4. [历史军事]大明莽夫
  5. [都市言情]超级战神在都市凌凡萧楚冰
  6. [综合其他]昆仑第一圣
  7. [历史军事]锦衣
  8. [历史军事]我打造了救世组织
  9. [玄幻魔法]天道之下
  10. [玄幻魔法]无限先知
  11. [历史军事]封侯
  12. [都市言情]我的钱庄连异界
  13. [武侠修真]半仙
  14. [武侠修真]洪荒之开局获得大罗金仙道果
  15. [科幻灵异]无限战场:十倍积分
  16. [科幻灵异]诡异分解指南
  17. [都市言情]富到第三代
  18. [科幻灵异]捡到一颗星球:我的冒险被直播了
  19. [都市言情]生活系负豪
  20. [都市言情]开局觉醒强者鉴定术
  21. [都市言情]我的战神女婿
  22. [都市言情]我说话就会变强
  23. [玄幻魔法]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24. [玄幻魔法]灵剑尊